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直达“恐怖谷”之底——《非凡》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11-08 点击次数:54  


 恐怖谷理论(The Uncanny Vally)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的感觉的假设,它在1969年被提出, 其说明了当机器人与人类相似程度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人类对他们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之反感,即哪怕机器人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从而整个机器人有非常僵硬恐怖的感觉,有如面对行尸走肉。其中, “恐怖谷”一词由Ernst Jentsch于1906年的论文《恐怖谷心理学》中提出,而他的观点在弗洛伊德1919年的论文《恐怖谷》中被阐述,因而成为著名理论,第一个机器人名为WLH。 

本片片名即来源于此。故事本身借鉴了《禁闭岛》及《罗生门》的架构,即刻意隐藏真实视角,在几位人物众说纷纭的混乱情报中交由观众自己判断,只不过这次要揪出来的并不是精神病人或者罪犯,而是一位人工智能,因此“恐怖谷效应”就成为了它的主要刺激点。

 

机器仿生学肄业博士,现某知名科技杂志女记者Joy奉命前往一处研究设施,对一位名叫Adam的科学家进行为期长达一周的专访。在见到智商惊人,自命不凡的Adam和他羞涩内向但同样天才的助手David之后,Joy对这次过于漫长专访的意义提出了质疑。在Joy的询问下,Adam终于点明了真相,原来David是他制造出来的人工智能!Joy深感震惊,因为自己之前与David交流之时,完全没有察觉到他有何异样。

 

随着专访的深入,Joy愈加被David所震惊。虽然他的情感及与Adam的对弈仍略显笨拙,但确实是真实存在的,不容怀疑。同时,Joy也在交流过程中渐渐爱上了兼具高智商与情商的Adam,并在专访最后一天和他结合。就在Joy沉浸在爱情和事业双丰收的美好未来中时,David突然爆发,“杀死”了Adam,并向Joy揭露了最终真相: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制造者,Adam才是被制造出来的机器人。他们互换了身份,以此试验一位非常专业的专家是否也真的完全无法分辨他们。

 

孤僻而自闭的David是一位天才,他不问世事,一心一意地投入到人工智能的研究之中,最终制造出了Adam。而与David不同,Adam智商与情商都更胜一筹,甚至可以说作为一个“人类”,比David要更加完美。在这次试验的过程中,David渐渐喜欢上了Joy,但缺乏与人交往经验的他无法正确地表达这份感情,相反,作为人工智能的Adam却最终俘获了女主的芳心。羞愤交加的David因此将自己的精液存储在Adam体内令女主受孕,并在试验即将成功的最后一刻毁坏了自己的造物,用残酷的真相来报复Joy。

 

作为一部用“恐怖谷”来制造悬疑气氛的电影,本片在台词和架构方面是非常出色的。本片也是一部密室电影,剧情主要是依靠三位主角之间的对话展开的。海量的专业术语交织在一起也并不让人感到枯燥与无聊,而是不断推动观众思考:人类和AI的区别,究竟在什么地方?如果两者真的有一天到了真假莫辨的地步,那这种区分还真的有必要吗?配合上环环相扣,扑朔迷离的多层剧情,以及潜藏其中的诸多细微暗示,达到了非常好的悬疑效果。这也是我认为本片被低估了的重要原因。

 

但本片也有着明显的缺点。其一就是一个很大很大,大到无法忽视的硬伤。试想:如果你是Joy,一个自命不凡的科学家突然向你宣称,在你面前的,这个无论是对话还是举止都普普通通的人类其实是一个人工智能时,你会不会要求他向你证明这一点呢?女主毫无保留地就相信了他的话,立刻就让我反应出来其中必然有鬼。这个硬伤是致命的。直接导致我在电影一开头就猜出了真相,并一直脱戏到最后。其二就是暗示太过刻意,比方David明明是人工智能,下棋怎么会一直输给人类?打乒乓球怎么会那么激动,各种扣杀,最后还一怒之下把球踩扁了?相反Adam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臭屁,话痨,实际上目光一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感情。也许没有发现之前那个硬伤的话,这些细节反而会加深观众的“恐怖谷”效应,从而达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效果,但不幸的是我发现了这处硬伤……而比我更加敏锐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也许这就是这部电影沦落到此等无人问津地步的真正原因吧。

 

总体而言,瑕不掩瑜,本片无论是创意还是表现方式皆有可圈可点之处。但与精神病人,罪犯不同,AI与人类之间终究还是有差别的,不可能完全一致。本片的主题决定了这个硬伤必须存在,因此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