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无姓之人》——人生的多重命题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5-22 点击次数:55  


008年的《纽约提喻法》和2009年的《无姓之人》两部电影无论在电影的主体命题,或是在其绚烂复杂的表现手法都代表了现在电影技术与内涵的出色结合,更重要的是在其复杂多变的结构下,导演对影片叙述的梳理,节奏的把握,人物性格的塑造等方面展现了及其高超的技巧。《无姓之人》将一个古老的命题“人面对选择之后的多重人生境遇”通过更加高超的电影技巧进行翻新,使得影片不仅仅局限于《罗拉快跑》的形式主义和《滑动门》的爱情主题,与区别于基氏的《误打误撞》的严肃的政治取向,而更加接近“命运多重性”的哲学命题。


导演为了将其阐述命题具有逻辑性,尽管这种逻辑性也依托于某种幻想,但却为了后续描述进行了可能性的铺垫,这个逻辑的基础便是“一个可以将自己的过去和未来联系起来的孩子”,这个孩子可以不断审视自己的未来,为此观众才可以有一个窥探命运多重选择的途径。当这个叫做Nemo的孩子面对离异的父母,跟随母亲远渡重洋或者跟随父亲留守家乡便是他命运分割的一个重要的时间点,由此故事产生了岔路。


1.相爱篇

跟随母亲来到美国之后,Nemo找到了真爱Anna,他们度过了完美的15岁,于此,电影又开始了岔路,第一种便是他们顺利的结婚组成家庭,Nemo却在34岁的时候由于撞死一只鸟而车祸溺水。第二种是Anna被迫离开了他,然而他们却不能忘怀彼此,终于在成年之后再次相遇,但却因为一个“巴西人煮了鸡蛋”而导致了彼此无缘再见,能够找到真爱,却无法与其长相厮守成为了人生最大的遗憾,那个118岁的老人便是这个人生的产物。



跟随父亲留守家乡的Nemo却由于向Elise表白成功与否而导致了截然不同的人生2,3,4:


2.被爱篇

由于一个“要和第一个与自己跳舞的人结婚”的愚蠢决定,Nemo与自己不爱的亚裔女孩Jeane结了婚,生了子,然而在没有爱的生活里,Nemo无可奈何的放任自己随波逐流,甚至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依托于一个Yes/No的硬币,尽管躲过了迎面而来的火车,却无法避免自己成为一个完全无关的身份而被枪杀,死于34岁。


3.为爱篇

与不爱自己的Elise结婚是能够预知未来的Nemo创造的一个奇迹,然而这样一段强迫的爱情要不结束在彼此没有清醒之前(结婚当天,Elise便死于油罐大爆炸),否则在彼此清醒之后,错误的婚姻成为了彼此无法弥补的创伤(Elise丧失理智,最后离家出走)。在Elise离家后,在Nemo脑海里上映了一段舞台剧:执着于曾经爱情幻想的Elise尽管面对曾经的帅哥,却也完全不能够与其相认,这种境遇恰好与”相爱篇“的久别重逢形成了对比。Elise离开之后,Nemo死于洪水。


4.无爱篇

在青年时期被Elise拒绝之后,狂飙摩托而成为植物人的Nemo没有经历过爱情,他只能够在脑海里构想一次火星之旅,他遵守诺言将Elise的骨灰撒到火星上,随后他遇到了应该与其相爱的安娜,但他们的生命随之终结于宇宙飞船的爆炸。


在短短的2个小时中,导演阐述了Nemo可能经历的6种人生,然而没有一种是完美的人生。这些通过幻想,或者是被预知的人生中,Nemo是在一个假设的前提下而存在的,而并非真实,所有的人生都统统归于虚无。当9岁的Nemo审视了不同的人生境遇之后,他没有跟随父母,而自己奔向了远方,而他最终的选择将其带回了Anna的身边。那个118岁的老人说,这是他最好的一天,因为他协助9岁的Nemo找到了最完美的人生。而那些没有爱的人生都是被假设的人生,都是不应该经历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