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開到荼蘼花事了,塵煙過,知多少?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6-24 点击次数:52  

hopeangel


楊雅喆導演嘔心瀝血新作,從女人心機鬥爭出發,不管是爭名奪利還是賭一口氣,所有人類的原始慾望交織出一段又一段的悲歌。


《血觀音》是導演楊雅喆自編自導懸疑驚悚電影,在金馬獎得到了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女配、觀眾票選四大獎項,且作為金馬影展開幕片,受到許多影評人的讚許,而我之前曾看過楊雅喆導演的作品《女朋友,男朋友》及本片,皆是富有濃厚的時代感,加上承襲對於角色塑造的敘事功力,使電影更為出色及意義。

《血觀音》以各地方長官夫人和棠家的三女出發,故事曲折離奇、後勁十足,觀影後發人省思、讓人驚豔!惠英紅、吳可熙和文淇飾演的經營古董買賣棠家三口,棠夫人、棠寧和棠真三人,周旋於高官夫人之間,平時在一旁斟茶倒酒、穿針引線。不料某晚發生了一場滅門血案(影射臺灣的劉邦友血案),棠家因此被捲入其中,但事件越演越烈,最後也導致棠家三人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


《血觀音》場景有一大部分在棠家宅邸,從室內的裝飾和擺設就知道劇組對此下了不少苦心,房裡的畫、櫃裡的古董、木頭地板拉門、供桌、甚至是牆上掛的將軍像,都像極了30年前把日式房屋結合台式與西方元素的富貴人家。不只如此,在這麼色彩鮮艷的場景中,我們能發現室內燈光昏暗,色調也略顯陰沉,空氣中似乎瀰漫了一股詭譎的氣氛,這調性與導演想在《血觀音》中呈現的政治腐敗樣貌如出一轍。既然牽扯到政治,片裡人物不外乎是些達官顯要,雖然以女性為主,一開始可能會讓臉盲觀眾有點混亂,表面上大家看來有說有笑、和樂融融,但私下卻機關算盡、暗潮洶湧,甚至在孩子裡也有這種狀況,從小一同長大就是知心好友嗎?《血觀音》裡好像完全沒這回事。



「今天一塊錢去買,明天一百塊賣出去,這樣迷人的遊戲誰不喜歡阿?」主導整個棠家的棠夫人,在眾貴婦間穿針引線,她常說斟茶倒水的人是沒有耳朵的,平時頂多負責準備禮物、幫忙挑選衣服飾品,遇到爭吵也不介入。不過私下卻不一般,除了私通農會、黑吃黑,官商勾結把彌陀開發案轉到麗水,藉此賺取大筆鈔票,其中還不惜利用自己女兒棠寧,從她口裡說出「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我是為妳好」我們聽來是格外諷刺,而棠家這扭曲的「愛」,更深深影響了下一代。


棠府的小女兒棠真,在家中負責待客端茶,個性文靜乖巧,卻也在耳濡目染下承襲了棠夫人作風。與林家翩翩關係不單純,看似好友實則情敵,棠真暗戀著翩翩地下男友Marco,翩翩宣示主權地在Marco面前說棠真是「下流的女人」會偷看媽媽做愛,算是壓垮棠真的最後一根稻草。然而作為報復,棠真面對林夫人套話毫不隱藏地講出了兩人關係,為了得到Marco的愛更不惜罔顧翩翩死活,隨後在母親棠寧勇敢奔向自由行為的啟發後,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上了火車卻換來一場如此可怕的噩夢,那聲嘶力竭的哭喊讓人無一不為她痛心,從一出生就得不到的親情、到與翩翩那荒謬虛假的友情,現在她連唯一憧憬的愛情也被狠狠地奪走,最後跳下火車後失去的並不只是右腳,還有她那顆能夠愛人的心。我想棠真之所以在片尾能成為新一代冷血棠家代表,一定與這次傷害脫不了關係吧。至於姊姊棠寧則是導演曾說最難飾演的角色,雖然外表看來放蕩不羈、抽菸酗酒、善於交際,但其實是三人裡最純真善良的,像是請警察隊長試喝完麝香貓咖啡,才告訴他咖啡豆的由來,之後再拿咖啡豆比喻炒地皮,把屎炒香後還是屎,就知道棠寧也有著聰明可愛的一面。另我們從棠家另一場戲,棠夫人帶著棠真練習國畫,棠寧則在一旁畫著風格迥異的西畫,畫裡呈現一幅三人各看一方、各懷鬼胎的全家福畫像,就能看出她的叛逆性格,而棠寧想跳脫棠家框架的自由思想,成為她在《血觀音》裡最令人不捨的掙扎,面對棠夫人的控制與多次肉體利用,棠寧依然被那名為「家庭」的愛所束縛,除了不願相信母親的「惡」之外,也希望女兒要活得像人樣,別走上棠夫人的後路,雖然棠寧結局不如我們所願,但最後她力求改變的勇氣,毫無疑問地帶給我們社會一線光明的希望。



最後導演在片尾丟出了一段話貫穿整部片的主旨:「世上最可怕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就像前面說的「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印證了棠府兩人的結局,棠真在經歷這一連串事件後,再也沒辦法真心愛人;而棠夫人則在往後的人生,永遠得不到家人的愛…,尤其成年後的棠真進化成為更冷血的第二代鐵娘子後,不僅撕毀「放棄急救同意書」拒絕醫生讓其安樂死的建議,更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長命百歲;而棠夫人僅能由喉中發出顫慄的骨頭聲,這樣無愛的世界、因果的輪迴,才是對她們最可怕、最殘忍的懲罰。


另外《血觀音》片名,「血」具有肅殺死絕之意,「觀音」有「慈悲救苦」的至善意義,兩者根本矛盾至極。「血觀音」實則象徵著「 披著優雅至善的外衣卻大行魔道的魔鬼」,不但呼應「表裡矛盾」的嘲諷效果,更代表對人性缺乏感情(愛)及善念的拷問。在片中前段曾出現的斷手觀音,不只影射了之後的腥風血雨,還暗指不管是電影還是社會中,那些像棠夫人在傷害親人後,對觀音像唸著佛經與往生咒,或者做了壞事以為捐了錢、幫忙募款就能贖罪一樣,許多人天天拜佛、對佛像情有獨鍾,但做的行為卻看不出有任何善念,佛並沒有錯,有錯的是人。


其次,秀蘭瑪雅在電影前段客串晚宴歌手所唱的《純情青春夢》,其歌詞與本片劇情好像有許多關聯,像是《送你到火車頭》、《女人也有自己的願望》、《只驚等來的是絕望》⋯等,都能看出導演對這種不容易被發現細節的小巧思。而為了劇中需開金口的惠英紅,有段《上海灘》—「浪奔浪流」等四句歌詞的演出,紅姐不只特別找老師學唱歌,光補習費就花了2萬港幣,可謂「一句千金」之外,選擇《上海灘》更是別具意義…,早年《上海攤》紅遍一時,傳唱到台灣後,成為黑社會代表歌曲之一,惠英紅插播這首歌反制原本氣焰逼人的陳珮騏,頗有箇中意涵!另惠英紅在片中提筆國畫的橋段讓人印象深刻,在一次受訪時曾透露:「自己拍攝血觀音時是真實地在作畫,過去也曾捐出自己的國畫作為義賣,希望將來有機會開畫展」,從中可以感受演技派的紅姐擁有的多才與愛心。


還有一件電影巧思要特別提及,獲頒『紅點設計大獎』,並讓德國觀眾為之瘋狂的“說唱國寶”楊秀卿及其夫婿陳再興,在閻王殿布景中以「唸歌仔」開場及串場的表現方式,真是神來一筆,不但結合了台灣特有的藝術文化,還讓整個故事有了一種茶餘飯後驚悚八卦談的視覺。


整體而言,導演楊雅喆運用女性角度的心機互動,以棠家三人的情感糾結為主軸,巧妙連結政商勾結的戲碼,運用宗教符號直擊人性醜陋的反襯效果,更有內涵突出的美術與服裝設計,加上主要演員的演技讓人驚豔不已;你會回想剛才彌陀疑雲的精采鬥爭,也會思考各個角色之間的愛恨情仇,整部片的細節更需要時間沉澱才能一一釐清,微觀中有鉅觀脈絡的省思,鉅觀中有微觀面向的直擊,無怪忽以揭發社會黑暗面聞名的韓國,在釜山影展後便已在密切恰談電影翻拍權,真無愧為警世意味的人性撕逼之作!


附註:

《血觀音》中白手套、炒地皮、滅門血案、政治鬥爭等劇情引發熱烈討論。有PTT網友分析,片中議員的滅門直接連結「劉邦友血案」,馬伕Marc是鄒族青年湯英伸的化身。而由惠英紅飾演的棠夫人本名「佘月影」,就被推測是曾任高雄縣長、總統府資政的余陳月瑛。余陳月瑛曾因涉入「新瑞都案」遭判刑。另電影中王院長夫人匯款「3628萬」,Google這個神秘數字,出現的是前副總統連戰,曾借給前任屏東縣長伍澤元的競選經費。而片中「幹掉」營建署官員的議長、議長特助,更是讓人直接聯想到屏東縣議長的鄭太吉。更不用說利用農會超貸、炒地皮的開發案等,《血觀音》真是滿滿的台灣政治社會「既視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