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颠倒的帕特玛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1-10 点击次数:112  

 

《颠倒的帕特玛》是日本80后日本动画导演吉浦康裕2013年的一部动画作品。少女帕特玛因为“探险”无意间闯进艾嘉王国,并结识艾嘉少年艾吉。在艾嘉王国,因为帕特玛是“颠倒人”(罪人的后裔)而被艾嘉王国的治安警察关在管理中心。艾嘉少年艾吉历经艰险最终将帕特玛救出并一同离开了艾嘉王国,然而艾嘉官员尾随而至,在捕猎“颠倒人”的过程中,真正的秘密被揭开:很多年前,由于一次重力实验的失败,一部分人类发生变异,因重力方向由地心转向天空而变成颠倒人被天空“吞噬”,幸免于难的颠倒人则不得不生存地下而建立艾嘉王国。

 

一、谋杀思维

 

学生、教师、工人、军队,统一的色彩,统一的服装,统一的雨伞、甚至是统一的表情,一群群,一个个像是从机器中生产出的“本该如此”的零件与商品,毫无生气的低着头站在“传送带”上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办公室的书籍桌椅“井然有序”;课堂上,对艾吉存有偏见的教师在表达对艾吉的厌恶时“冠冕堂皇”的使用着“我并没有放弃你”、“你也是肩负我国将来的有力资产”之类的老师教育学生的“标配”说辞……正如影片中所说,艾嘉国民之所以能够上如此理想的生活是因为“大家遵守纪律和秩序,一直注视着大地”。许多年前,由于重力试验的失败,艾嘉人的祖先目睹了“坠入天空“的恐怖,在艾嘉人看来,天空飘荡着“罪恶深重人的肮脏灵魂”,是令人厌恶的方向。因而艾嘉王国政府“规定”艾嘉人不得仰视天空。

 

影片中,“颠倒人”由于重力方向是天空而被艾嘉政府看作是魔鬼化身;艾吉的父亲因为制作飞行器而死于“事故”;艾吉因为仰视天空而被教师斥责……在实验失败的阴影中,艾嘉王国制定了维护现状而远离未知的陈规(纪律与秩序),代代遗传迂腐陈规“光环”下的“安逸”让艾嘉人丧失了翱翔天际,探索未知,追求理想与自由的勇气,最终在苛刻的陈规的束缚下,艾嘉人头脑中形成了“理所应当”的思维定式:他们用狭窄的视野定义着世界,拒绝着世界,拒绝思考,固步自封。也正因如此,“井底”的艾嘉人认为“只有艾嘉王国国民是真正的人类”,“只有艾嘉王国才是人类唯一可以居住的绝对的世界”,“艾嘉王国之外的世界是不存在的”……而当“颠倒人”拉格斯出现在艾嘉王国时,艾嘉人拒绝思考,否认“颠倒人”的存在,偏执的认为拉格斯是魔鬼的代言并将其残忍杀害——在艾嘉王国,迂腐陈规谋杀了思维。

 

其实,影片的高明之处不仅在于通过内容让观众审视“陈规”,也通过片名与镜头真正让观众身临其境地进行了一场反思。

 

法国电影符号学大师克里斯蒂安·麦茨所说:电影语言基本单位是镜头,镜头是电影表达的重要方式。远、近、中、特,俯、仰、水平等镜头表达在推拉摇移的拍摄技法上融进了创作者的情感态度:“仰拍”的权威高大;“俯拍”的卑微失败;“特写”的内心展现……形形色色,五彩缤纷,镜头成为影片的叙事手段。在影片《颠倒的帕特玛》中,主人公帕特玛是正常人,艾嘉人是变异后的颠倒人,而导演吉浦康裕在镜头运用时却故意“反其道而行”:将帕特玛拍成了“颠倒人”,而真正的颠倒人却变成了正常人。另外《颠倒的帕特玛》即“帕特玛是颠倒人”的望文生义式的解读,使得更多观众越看越糊涂:怎么影片中居然出现了两个天空?难道他们把地球打穿了?可是为什么在地球另一端艾吉与帕特玛的重力又相反了(引自《颠倒的帕特玛》贴吧)?镜头与片名将观众拉进了思维定式,在没有跳出思维定势的观众最终“彻底被导演搞晕”。

其实由于影片中颠倒着的镜头既是颠倒人艾嘉人的视角,亦是观众的视角,艾嘉人即我们,艾嘉人活在陈规中,现实中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二、人与神魔间

 

影片《颠倒的帕特玛》中,幸免于难的颠倒人在地下建造了艾嘉王国,并“遗忘”了历史。在他们看来,艾嘉王国是已经完成的世界,“是不许被玷污的存在”,而拥有丑陋灵魂的“颠倒人”(帕特玛族群)则是历史的罪人,是不配在世界上活着的异类:当“颠倒人”拉格斯来到了艾嘉王国,对“颠倒人”怀有偏见的艾嘉政府便将其视为异端,以“唆使艾嘉国民(艾吉父亲)触犯法律、挑战国家秩序”为名将拉格斯残忍杀害;当“颠倒人”帕特玛来到艾嘉王国,艾嘉政府将其“猎捕”,并为使帕特玛恐惧而将她关在了管理中心的玻璃塔顶。为了使帕特玛说出“颠倒人”的秘密,艾嘉王国的政府官员甚至将帕特玛吊在“万丈深渊”;对尝试制作飞行器以探知“天空”的艾嘉国民(艾吉父亲),艾嘉政府视其为异端,随后暗杀;仰视天空而理解“颠倒人”的艾吉多次遭到艾嘉政府的追捕与迫害……在艾嘉政府眼中,无论是“颠倒人”还是挑战秩序的艾吉父子都是艾嘉王国的异端,对待异端,艾嘉政府对“颠倒人”的捕杀更像是一场残酷偏执、荒诞自大的“猎巫运动”。

 

“猎巫运动”是14世纪末到16世纪期间欧洲天主教徒对违反社会规范以及宗教的被邪魔附身或是本身为巫师的“异端”掀起的的残酷清洗运动,在运动中,大量无辜的“异类”被天主教徒以荒诞可笑的理由杀害。在判别嫌疑人是否是巫师方法中,体重是重要衡量标准。一般认为巫师擅长飞行,因而体重会比较轻,所以天主教皇规定,凡是体重“不达标”的可疑人物都是巫师。影片《颠倒的帕特玛》中,艾嘉人认为“颠倒人”因罪孽深重而被天空吞噬,他们重力方向同艾嘉王国国民相反,体重完全“不达标”。因而艾嘉人对罪恶的“颠倒人”的惩罚与清洗是义不容辞理所应当的。在艾嘉人眼中,“颠倒人”就是天主教徒眼中的巫师、异端。

 

当然除却以上两点,吉浦康裕在影片中也通过服饰、壁画与建筑风格对宗教进行了暗示。如影片《颠倒的帕特玛》中反面一号艾嘉王国官员的服饰同天主教教徒服饰的相似;管理中心玻璃穹顶与宗教风格浓郁的拜占庭建筑风格相似;管理中心墙壁上挂着的满是“原罪”意味的壁画等。

 

不管是西欧天主教徒对巫师的讨伐,还是虚拟世界中艾嘉人对“颠倒人”对迫害,其本质是人对与“异己”的冷酷态度。在吉浦康裕看来,人对“异己清洗”的态度无关天性,人的荒诞自大与蛮横偏执源于循规蹈矩带来的“安逸”生活下的狭隘视野。影片中,艾嘉政府从未仰望“天空”,不曾发现“天空”的异样,艾嘉王国官员偏执的认为艾嘉人才是真正的人类,“颠倒人”是罪人的后裔,必须铲除。殊不知,艾嘉人自己才是“苟活于世”的变异者、颠倒人;艾嘉王国副官在目睹了一切真相后,最终帮助主人公逃离危险,成为了“颠倒人”的朋友。人于魔神间,善恶乃是一念——艾嘉王国官员同副官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二者对“陈规”的执念程度——之所以为善为恶的源头,正在于受视野影响,人对“陈规”的执念。

若想放弃旧有“执念”,得到新的天地,“理解与换位”是吉浦康裕思考就此问题给出的答案。

 

影片中,艾嘉王国艾吉是一个善良的少年,他帮助“颠倒人”帕特玛躲过追捕,在他看来,他似乎理解帕特玛。可当来到艾嘉王国的“天空”尽头,自己成为了颠倒人时,艾吉才真正体会到脚下无大地的恐惧,真正体会到在艾嘉王国“颠倒人”帕特玛的恐惧,是一种灵魂深处的感同身处。当再次回到艾嘉王国后,艾吉更紧地攥住了“颠倒人”帕特玛的双手,更加坚定了保护帕特玛的信念!现实生活中,人们借思考之名重组偏见,以理解之名加固偏执,若想理解他人,被他人理解需要的不是旗帜上“理解与换位”的口号标语,而应该是设身处地后的感同身受,

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的以及能看到的或许是有限的,不理解与看不惯的也是难免的,但我们应该相信:一花一世界。我们要用心去体会,感受,少一点偏执的固步自封,多一点的感同身受的理解与心平气和的换位。或许有一天,“与他人共存”便不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