山影资讯〉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 评武侠电影《东邪西毒》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06-19 点击次数:253  

  “风也未动,幡也未动,是人心自己在动。”
  一句佛偈,有人看到智慧,也有人看到悲哀,看到一个幻灭的世界。
  人在茫茫宇宙面前微不足道,但每个人都会努力寻找一套试图去解释世界的方法,王家卫用来解释一切的是“情”,也可以说是“人心”。
  《东邪西毒》就是一个用人心来解释的世界,是王家卫眼中的一部“射雕英雄前传”,金庸小说中那些萧萧然的名字,给予他的只是一个无限宽广的想象与创作空间,王家卫在这个框架内排演了一幕他眼中的人间戏剧——一幕虽然是武侠人物,也仍摆脱不掉爱恨情仇,执着之苦,也承受不了生命的虚无的戏剧。这幕剧里所有出场的人物,几乎都是如此。
  独孤求败是金庸小说中一个很特殊的人物,并未真正出场,而其欲求一败而不可得的绝代高手形象却宛在目前,深入人心。《东邪西毒》赋予了这个人物以全新的诠释,在王家卫这个以“情”来解释一切的世界里,独孤求败被理解为一个被放逐了自我的人,因为一生不再涉足爱恨,因为内心不再起波澜,才可以倾心于剑,使剑术臻于完美,而终于成为金庸笔下那位难求一败的孤独剑客。王家卫强调的是这个人物的孤独——林青霞对着自己的影子练剑,似乎再现了庄子笔下那种凌波而行的出尘之美,然而其内心的隐喻却毫不美好——这个画面象征着自恋,拒绝,象征除自己外不再通融于任何人的心灵世界。剑气激起的滔天白浪,难道不也是内心压抑的情感的譬喻??
  而把这个孤独剑客的故事往前推,便是一个普通女人的爱情故事,一个关于伤害的悲伤故事,而这就是王家卫的世界,坚强下面隐藏着脆弱,一个绝代高手的心灵深处,躲藏着两个名字,和一个受了伤的人。
  用武功来譬喻人心是《东邪西毒》的高明之处,这样的人物除独孤求败,还有洪七。只不过洪七的武功超绝并非来自后天的放逐,而大来自他内心中与生俱来的单纯——“我的刀快,是因为我直接”。洪七是《东邪西毒》中的一个特例,是这部剧里唯一一个不曾被痛苦所纠缠的人物,而这些都缘自他“想到了就去做”的简单个性,洪七这个人物的“情”同样也代表了他的世界,与其他人那些看私华丽却无不痛苦纠缠,言不由衷的爱情相比,洪七的爱情就像他的外表一样,如此朴实而真挚,而这种简单感情就和他的个性一样,是旁人未必看的起却也绝对学不来的,所以当洪七最后带着黄脸婆的老婆去闯荡江湖的时候,欧阳峰会感到嫉妒。而当衣衫褴褛的洪七躺在吊床上,由老婆喂饭的时候,我们也感受到这份浪漫。
  洪七是《东邪西毒》中王家卫改编最成功的一个人物。原著中的洪七公有一个“九指神丐”的称谓,别无其他解释,而王家卫便赋予了年轻的洪七一个如此令人动容的断指故事:为了一个鸡蛋而失去一个手指,从一个天下最快的刀客变成一个废人。而他此时竟然仍旧可以对西毒说,如果你听说有一个九指英雄,那一定就是我!这个情节象征着一种随遇而安的豁达,和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他可以在失去一切之后重新开始,一个本来应该悲哀的故事就这样赋予了最浪漫的寓意。
  他离开的那天风是向南吹的,他故意逆风而行,留下一个遥远的背影。
  《东邪西毒》的经典,单是片中人物形象的厚重已经哭奠定。洪七的意味,如此的健康和光明,鼓舞人心。而到了梁朝伟的盲武士,又是极度的悲伤和无奈。“桃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马贼什么时候来就没人知道。”盲武士这个角色,有着很强烈的中国武侠电影中少有的悲剧色彩,既英勇的战斗了,却因敌不过命运而终于失败的悲剧。王家卫将梁朝伟气质中的忧郁化如这一角色之中,使盲武士在眼盲前想要回到家乡的愿望,使他在这片沙漠上的最后行程,充满了极度悲伤的,昏暗般的氛围。
  所有的故事,所有的人,都由着欧阳峰的视角——一一登场,影片的第一句话“很多年以后,我有个绰号叫西毒”,虽然被指为抄自《百年孤独》,然而这句话却是如此的符合欧阳峰性格中的虚无,符合因这个虚无的性格而使他面对的幻灭的人生,所以真的可以说是神来之笔。王家卫同样以“情”来解释欧阳峰的性格,他的毒同样缘自嫉妒,缘自失败的情感,缘自幻灭的人生,他玩世不恭,然而我们又可以屡屡看到他内心的挣扎,所以他会对洪七说“事在人为”,会以黄药师的身份对慕容嫣说出“就是你”。他最大的悲剧就在于——只有换了他人的身份,才能变得积极于人生,然而他自己的人生却像灰烬一样不可避免的变的虚无了,然而,这难道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确切的说,《东邪西毒》是一部一武侠为包装的,关于爱情,关于人心的电影,出现在这个江湖中的人物,没有一个能摆脱拒绝,摆脱欲望,摆脱求而不得的痛苦。希望知道被人喜欢的感觉而不能付出感情的黄药师,独自等待的牵驴女子,把感情当做胜负游戏的西毒大嫂``````无不如次。
  《东邪西毒》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看了很多遍,大约也经历了三个过程,第一个是不解,第二个是感动,第三个是恍然,大致也可以说是回到了看山是山的态度。所以直到今天,才能以理性的,冷静的态度来分析这部电影。
戴着墨镜的王家卫,常令人去猜想后面究竟隐藏了什么,昨日再看《东邪西毒》,看到张曼玉说,“有一天我看到镜子,才知道我输了”的时候,看到张国荣说,“有些事你不想再提,有些人你不想再见”的时候,忽然觉得王家卫是一个很有悲凉意味的人,能理解影片所表现的这份情怀的人,不会对人生的幻灭感理解不深,他对世界的敏感和透彻也不会没有代价。
同样的,就像一部电影里说的,你能知道我的痛苦,但你不能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我想我也并没有真的理解《东邪西毒》,一个人要完全理解《东邪西毒》的意味,也许也只有到了这份“万念俱灭”的心境,真正领会到什么叫做“时间的灰烬”的时候吧。
  而看这部电影的人,更多的人是年轻,独自面对着一片沙漠。
  有人想,到沙漠后面看看,也许有另一个世界。而更多的人心早就冷了,想着那不过是片更大的沙漠,于是索性原地不动。
  前行的人,也许失败,也许成功,更多的人,是在沿途的风景中得到了些慰藉。
  而原地不动的人,像梁家辉说的,从一开始就输了。
  《东邪西毒》有一个很高的视角,这个视角赋予了影片一个悲悯的味道,电影同样也是一个关于各种各样的人物,关于芸芸众生的一个浮世绘——其中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杨采妮的女子成功了,虽然不知道报了仇的她去那里寻找人生的意义;盲武士失败了,但这个失败是悲壮的,所以也不能算是失败。
  真正失败的,只有“要想不被别人拒绝便先拒绝别人”的欧阳峰,他从一开始就输了。
  所以,如果你问我要不要去沙漠后面看看,我一定说我会去的。
  最后我还想把话题回到金庸。金庸晚年给人的感受,是把“不朽”看的太重,而他的作品恰恰也正是在意图创造一种不朽。所以金庸也是矛盾的,他虽然没有古龙可爱,可是作品却比古龙具有更大的价值和意义,对他人的人生有更多的好的影响和启示。
  现实中的成功者,未必会去追求不朽,尽管真正堪称成功的人生并不多,所以,失败也并不是贬义的,很多人都失败了,但他们努力过,同样值得尊重和赞赏。
  人有时候很无奈,但有时候也很伟大,人生中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往往也只决定在一念之间。这就是《东邪西毒》今日带给我的最大感受。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痛苦固然是自找的,幸福和快乐又何尝不是??

  (文章转自豆瓣 vivian/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