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二线卫视零收视率调查:灰色买量影响真实数据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11-20 点击次数:44  

互联网浪潮下,传统卫视的受众开始迁移,以优爱腾为代表的视频网站崛起,逐渐成为电视剧制片方的首要选择。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不少从业人士的制片思维,从“先台后网”、“台网同步”慢慢转变为“网剧”优先。

 

而大量的地面频道收视率常年在0.05%以下,甚者还出现过“零收视率”的情况,这一点在电视剧播放环节,体现的尤为突出。

 

一位北方地区电视台内部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招商难、资金紧张是常态,“自制栏目缺乏新意,以前还能凭借电视剧首轮播放拉升收视率,现在电视剧越来越贵,一般二三线电视台很难独资购买。在‘一剧两星’的政策背景下,几家电视台合买电视剧的情况也不复存在。”

 

另一方面,收视率买卖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链,严重影响到收视数据的真实性。

 

1、零收视率困境凸显

 

根据CSM52城实时收视平台数据,10月29日18时-24时,33家卫视频道中,当日有12家卫视收视率不及0.05%,24家卫视收视率不及0.1%,其中收视率最低的卫视数据为0.0069%。

 

如果再看非黄金时段收视率数据,比如10月30日12时,33家卫视频道中,有25家收视率不及0.05%,最低收视率仅为0.0007%。必须强调,这一统计数据,仅限于上星的省级卫视,还未覆盖到地面频道。

 

零收视率已经是部分二三线卫视不得不面临的问题。“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没有收视率就没有广告收入,而收入紧张意味着无法制作优质的电视栏目,进一步导致收视率下滑。”一位四线城市地面频道资深编导告诉记者,“从前年开始,台里就已经不招新人了,主要工作人员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

 

据了解,收视率调查采用的是抽样调查方法,是根据随机原则和一定的抽样方法抽取样本,建立固定样本组并对样本的实际收视状况进行监测,以样本个体的收视情况来推断整个市场4岁及以上电视人口的收视状况。

 

由于收视率调查是抽样调查,抽取的样本量是有限的,对于一档节目,如果恰好抽取的样本都没有收看,反映在收视率数值上,就是收视率为零。比如,开机率很低的时段或一档收视率很低的节目,如果样本对该时段或该节目无收视,反映在最终的收视率数值上,就是零收视。

 

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熊诚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由于收视率调查是抽样调查,仅对选取的样本进行调查,所以即便是某一档节目的收视率只有0.01%,也不能完全代表没有观众收看该档节目。但是,如果一个时段、一家卫视的收视水平长期在低位徘徊,就只能说明没有受众。

 

有不少声音认为,视频网站的崛起,严重冲击了电视台的收视情况。对此,熊诚并不同意,互联网的影响并不大,收视率样本户由各个省的广电局根据年龄、文化程度等不同因素来选取,不是谁都能成为样本的,其基础是样本用户本身是看电视的。

 

2、买量影响真实数据

 

受众的迁徙,在电视剧方面表现的尤为突出。2015年1月1日起,实行了10年的“4+X”政策将退出电视剧舞台,“一剧两星”正式实施,即同一部剧每晚黄金时段联播的综合频道不得超过2家,同一部剧在卫视综合频道每晚黄金时段播出不得超过2集。

 

电视台的话语权开始下滑。“电视剧越来越贵,原本还可以几家卫视共摊的购剧资金,如今最多2家分摊,无形中购剧成本翻倍,而卫视的资金总量相对稳定,因此导致每家卫视对电视剧的需求降低。比如,放弃首轮播放权,改为购买二轮播放权;再如,买一部电视剧,反复播放。”

 

在调查过程中,《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今年10月份,仍有的卫视在播2009年首播电视剧《王贵与安娜》,也有卫视在播2012年首播剧《我的孩子我的家》,还有卫视在播《花千骨》,而该剧2015年在湖南卫视独家首播,目前在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土豆、芒果TV等平台均可观看。

 

另外,相对强势的山东卫视、浙江卫视在播放《延禧攻略》。该剧于今年7月19日在爱奇艺平台首播,而后9月24日在浙江卫视上星播出。

一位电视剧制片人告诉记者,业内思路已经发生改变。“以前,大家都抢着上星(电视台),剧本内容也尽量迎合电视台采购标准,那时候觉得拍网剧丢人,不入流。而最近几年,网络平台购买力强,内容包容度高,观众也多了起来,拍纯网剧逐渐成了主流的声音。”

 

他认为,互联网根本上改变了制片方的创作思路和拍摄模式,“视频平台根更具多样性,同时相对公平。”有的电视台收视率极低,一方面是本身内容质量参差不齐,另一方面受灰色产业链影响,“买收视率成为一个产业链。”

 

另一位行业资深专家亦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卫视收视率是一种零和博弈,在买收视率这种畸形的环境下,没有花钱买收视率的频道就会受到影响,他们的统计数据往往比真实情况要低,“实际上没有那么‘惨’,只不过有一部分收视被别人买走了”。

 

3、播放量博弈

 

实际上,视频平台同样也有数据造假的情况。“以前在电视台播(电视剧)是买播放量,现在(网络平台播出)是刷点击量。”上述制片人表示,在网络上刷流量的费用比买卫视播放量的费用更低,营销更容易。

 

刷播放量,早就是业内公开的秘密。曾有营销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你不刷量,别人会觉得你没有营销意识,不懂行业运作,没法合作。”

 

大制作电视剧播放量上百亿已经不再新鲜。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就有7部电视剧播放量过百亿,表现最好的电视剧为某古装剧,播放量达180亿,以2018年中国网民总量8.02亿计算,该剧平均每集至少有2.57亿人观看。

 

爱奇艺数据研究院院长葛承志表示,每个客户和爱奇艺等视频网站合作时,对于有些热门的、可能过亿的内容,都会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费用,请第三方公司对广告流量进行审计,确保广告投放的结果真实可靠。但关键的问题是数据来源的真实性存疑。

 

今年8月份,国内首例因视频网站刷流量而引发的不正当竞争案件,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宣判。经法院查明,2017年2月1日至同年6月1日,杭州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吕某某等三人,在某视频网站平台上,针对特定视频,短时间内提高视频访问量,为其制造了不少于9.5亿余次的虚假访问。

 

9月初,爱奇艺首先宣布关闭前台播放量,以综合用户参与度、播放质量等多维度指标的“内容热度”取代。爱奇艺CEO龚宇在最近一次公开演讲时表示,“关闭播放量是我们非常不情愿做的一件事,但与其让市场混乱,还不如自己痛下决心,第一个吃螃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