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安妮·霍尔》——错过过错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12-03 点击次数:14  

《安妮霍尔》讲得是这样一个故事:

A是个心怀演艺梦想,人生并不得志,外形不算出众,性格大大咧咧的大龄入门级文艺女青年。B是个喜剧演员,小有名气。他有些神经质,其貌不扬,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经历,话痨症严重,自卑、自大而且自我,骨子里有股浓郁的精英意识。

A和B在颇具中产阶级象征意味的网球场上相遇,而后互生好感,干柴烈火,一蹴而就。在A主动进犯下,他们住到了一起。恋爱中的B开始依据自己的喜好,着手培养一个他心目中所谓“更好的A”。他所使用的工具是作为权力的知识和话语。而满脸兴奋和喜悦的A只能一边消极反抗,一边被动接受。生活细流涓涓,在情人有声地压迫下,她在挣扎中慢慢变成了一个让B觉得陌生,让她自己也有些失措的C。这个C并不是被谁设计的结果,只有天知道这是压迫/反抗模式下自然衍生的产物。此时,对于C而言,虽然她依然和B维持着关系,但已经很难再像当初A那般爱B,无法继续和B一起生活。A已经不再是A,但B依然还是B。故事的拐点就在这里出现了。尽管B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情感危机,但他并没有意识到困境面前,最好的应对应该是他自己主动去改变点什么。所以,他“乏力”的危机公关只会一方面将A越推越远,另一方面让自己心生憎恶。这时候,D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而后来D和C远走高飞也并不会让人觉得意外。就像C离开后,B的生活中也很快会有EF一样自然。

在A变成C之前,A和B曾经有过一次分手经历,但那样短暂的分手实际上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不仅两人共有的那些最初互相欣赏的加分点还依稀健在,除此之外生活还馈赠给他们难得的熟稔和习惯,以便为他们的感情保驾护航,在这种情况下,“破镜重圆”是一种必然。但当故事发展到B和C谈分手的时候,双方均已开始真正的二次选择。如果说上一次的分手只是情人间的小磕绊,这时的危机才是真正的山雨欲来风满楼。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经历已经不足以让C放弃其对一个崭新未来的憧憬,更何况未来的彩色裙角已经被D捏在了手里。而此时在现实中被彻底否定的B已经扭曲失控。此时,在C眼中,AB的美好经历变成了道德负担;对B而言,那经历却变成了甜蜜的毒药。他在怀念中终于体会到A之于他无与伦比的意义。让人悲伤的是:他真正怀念的人依然只是当初的A而不是现在的C。也正是基于此,现实中的“挽回”,注定只能是一场不欢而散的闹剧。那些看似最宝贵的东西,就这样慢慢变了味道。尘埃落定后,一切都只能融进了相框,等待岁月将一切慢慢变黄,一切好像都是注定。再后来,顺流而下的B和C应该还有可能变成GHRJK,遇见LMNO…当然也有可能就此止步,在回望和张望中,永远BC下去。

剩下的东西就比较开放了:如果你相信生命是一场轮回,也许剧情发展到YZ之后,还会加戏一场AB重逢,或者回头是岸。如果你相信生命只是一场旅行,那我只能说,在旅途中,逆流而上只存在于美好的想象。面对回不去的过往,最好的处理方式可能只有“勿忘”。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1.不管是恋爱还是婚姻,最好的保鲜法无非:莫忘初衷,共同丰富。2.永远不要试图去重塑自己的伴侣,要把他或她当做一个独立的人去爱,而不是一个想象中具有极强可塑性的原始模型。否则,从结果意义上讲,你着手打造出的一定是别人的新郎或者新娘,3.拒绝和反思是不同的。拒绝是在排斥改变,而反思则是在主动寻求丰富。还是那句老话,盯着一个人的优点或者缺点不放并不难,难得是你能清楚地意识到他的变化,并且积极调整自己的心态和行为方式以便从容应对。因为B是个不太擅长反思的人,总是慢半拍,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讲,我并不喜欢他。虽然,故事里的他话越来越少,内心越来越软弱,背影也越来越忧伤。

作者:抿节(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