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在链接中传递希望和力量——电影《大路朝天》济南影迷见面会侧记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8-12-25 点击次数:122  


继12月22日山东首映礼之后,23日,《大路朝天》主演陈瑾、白微、郭晓峰、张政勇、孙艺杨,在编剧、导演苗月、《大路朝天》制片人、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王海青的带领下,马不停蹄奔赴济南百丽宫影城,举行了影迷见面会。


一个立功证见证中国路桥人的前世今生


《大路朝天》属于工业题材,将镜头对准了路桥工地和路桥工人,苗导说,“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题材,是因为要表现一个地方40年的变化,切入点一定要跟当地人生活息息相关。中国人都知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是我们要通过这部片子告诉大家,经过四十年的发展变化,蜀道不难,这一奇迹是由一群路桥人做的。而中国路桥人的前世今生究竟是什么样的,普通人并不清楚,其实他们的生活很丰富。路桥工人用自己的贡献链接了国家与社会的巨大变化,而我们通过电影这个桥梁链接了观众对路桥工人的理解。”


《大路朝天》编剧、导演 苗月


影片中有一个贯穿道具立功证,共出现了3次,很多影迷被这个情节所打动。苗导透露,这个桥段并不是自己凭空编造的,是在工地采访的时候发掘出的真实故事,一个工长喝了酒之后向苗导展示了父辈的立功证,讲述了父辈的故事,让苗导很震撼,因为这个立功证的背后既让她看到了普通人身上的闪光点,又展示了普通人最接地气的情感。


“其中一段关于立功证的闪回,母亲跟儿子解释父亲不让他接替自己做潜水工的原因,这是我们最普通的劳动人民对孩子的那种爱,很真实。因为做潜水工既辛苦又危险,母亲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再去吃这种苦。劳动人民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一部电影链接山东与四川的深情厚谊


《大路朝天》中的对白基本都是四川方言,只有孙艺杨的一段心理独白采用了山东方言。但是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这部影片的主创大部分是山东人,比如,陈瑾是济南人,孙艺杨是淄博人,郭晓峰是临沂人,而苗导是威海人。


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

《大路朝天》制片人

王海青


为什么一个关于四川的故事却由一群山东人担任主创?王海青解释,这其实关系到山东人民与四川人民多年来建立的深情厚谊,“我们最初选择跟苗导的优秀团队合作,是想弥补山影在电影制作上的短板,但是去峨影厂谈项目的时候,峨影领导说起了北川重建,当时山东的政策是不在北川留下一丝山东痕迹。峨影厂领导说,山东和四川的情谊,山东人的做法四川人会一直铭记。所以我认为,这个电影题材没有很强的区域性,必须是民族的东西、全国范围的东西,才能让所有观众产生情感共振。这就是我们山东人参与这个题材的根本原因,这关系到山东人跟四川人的情感。从山影的角度来讲,这也是两家单位合作的开端。”


对于这一点,苗导显然很有感触,她透露,山东人不仅重建了北川城,更参与了雅西高速、雅安高速等的建设,就连影片中江婆婆家附近那条普通的小路也是山东高速修建的。“山东人重建了北川城之后,山东领导说了一句话,我们既然做了好事,就好事做到底,不在这里留下一点山东的痕迹。”苗导为自己是山东人深感骄傲。


一个主题词让主旋律影片接了地气


作为一部人物众多、关系复杂的主旋律影片,苗月导演坦言之前有很多担心,担心大家不喜欢,担心大家看不懂,但是见面会现场互动热烈,影迷观影热情之高,欣赏水平之高,让苗导与主创们对这部影片的市场反响充满了信心。


演员  陈 瑾


有影迷注意到,影片中的陈瑾为自己扮演的江雪花设计了一个走路大甩手的动作,很带感。对于这个动作,陈瑾很得意,“这个动作很阳光,透着一股劲,传递了一种向上的力量。”


演员  白 微


演员  郭晓峰


说到唐真红这个人物,郭晓峰颇多感慨,他认为这是一个忍辱负重的形象,承载了很多东西,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亲历者、见证者、文化的传承者,他本身就像一座桥梁,要把承载的东西传递下去。


演员   孙艺杨  


孙艺杨在影片中饰演张弛,这是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大学生形象,在故事的开始对自己的将来是未知的,“他初入职场后发现,现实跟理想有很多冲突,但是经过卢桥亮的传道授业解惑,在前辈的故事、精神感召下,心理发生了转变,选择了继续留在路桥一线。”


演员  张政勇


张弛的选择将现在与未来“链接”起来,而这个人物在影片中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链接”,这是《大路朝天》的主题,也成为这部片子的英文名connection。主创团队尝试在这部主旋律影片中进行各种温情的“链接”,链接历史、现实与未来,链接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链接父与子的精神传承,链接一生一世不能放弃的爱情!这种尝试让一部主旋律影片接了地气,从而让观众产生很多温馨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