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zombie里程碑《活死人之夜》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12-06 点击次数:20  

豆瓣 7.3/10

IMDB 7.9/10

烂番茄 97%


转自 豆瓣 bigman


1968年,乔治·罗梅罗执导了里程碑意义的《Night of the living dead》(活死人之夜),本片是奠定现代僵尸片独立地位的开山之作,被后来者模仿、致敬、恶搞的经典僵尸电影,“僵尸三部曲”第一部,“僵尸进化”之一。


本片提出的僵尸基本定律为后世僵尸片所接受:

1、因为某些原因让死尸起死回生。

2、僵尸只吃活人,不吃同类。

3、人被僵尸咬伤后,会被感染变成僵尸。

4、要杀僵尸,必须爆头。


但有一点,在本片中的僵尸比较聪明,会使用简单的工具,这点被后来大多数片子忽略了。



在看本片之前,早就听说本片导演如何大师,内容如何经典,结尾如何震撼,可是在今天看了这部电影后,我有些茫然,按现代标准看本片根本谈不上血腥,也不恐怖,就是黑人之死也没有太大感觉,只是觉得很黑色幽默,很讽刺,难道这是被“严重剧透”的结果?


40多年前,美国黑人还在为人权奋斗,而今天黑人已经当上了总统,原来时代变了啊,人的思想也变了……虽然没看出来本片“对60年代末美国社会现象全面的讽刺批判”在哪里,倒是觉得——僵尸不可怕,人类更可怕:大敌当前,人类的黑暗面暴露无遗,求生者之间为了私欲争斗最终自相残杀,在结尾侥幸活下来的黑人却被救援人员击毙,和那些僵尸一起被烧掉了……


看来还是要研究一下历史,在那样的历史环境下可能理解的会更深刻。


上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由于对越南战争的疑虑和困惑、性自由的提倡和蔓延、嬉皮士和不良少年的泛滥,导致社会秩序混乱、犯罪案件直线上升。“新左派”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如民权运动、女权运动、反战运动、反文化运动、性解放运动,处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代,一些电影导演开始用讥笑嘲讽的手法,推出一系列批评美国社会弊病的影片,应该包含这部电影吧。


美国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主要就是黑人和有色人种运动了,片中的班应该是代表,而女权运动应该对应的是芭芭拉,一个除了尖叫就发呆的女人,其他的到是没看出来。


----------------分割线-------------------------

以下内容节选自维基百科全书,保持原繁体字,除导演中文译名改为大陆译法外,其他内容未做修改。



【影評】

影評人意識到1950年代的恐怖片及科幻小說電影對乔治·罗梅罗電影風格的影響,比方說史蒂芬·保羅·米勒(Stephen Paul Miller)就說:「一位復興1950年代低俗風格的領導者...片中的將軍在軍方電視台的討論,呼應了1950年代恐怖電影中軍隊一成不變的模樣。」然而米勒也承認,《活死人之夜》透過將軍浮誇的舉動、政府找尋殭屍擴散主因與保護人民這幾方面都很無能的嘲諷手法,帶來了極大的樂趣。


乔治·罗梅罗描述他所希望建立的氣氛時說到:「本片開場的情境已經瓦解了最後一絲希望,然後逐漸轉變成全然的失望與最終的悲劇。」根據電影歷史專家卡爾·羅耶(Carl Royer 的說法:「導演利用了明暗對照法(chiaroscuro)以及黑色電影風格的燈光效果,來強調人內心的恐懼與夢魘,其實是來自自身的疏離與錯亂。」


當許多評論對乔治·罗梅罗電影中的寫實場景不表贊同時,作家R.H.W. 狄勒德(R.H.W. Dillard)則認為那些挑戰禁忌且「讓人驚訝的細節處理」,使得本片更為成功。他說到:「哪個女孩不曾在某個時間裡,想要殺死她的母親?而電影中的凱倫則成為實現這個犯罪想像的代表人物。」


乔治·罗梅罗特別將人性的禁忌當成主題,尤其是在同類相食的部分。雖然食人殭屍的靈感是來自於麥森的《我是傳奇 (小說)》的,但電影史學專家羅賓·伍德(Robin Wood)則認為在《活死人之夜》中的食肉場景,其實是對於1960年代後期資本主義的批評。伍德認為那些殭屍代表了資本家,而「資本主義代表一種極大的控制權及獨佔權,因此照邏輯推論,在資本主義下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最後都會結束。」他也主張那些殭屍手下的犧牲者,象徵了美國社會中其他被壓抑的資產階級,其中也包括了1955年到1968年的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第二波女性主義運動、同性戀與反文化階層。



【影響】

乔治·罗梅罗的《活死人之夜》,對於恐怖電影產生了重大變革,根據BBC影評人Almar Haflidason的說法,本片代表著「恐怖電影界一道新的曙光。」在早期電影中的喪屍形象,像1932年Victor Halperin執導的《白殭屍》(White Zombie)、1943年雅克‧特納(Jacques Tourneur)《與殭屍同行》(I Walked with a Zombie)以及1966年約翰‧吉林(John Gilling)的《殭屍谷驚魂》(The Plague of the Zombies),都是和巫毒教巫醫所奴役的活人喪屍有關,且多數都設定為加勒比人。


本片其後難以計數的繼承者都借用了乔治·罗梅罗創建的素材:像1971年的《Tombs of the Blind Dead》、1979年的《Zombie》、1980年的《活死人之地獄》(Hell of the Living Dead)、1984年的《慧星之夜》(Night of the Comet)、1985年的《芝加哥打鬼 (電影系列)》、1986年的《太空殭屍》(Night of the Creeps)、2001年的《殭屍小孩國》(Children of the Living Dead)。以及由電玩發展出的惡靈古堡(稍後也被拍成為電影,分別是2002年的《惡靈古堡之變種生還者》台譯《惡靈古堡》、2004年《惡靈古堡之殲滅生還者》台譯《惡靈古堡2啟示錄》與2007年《惡靈古堡3:大滅絕》),以及《死亡復甦》(Dead Rising)與《死亡之屋》系列(The House of the Dead)。


以嘲諷手法模仿拍攝《活死人之夜》的電影有:1990年的《活麵包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Bread)與《僵尸肖恩》(Shaun of the Dead)。另外也有1992年辛普森一家的《恐怖樹屋III》(Treehouse of Horror )與1997年南方四賤客製作的《粉紅眼》(Pink Eye)及2007年《活流浪漢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Homeless)。喪屍(zombie)」 這個字眼在電影中雖從未被使用,但Shaun of the Dead卻在電影中明白的介紹了喪屍復活、食肉相殘的這個主題。


《活死人之夜》開創了血腥恐怖電影(slasher film)與超級暴力影片另一種表現手法。一位電影史學專家就指出,乔治·罗梅罗將橡膠面具、化妝、紙板與影子等神秘形體運用在電影中的創意,有著首開先河的殊榮。乔治·罗梅罗也揭露了,場景設立在農村與美國郊區的用意,是因為將恐怖情節設定在日常生活與並不特別的地點,反而更能展現exploitation film(剝削電影,意译为极致电影)背後存在的力量。本片提供了一個以「超低成本」仍能創作出「有效且有利可圖」的電影典範。在1980年代的暴力血腥電影,像1978年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的《月光光心慌慌》、1980年西恩‧S‧康寧漢姆(Sean S. Cunningham)的《十三號星期五 (電影)》與1984年韋斯‧克雷文(Wes Craven)的《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也稱為《猛鬼街》),都借用了許多《活死人之夜》原創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