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演员你好,明星再见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12-18 点击次数:98  

 

用“扭曲”来描述这个行业并不为过。这里极度富有,镁光灯下,有人享受着每分钟以万元计的金钱酬劳,有些时候,支付方是拎着一整皮箱现金上门拜访的。金钱在这里,更像是游戏世界里并不贵重的虚拟筹码。

这里的确也极度贫穷,最大的成本就是生命,“一念之愚,千里之哀。”29岁的青年导演胡波在北京五环外的出租屋楼梯间里,用一根绳子结束窘迫的生命,徒留一声叹息。更多的从业者还活着,但青春蹉跎,生命陷于没有聚光灯的挣扎中。

日子久了,命运的天平摇摆起来。巨星从云端下落,噤若寒蝉。号角刚刚吹响。


01
全面崩塌

 

37岁的范冰冰,在过去几个月间“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痛苦与煎熬”,人到中年,事业半坡,一切戛然而止。

小她5岁的杨幂,作为中国第二代商业女星的代表,在今年迎来了一部堪称奇迹的转型之作,主演侯孝贤监制的剧情片《宝贝儿》,但最终只收获了2471万元的票房,不仅如此,豆瓣评分也只有5.5分。有人问,杨幂做错了什么?一个影评人直接点明,“她浪费了一个好题材”。

 

 

不久前,26岁的迪丽热巴在文联主办的金鹰电视节上爆冷摘得“最具人气演员奖”,其主演作品打败了《白鹿原》《那年花开月正圆》《情满四合院》等成为最佳优秀电视剧。因不满这一评奖结果,不少网友冲向豆瓣,为迪丽热巴的获奖作品《漂亮的李慧珍》打出了一星,该剧在豆瓣本就只有4.6的不及格分,经此一役,直线跌至2.9分。

 

老、中、青三代流量明星全面崩塌。

 

同样认清现实的,还有承受高额损失的片方和播出平台们。中国影视界曾一度迷恋“大IP+流量明星=爆款”的终极法则,实际上,今年以来,不少符合该法则的剧集作品如吴磊的《斗破苍穹》、杨洋的《武动乾坤》、Angelababy和黄轩的《创业时代》等,在口碑与播放数据上双双失利。

 

真正在热度上完胜的爆款仅有《延禧攻略》一部,在这部由新人主演的作品映衬下,投资超3亿元、周迅、霍建华等大牌担纲的《如懿传》格外失落。

 

流量明星的价值已今非昔比,曾经“小鲜肉”当道的时代正在改变。正如徐峥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对任素汐说,“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电影《无名之辈》

 

这位因小成本电影《驴得水》被大众认识的女演员,各方面指标都站在了流量明星的绝对对立面,任素汐相貌不出众,也没有劲爆话题,79万的微博粉丝数几乎不值一提,唯独演技上佳。继《驴得水》成为2016年收益率最高的电影,近日,她主演的小成本电影作品《无名之辈》也打败同期两大好莱坞巨制,荣登单日票房榜首,总票房有望突破8亿元。

 

流量时代的消亡不是单一事件,自今年年中开始,影视行业的整顿就已全面启动。不久前,国家广电总局再次表明,坚决打击扰乱行业生态的行为,继续保持对追星炒星、泛娱乐化、高价片酬、收视率(点击率)造假等突出问题整治的高压态势,加大惩戒力度,加大公开警示、行政处罚、联合惩戒。

 

几年中,影视行业蒙眼狂奔的路途中,势能越来越大,以中途加入的互联网资本为例,据渤海证券分析,仅在2018年,优酷、腾讯、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的内容采购总投入就近700亿元。


02
从蒙眼狂奔到全面觉醒

 

2015年的夏天,大IP改编网剧《盗墓笔记》为网友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正面看,《盗墓笔记》开创了“会员抢先看”模式,是一记成功的商业案例;另一方面,其内容质量遭到了不少观众的质疑,“偶像剧我见得多了,拍得这么烂的我还是头一次见”,豆瓣网友J在豆瓣短评中留下一星差评后愤而离去,最终,该剧豆瓣评分仅为4.1。

 

2016年,《盗墓笔记》主要出品方欢瑞世纪成功借壳上市,上市公告中明确显示,《盗墓笔记》的单集制作成本高达548万元,远高于同期《青云志》《麻雀》等作品。钱花到哪里去了?有制片人向AI财经社透露,“《盗墓笔记》的主要成本在于演员片酬,是典型的大IP+流量明星的模式”。

 

与欢瑞世纪上市同期,不断有影视公司向资本市场冲刺。为了对资本市场“讲好故事”,“很多企业有意让旗下的影视项目‘迅速成形’并达到好的卖相”,一位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大IP+流量明星”正是短时间内做高公司估值的不二法宝。

影视公司的上市梦让企业热衷于赚快钱,因而寻求速成品。当时,企业们拨一拨算盘,不惜付出动辄大几千万的明星片酬,毕竟,相比起二级市场的盘面,这依旧只算是一个“小数目”。

这笔账在电视剧领域尤显合算。剧集产品销往电视台或视频网站,后者的盈利主要依托于广告收入以及会员拉新,在当时,流量明星能显著提升广告收益及会员拉新。

 

这些曾在业内秘而不宣的事,如今已被公之于众。11月30日,成都举办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会上坦言,过去一两年时间,有人花了大量的金钱、人力、物力,把大IP改编成剧,“现在看来,从经济、社会回报的角度来看,成功的少,失败的多,这是盲目大投资,盲目崇拜IP的结果”。

 

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马中骏对此有同样的看法,“因为IP热, 大家都来拍,一些不能影视化的也做了影视化工作,它的效果并不会太好,拍摄过程中还有很多急功近利的现象,以为抓到一个流量小鲜肉,以及有了一个IP,一下子就会火爆,结果不是这样的”。

 

在流量明星纷纷失效的2018,市场开始为前几年的赌性买单。

 

“演技比较差,甚至是人品也不好的所谓的小鲜肉,价格也被炒得非常高,甚至最后导致作品被毁”,最终带来的结局是“片酬在过去三年内暴涨。”龚宇公开表示。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也曾透露,仅在2016年一年时间内,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就增长了近250%。

 

片酬暴涨的同时,影视作品质量断崖式下跌,豆瓣见证了这场“蒙眼狂奔”。据自媒体“花吃了那女孩”统计,2010年之后,国产剧8分以上作品数量大幅减少,2000年到2009年之间,8分以上的剧集有346部,但是2010年到2018年只有206部。不仅如此,2分到5分的作品大幅增长,2000年到2009年,5分以下作品仅有41部,2010年后这一数字直接飙升到610部。

 

电视剧《创业时代》

 

诸如3.6分的《创业时代》、4.1分的《择天记》、4.6分的《武动乾坤》,这些作品的主演中杨颖、鹿晗、杨洋赫然在列,是典型的“制作不够、明星来凑”。

 

最可怕的是,这样的作品还有大量剩余。“光是网剧、电视剧,已经开机或者已经杀青、在做后期、已经成片的,没有找到播出平台的加在一起大概超过百部,投资的金额在100亿以上,甚至可能更多。”龚宇告诉大众,这些仅是最近一两年新诞生的作品,还不算历史积压。

 

整个行业在过去欠下的债,成为当下的巨大挑战。


03
流量明星成为流沙

 

握有主要话语权的下游播出平台开始有意隔离“流量明星”。

 

早在8月,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制片公司发出声明,宣称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作为这一届流量明星崛起的重要推手,在线视频平台的觉醒,意味影视圈正式对流量明星现象说再见。

 

态度很快反应在市场上。AI财经社获悉,当下一线艺人已经鲜有立项或开机的项目了。一位从事艺人经纪工作的知情人士透露,“很多明星工作室正处于税务盘算期,暂时不会签新的合同”,震动影视圈的税务补缴规定将在明年1月正式执行,在那之前,很多明星索性选择了结婚或休假,“大明星们也不差这个钱,但大项目确实少了很多,大家都先从中小型项目入手”。

浙江东阳的横店影视城又开始热闹起来,以一种新的姿态:10月以来,包括《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夜曲》《民国八大奇案》在内的三十余部剧集作品陆续宣布开机,主演名单中已经没有“归国四子”、李易峰、杨洋、陈伟霆等一线流量明星,取而代之的是朱一龙、邓伦等新人。一位制片人告诉AI财经社,这两类人气明星的区别在于,后者演技过关,人气来自过往的优秀作品,水分很低。

 

电影《我不是药神》

 

电影圈也频频传来新人们的捷报。在《我不是药神》中饰演黄毛的章宇,凭借口碑新片《无名之辈》再度走入公众视野,在资深制片人、造梦机影视CEO刘军看来,“好作品需要好艺人,艺人也需要好作品的曝光,才能持续巩固地位”。

 

刘军分析道,按照目前的趋势长远发展下去,在未来,影视圈可能步入两极分化的局面:一种是继续沿用一线明星的大投入大制作,这意味着内容上需要普世价值观,同时,制片工业化水平高、制作成本高,只有一线明星匹配得起这些资源。

另一种是启用三线明星的小成本产品,这种产品看重的是内容本身,剧本会更加出彩,需要的也是更“适合”的演员,演技也必须契合内容, “其实好莱坞也是这个思路。”刘军说。


04
当数据脱水成为一门生意

 

曹永寿在这场大震荡中得到了意外收获。作为专注做娱乐大数据的公司高管,他发现行业越来越看重真实数据,在几年前,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曾经,娱乐行业的数据虚假到超乎想象。

 

当流量成为明星商业价值的重要考量指标,造假工程自然诞生。

 

2017年4月,《中国电影报道》播出了一期名为《记者调查:点击率大数据背后的“假娱乐圈”》的专题节目,曝光了影视行业播放数据造假的情况,并深度挖掘了背后的利益产业链。当时,优酷下台的前总裁杨伟东经手的剧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正火爆,创下33天58集308亿的播放量。数据最夸张的时候,一天时间内,该剧播放量增加了14亿。要知道,当时全中国网民数量不过7.6亿。

 

虚高的播放数据,直接抬高了该剧集两位主演杨幂和赵又廷的身价,然后进入下一恶性循环。

 

正是这一年开始,艾漫数据公司决定开始做“脱水数据”,并首先从明星入手,在娱乐明星的页面上直接给出活跃粉丝数、水军粉丝占比、水军贡献声量等数据维度。曹永寿告诉AI财经社,假数据明星会挤压真正优秀艺人的生存空间,对行业造成恶劣的长期影响。



2017年,艾漫的脱水功能刚刚上线,“鹿姓小鲜肉”的社交平台显示粉丝数为3074万,月度脱水后,粉丝总量为123万。活跃粉丝数占比4%,这是流量明星的常态。真正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在水军贡献声量榜上,水军贡献的热度占比普遍达到了90%以上。该榜排名第一的另一位小鲜肉的水军贡献占比高达99.6%,这意味着,人们每天看到网络上有数百条内容在讨论他时,实际上只有1个真实粉丝在发声。“这样下去,专心做内容的人会越来越少,最终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曹永寿说。

 

有类似担忧的不止曹永寿一人,“像蔡徐坤和迪丽热巴这样的演员,我一辈子不会跟他们合作,倒不是我有多牛逼(其实也还好),主要是他们不需要剧本,或者只需要假剧本。”知名编剧汪海林在微博上分享了一篇吴亦凡刷榜造假的文章,并配文如上。

 

汪海林的另一句名言是“我很怀念煤老板做我们投资人的日子”,在他看来,煤老板做出资人不会干预、或很少干预创作,但互联网与其它资本介入后,制作团队被迫追逐流量明星与IP。

“去年到今年的上半年,这个行业的作假达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龚宇表示,今年9月,爱奇艺经过几个月的研究、思考和技术上的准备,“出于无奈,也是积极的应对和抵抗”,爱奇艺关掉了前台流量显示。


05
后流量时代

 

凛冬已至,资本热潮与后进的投机者双双褪去,传统意义上的影视从业者却无处可去。“我已经在这个行业干了二十几年了,现在让我转行我能干什么?”老制片人徐斌告诉AI财经社,当前的税务严查也给了他们压力,制作环节上会更加小心谨慎,不敢轻易打款。

 

有编剧透露,“寒冬”对于创作型公司的冲击不是最大的,“剧本研发能有多大成本?”。当前的整改主要针对制作环节,作为该环节的重头戏,明星自然首当其冲。“资本寒冬反倒是可以让做创作的人开始踏实专心做剧本。”前述人士说,一些不太专业的人会被过滤。

汪海林可能是该人士眼中懂行的人之一。“网剧作为新生事物应该升级的,但是过去我看到很多作品都是一些降级的作品,比电视台的还差。”汪海林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算是中国影视创作界的正统出身,在二十余年的从业生涯中,他亲历了中国影视的飞速发展,也目睹了其间衍生的畸形百态。

 

“一个片子40集,演员说我只给你20集的时间,正常的导演会说那你完蛋去吧,我拍不了,但是也有那种特别贱的导演,我就抠图,让他摆pose,剪到40集,她天天不来,我找个替身呗。”汪海林讲道。

 

更糟的是,畸形发展之下,行业一度面临创作类型单一化的局面。历史剧、社会剧等丰富多样的剧集数量在缩水,空有各类题材外壳、却只有爱情元素内核的同质化剧集在井喷。

 

在平台方看来,爱情元素更有卖点,它们干脆为这些内容贴上了“女频”的标签。“那是用户思维,不是创作思维。”汪海林说道,当话语权掌握在渠道上时,过分依赖“卖点论”将极大地遏制创作环境。

在海外,美剧按照剧本进行购销,“人家是靠剧本、故事大纲,剧本好就可以签合同。”汪海林解释,制作方凭剧本签合同,完全不需要选大牌明星增加成本,“购片机制改革才是遏制明星天价片酬的根本”。

“未来的影视圈应该把重心放在探讨内容升级上。”资深制片人、造梦机影视CEO刘军认为,在后流量时代,内容创新才是重点,“我最近也在研究一些互联网平台的推荐机制,一家内容平台能在今天迅速成长,一定有它的过人之处,尤其是在数据方面”。


美剧《绝命毒师》

 

1990年,全美首个有线电视网HBO开始推出自制电视节目,此后几年,美国几大付费有线电视网相继加入精品付费内容的制作大营,“美剧”概念就此诞生:以剧本创作为中心、采用非一线演员,开启内容付费时代,《黑道家族》《绝命毒师》都是个中代表。

 

电影创作大咖也纷纷投身荧幕创作,2013年,美国奈飞公司为增强内容竞争力,在美剧模式基础上邀请一线电影明星出演,想由此打压美国有线电视,由詹姆斯·弗雷、大卫·芬奇执导,凯文·史派西主演的《纸牌屋》成为这一打法的代表作,相关创作人员也名利双收。

 

从来都有办法,选择也一直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