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女性主义视角下的《江湖儿女》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12-04 点击次数:14  

电影的层次是清晰的四段。第一段是巧巧入狱前和斌哥恩爱遭遇变故,第二段是入狱期间,第三段千里寻夫不成后失意“逃”到新疆偶遇UFO,第四段是斌哥失意残废回大同找巧巧又最后离开。

故事的开端是麻将厅。年轻的巧巧春风得意笑着穿过人群,被男人们尊称“嫂子”,表演杂技的人提醒着大家记住这一天(强调时间点),她像一只斌哥怀里的猫,可以娇纵地夺下斌哥嘴里的烟,玩斌哥从小弟手里抽出的枪,在四处都游刃有余,几乎僭越了女儿的身份,以“儿子”的身份在照顾父亲(给父亲打牌钱),仗着“嫂子”的身份被男人尊重和照顾,是一个凭借自己男人地位在男权社会中得到“自己地位”的女人。在看第一段的时候,我给莫总发讯息说,我的的确确被斌哥教巧巧打枪那一细节撩到。斌哥身上有某种吸引女性的“强大”男性特质,一种潜在被认为能为女性提供庇护和疼爱的特质。

故事进行到转折点,在一次群架中巧巧为了保护斌哥当众开枪并因此入狱,此时两个人的角色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斌哥从“保护者”转为了"被保护者",而巧巧则从“被保护者”转为了“保护者”。影片聚焦于巧巧,我们无从得知斌哥的遭遇,只知道斌哥自始至终没有来探望过巧巧,这无论是从爱情上还是恩情上来讲都是说不通的,对此我能想出的解释是:斌哥在巧巧面前丢了面子,他被巧巧出于爱意保护,但这样的爱意无形中是对他大男子尊严的践踏,一个需要自己女人保护的男人,不仅在自己的小弟哥们面前抬不起头,也更是在他的女人面前抬不起头。(这也与斌哥在之前的人物形象是连贯的,做大哥的时候,他享受权力,享受尊重,享受被小弟们簇拥)巧巧开枪,改变的并不只是自己的命运和爱情,也改变了斌哥的命运,她的爱意无疑使得斌哥从男性绝对权力的位置上掉落。

在第三段中,巧巧熬到了出狱,导演再次借三峡大坝这一熟悉的历史背景把寻夫故事设定在奉节。赵涛在这一段中以和在《三峡好人》中一摸一样的扮相出现,而且又一次寻找她在《三峡好人》中寻找的相好“斌斌”。她首先遭遇到了以前小弟(“大学生”)的冷落(斌哥情变的伏笔),又遭到了盗窃陷入绝境:手机和钱全部遗失(和后面蹭婚宴,骗钱和解决性骚扰问题时的强悍形成前后对比),跟随一系列伏笔(如第一段中斌哥首次见到广东美女林家燕的调情和特别注意)终于迎来了斌哥情变的事实,而在这个时刻斌哥仍然在逃避正面她,并非完全出于情变的羞愧,更多的是出于她曾经保护他——而这保护使他难堪,使他无法面对她。她的出现提醒着他现状的窘迫和过去的阴影。巧巧在这一段中曾两次黯然地在街头晃荡,中间有有好几个小故事穿插的非常耐人寻味——(1)接过街头卖唱《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艺人手里的玫瑰花,她仿佛还沉浸在自己失落爱情的余晖里,转而镜头投向笼中困兽,似乎暗示女性巧巧本质的觉醒,于是她灵机一动把玫瑰递给办婚宴的人大喊:“祝福!”,并趁乱吃喝了一顿。失落爱情的象征为她换来了一顿免费的美餐,仿佛暗示着观众爱情不应是一个女人生活唯一的支柱,而在生活面前女人也必须自我解救。(2)夺回身份证那一段是很有意思的川渝风味小说!巧巧先是见到街头有男人打女人然后挺身而出(女性觉醒),然后又对于偷自己东西的小偷毫不留情暴打一顿,此时她已经一定程度上不把自己当作“被保护者”了,也没有最开始发现东西遗失的那份惊慌。(3)后面假装小三姐姐骗钱和支开性骚扰她的摩的司机并机智地联系上斌哥(注意此处,巧巧是在以弱女子的形象向斌哥“求救”,正好满足了他的“自尊心”,不然斌哥也是不会出来的。)都再一次印证着巧巧独立成长的改变。

巧巧和斌哥在小酒店的对话是我全片最喜欢的一段。场景设定非常巴山夜雨。——“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两个人再次相见却无话可说的场景实在比久别重逢更触动人。巧巧问斌哥“什么是你认为重要的?”并且指责他甚至没有在自己出狱时来迎接自己,显然巧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保护行为已经无形中践踏了斌哥的尊严,而斌哥也完全站在大男人角度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尽管他因为这份离开太久的爱情而微微颤抖了一下,但进而反问她:“你知道一个男人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是什么滋味?你知道我出狱时没一个小弟来接心里是什么滋味?”在他看来,失去权力和尊重,失去金钱和地位,反倒被以前的马仔踩在脚下才是更痛苦的事情。故事到这个地方斌哥的形象已经非常丰满了——这就是一个有情有义的而又非常具有男子气概的真男人形象(笑),毫无疑问对他来说儿女情长在后,自己的事业、尊严、威望……才是排在第一位的,所以他不能理解巧巧对他没有去接她的指责,并且他也在谈话中反复强调自己的追求(想东山再起),毫不照顾失落的巧巧。最后,斌哥出于某种感激,淡然地帮巧巧跨火盆洗了洗晦气转身离开。

第三段在此时还没有结束,还有一个巧巧去到新疆见UFO的小插曲。在科长之前的《三峡好人》中,赵涛饰演的角色的确在奉节见过飞碟,所以当徐峥饰演的角色夸夸其谈的时候,巧巧淡然说:“我相信,因为我见过飞碟。”飞碟仿佛成了一种暗号,巧巧误以为飞碟是两人同时受到的某种天意的感召,进而对新的爱情燃起希望。但当她对他的赤贫说出“没关系”并向他坦诚自己刚刚刑满释放的时候,他却哑然地逃开了。失意的巧巧明白他并不是“那个人",中途悄悄下车,再一次见到飞碟——暗示着某种她原以为的既定的生活轨道之外更广阔的现实,巧巧又一次从限制自己的女性的狭小的天地出走

第四段中,故事又回到麻将厅里,巧巧接回了残废的斌哥。英雄迟暮,虎落平阳被犬欺,他的身体和年龄都不再能支撑他的野心,而斌哥似乎仍然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就像故事开头二舅哥教育斌哥“你这样不行的,什么新东西都要学一点。”那时一样,斌哥活在自己那个年代的“江湖”里,和时代脱了节),逞强的他把失落的怨气发泄在厨子,打工年轻人,以前的小弟身上,妄图在弱小的人身上找寻自己曾经有过的权力的印记。巧巧一边默默地照顾他,忍让他萎缩肉体下要强但脆弱的大男子主义,一边工作打点一切。故事的再一个小高潮和开头的冲突是呼应的,只不过这一次,调停的不是斌哥,反抗的是巧巧,在一堆所谓的“哥们”面前,巧巧作为唯一的女人,把茶壶向羞辱斌哥的人头上砸去。这样的行为和当年巧巧为保护斌哥开的那两枪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她以为她保护了他,实际上却当着所有人又一次羞辱了他。所以,残废的斌哥(出于自尊)仍然要选择出走,仍然以一种非常大男子主义的(给女人留一沓钱)不辞而别。剩下巧巧一个人留在空空的摄像头内,我们甚至看不清她的脸。

最可悲的是,斌哥永远不能理解巧巧举起枪和砸下水壶的瞬间,是出于多大的勇气,是出于怎样的爱逼得自己由弱女子,“被保护者”的角色,转为强者,“保护者”的角色,他始终不能接受比他强的女性的角色,他只在乎他那可怜的尊严——“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找你吗?因为只有你不会看不起我。”而同样可悲的是,巧巧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强大,已经为那个衰弱的男人带来了压迫。所以斌哥必须离开他。

她是否真的如她回答斌哥“你恨我吗?”那个问题时一样“我对你已没有情,也就不再有恨。”?我们看不到最后巧巧的表情——是如释重负的解脱?是戏谑的自嘲?是失去情人的痛楚?还是无动于衷的麻木?在这种开放式结局中,我只记得在麻将厅里两次抽烟的巧巧的那张脸,多年过去,抽烟的神态已大不相同。

作者:单机模式(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