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西部江湖,神奇刀客 ——之同类型电影的比较研究 评武侠电影《双旗镇刀客》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06-19 点击次数:208  

  《双旗镇刀客》是何平导演1990年的作品,影片风格独树一帜,与此前和此后的武侠片都有很大差别,风格上具有浓厚的中国西部农村色彩和日本剑侠片味道。本片是第一部引起世界范围内重视的中国武侠片,得到了众多同行业人和影评人士的高度评价,该片先后获得1991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奖,1992年东京第三届夕张国际惊险与科幻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1992年香港第十一届金像奖十大华语片奖,1992年第五届《中时晚报》电影奖商业映演类年度大陆优秀电影奖,1993年第四十三届柏林电影节国际影评奖。本片是第一部引起世界范围内重视的中国武侠片.为中国西部武侠片,乃至是整个西部片的发展都带来了无限的前景。

  双旗镇是西部荒漠上一个孤零零的古老堡子,“一刀仙”兄弟二人因在村子里横行霸道,使镇子里充满神秘和恐怖。小刀客孩哥遵父遗嘱,为接“指腹为婚”的小媳妇,寻觅到双旗镇。未婚妻好妹和她开客栈的父亲瘸子对孩哥非常冷漠,但碍于情面,留他当了客栈的伙计。一天,“一刀仙”的胞弟二爷在客栈喝酒,看上好妹欲施强暴,孩哥挺身而出杀死了“一刀仙”的胞弟。“一刀仙”闻讯赶来,为弟复仇。孩哥从小随父习武,练得“关西无极刀”法,从未尝试,两强相峙,一阵狂风卷过,“一刀仙”成了关西无极刀下之鬼。日出,孩哥骑马带着好妹离开了神秘而恐怖的双旗镇。

  作为一部中国的西部武侠影片,当然,它的人物设置也就富有了浓厚的西部味道,比如片中的人物有“孩哥”、“好妹”;还有直接以形体缺陷而得来的绰号,比如“瘸子”;让人一听就觉得神通广大的“一刀仙”;“沙里飞 ”更是一个给人一种西部荒沙味道的神秘人物。这并不比另一位武侠导演徐克作品中的“令狐冲”、“任我行”、“江南鹤”、“向问天”等名字叫起来更让人有种荡气回肠的江湖情愫,但也颇具魅力的征服了众多业内人士和广大观众的眼睛。另外,它还告诉我们“江湖”无处不在,即使是荒芜的沙漠。这也正验证了笑傲江湖里的“任我行”所说的那句话“江湖!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

  “刀客”,以刀为武器的江湖勇士。在刀法上有所成就并多用此行侠仗义的武人方能当得起“刀客”中的“客”。在本片中“孩哥”自然是最后的“刀客”。他代表的是一种正义的力量,这种正义的力量起初是潜在的,并不是很强硬的贯穿于影片之中。比如,在答应了村民与“一刀仙”决战之后,他找到“沙里飞”恳求帮助。但是“沙里飞”是个地痞无赖,等到决战之日,没有应约。面对敌人,此时的孩哥就显得异常的紧张和不知所措。这种直观的反映正诠释了他初出江湖,遇事心惊的一面。而且,导演这样安排也是合情合理的。试想,一个少年面对即将是血腥杀戮的场面,如果面不改色,那就很容易让一种强大的“仇恨”情绪占据人们的内心。这也更高明的反驳了类型武侠片中以“复仇”为主线的一贯模式。任何形式的武侠片所倡导的思想始终是“行侠仗义,替天行道”,而不是“仇恨的轮回”。

  拿刀的侠士称谓“刀客”,拿剑的侠士自然就可以称之为“剑客”了。剑是礼器,代表正直、仁义等,用起来飘逸、轻捷,同时也暗示着中原地区受儒家思想影响的深刻。刀不同,刀为凶器,称之为百兵之胆。用刀者舞起刀来,刀风呼呼,寒光逼人,只闻刀风,不风人影,勇猛威武,雄健有力。所以刀客还代表勇者。所以,“剑”多用于表现我国中原背景的武侠片中,与之相比,“刀”出现在“西部江湖”中就更具有表现力——分别用刀的“勇猛威武,雄健有力”和用起来的“刀风呼呼”声来表现西部人物性格的豪放和环境的恶劣。这种表现方法无疑体现出了创作者高明的叙事手段。

  “一刀仙”所代表的那股力量是江洋大盗,对村民来说,是一场暴力的灾难。而“沙里飞”这样的人只能算是个贪婪、无赖的小人,打着威名和伪善的面具来欺骗百姓。“刀客”这个称谓他们受之有愧。但同时,这种类型的人物在武侠片中几乎都有设置。

与大多武侠片相比,本片并没有用大量打斗的动作来展开叙事,偶尔的一点打斗戏份也不像其他武侠片那样动作轻盈唯美,阵势强大,但这并不丝毫影响影片的表现涨力。情节简约的得就像“出刀,挥刀,收刀”的一次过程 ,悬念设置的细微含蓄,就像孩哥与好娃彼此艨艟的恋情,二者结合起来可谓相得益彰,它让人感到有一种隐忍的力量在蠕动。

  影片除了拥有一般武侠片一贯的恩怨情仇模式之外,还着力描写了底层民众的普通生活状态。本片成功的将“基层民众”的力量和精神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许多情况下人们所说的‘底层’分为精神的概念和物质的概念。首先是指那些在物质上匮乏的人们,在经济活动及经济关系当中,他们属于受损害的弱势群体。不乏有人认为——在这个公正受到侵害的地方,便有可能积聚了更多正义的力量,聚集更多的理想和希望。然而,底层的实际状况到底如何?底层人们的精神状况是一个怎样的面貌?”①本片以武侠的题材描写了生活在贫困环境下的普通民众的精神面貌,即自私自利,胆小怕事,安于现状。正因为“在这个公正受到侵害的地方,便有可能积聚了更多正义的力量,聚集更多的理想和希望”,“瘸子”觉醒了,为了解救孩哥,他冲着“一刀仙”大喊:“你兄弟是我杀的!和别人没关系!出刀吧!”;铁匠觉醒了——“他还是个孩子,要报仇,等他长大了也不晚。……杀一个孩子,有失你大刀客的体面”;最后,就连疯子也想助孩哥一臂之力,他看到不能坦然自若的孩哥就往他的头上浇了些酒,然后自言自语的说:“我就是‘沙里飞’!我没喝醉!”但结果是他们都死在了“一刀仙”的刀下。

  “觉醒”是一种让人震撼的力量。以往的武侠片通常都是在描写“高手”的江湖,走的是极力宣扬“个人英雄主义”的道路,很少设置这股特殊的力量。普通民众只不过是那些“高手”们刀剑下的牺牲品。一部只有“武林高手”在不停的杀戮的武侠电影是不足为赞的。最伟大的力量应该是广大普通民众觉醒的力量。而本片在这一方面的大胆尝试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当然双旗镇刀客的好不仅在于它所营造的视觉冲击力,而更在于它粗线条的勾勒下饱满丰富的人物性格内涵,孩哥三次出刀表现出来的成长涵义,好妹一瞥红色在全片灰黄基调下代表的生命力,沙里飞的装腔作势,二爷的嚣张跋扈,一刀仙的绝然冷酷,镇里人自私冷漠的看客心态以及最后的转变,集体构成了西北风情浓郁的刀客传奇故事

  他正当少年,就习得一身武艺;他沉默寡言,却能行侠仗义;他处世不深,但已决心江湖。

  流沙搅风,游蛇甩尾。

  孩哥骑马带着好妹离开了神秘而恐怖的双旗镇,去了远方,那是他心灵始终朝向的地方,是他心中的灯塔,其间凝聚着他的爱、他的痛,凝聚着他
  对于生命的严肃、爱惜和珍重。

  【参考文献】①摘自《我们时代的叙事》——翟卫平

  (文章转自豆瓣网   苏不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