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反哺都市文明的温暖村庄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3-18 点击次数:183  


山东卫视、宁夏卫视的热播剧《温暖的村庄》聚焦一个胶东小渔村,诙谐而不失深刻地展现了新农村文化建设和新农民精神文明追求的新风貌,故事有温度,人心有归属,在以市场经济原则为主导的都市文明过度膨胀的现实语境中,让人充分感受到了村庄的感人力量,这也是该剧播出期间收视和口碑一路走高的重要原因。


山东卫视、宁夏卫视的热播剧《温暖的村庄》聚焦一个胶东小渔村,诙谐而不失深刻地展现了新农村文化建设和新农民精神文明追求的新风貌,故事有温度,人心有归属,在以市场经济原则为主导的都市文明过度膨胀的现实语境中,让人充分感受到了村庄的感人力量,这也是该剧播出期间收视和口碑一路走高的重要原因。



《温暖的村庄》给人强烈的第一印象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之美:大海碧空白天鹅、井然有序海草房,红灯笼渔家乐、辛勤渔民赶海忙,跳舞健身的女人们为争取市级精神文明奖积极排练,宛如一道彩色的风景……这个名叫“天鹅湾”的小渔村是我国东南沿海千百个渔村中的一个,村民们在美丽新农村建设的路上已经迈出了物质丰裕的第一步,对提升精神文化生活也怀着热切的渴望。然而村庄里的人与人之间也有不和谐音:男主人公王一鸣高考落榜让父母丢脸,坚持唱歌的梦想遭到父亲强烈反对;女主人公刘香玉考上重点大学后与青梅竹马的王一鸣确定恋爱关系,父亲执意阻挠;两家父亲互相看不上,时时有摩擦;村主任安排保洁员的工作落实不下去,舞蹈队的女人们不待见爱出风头的妇女主任;大龄单身的村会计好不容易找到意中人,却因此与寡母闹翻;年轻的妇女主任开网店抢了会计妈小超市的生意,倍受刁难……得到奖就真的精神文明了吗?


全村老少在关注王一鸣参加电视歌手选拔赛成功、受挫,并各尽所能地帮助他克服抑郁、实现成长的过程中给出了答案——赋予了美丽新农村以多元和谐的精神内核,真正成就了全村的精神文明。



天鹅湾把对优良传统的延续和对现代文明的追求对接融合。尽管村庄里矛盾重重,尤其代际之间不能相互理解,但优良传统的延续——一人有难处,人人来帮助,一家有困难,大家共分担,却如同无形的河流,浸润全村几代人。当年村会计父亲生病时,尚在贫困中的村民们毅然慷慨相助;如今王一鸣受挫抑郁,从白发爷爷到各位父辈乡亲、同龄人,一如既往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在追求现代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过程中,优良的传统是滋养村民精神世界的源头活水。


天鹅湾把群众的文化需求和对个体梦想的守护凝结成一体。村民们拥有更新更高的文化追求,却苦于农村缺少艺术创新人才而不得实现。王一鸣有天分会唱歌,特别是在电视台比赛晋级之后,从村民到村主任,甚至镇里的文化站长,都把这个年轻人看成是争取精神文明奖的希望之星。但是由于被误导,王一鸣发表了“苦情”的参赛感言,遭到淘汰和谴责。父老乡亲们没有放弃他,以愚公移山般耗费人力物力的方式组织山寨版比赛,给予他关爱和支持,这一场“温暖行动”使得王一鸣重获真正的比赛机会,夺冠新生;而拧在“王一鸣”这一根绳上村民们,也在频繁的碰撞和沟通中、在共享的难过与欢乐中达成和解。最终,王一鸣承担起带领村里的婶子大娘排演歌舞,争取市级精神文明奖的任务,并载誉归来。这个精神文明奖与其说是颁给汇演节目的,不如说是颁给群策群力解决了“王一鸣”这个最大的精神文明事件,人与人和谐奋进的全体天鹅湾人的。


天鹅湾以厚重美好的乡村伦理情感冲击都市文明的消极面。和很多富裕农村一样,天鹅湾面向都市开放,开店、打工、做买卖,经受着市场经济的启蒙和洗礼。但是自私与算计的都市文明消极面并没有洗刷乡村所坚守的伦理道德和美好情感,尤其在义与利的选择面前,天鹅湾人会坚定的选择义。这体现在香玉对身处逆境的一鸣不离不弃,体现在老少乡亲们给一鸣一轮一轮的捐款资助,体现在香玉爸尽管反复盘算,却没落下一次捐款,还放下买卖去给一鸣搭建舞台;体现在年轻人做电商,不只为自己挣钱,也为乡亲们代卖海货;体现在一鸣表哥在城里生活一段时间后已经诚信有失,却在与天鹅湾乡亲一起扶助一鸣的过程中找回自我……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以王一鸣为代表的村里人与以李艺蒙、陈浩宇为代表的城里人打交道的过程中,城里的年轻人不是用俯视的眼光看待王一鸣这个村里孩子,也不是以猎奇的视角看待天鹅湾的农村人,他们是真正被乡村年轻人的勇敢和才华折服,也是真正被善良而智慧、富裕而文明的温暖乡村触动,所以才真诚地投入到帮助王一鸣的队伍中来。


开放的不失自身本质的乡村文明反哺了都市文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双线并行的天鹅湾,也始终是美丽新农村建设的努力方向。



作者:陈鸥帆 山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

原文刊发于《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