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绝命毒师:五大理由铸就伟大(上)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6-26 点击次数:97  

2014年,随着《绝命毒师》的辉煌完结,该剧成为了电视史上最伟大的剧集之一。第五季最终集获得了1030W的收视率,打败了同时段的所有节目,单看每秒30-40W的广告收入,也让AMC狠狠地赚了一笔。不仅是收视和商业上的成功,剧集口碑也好评如潮。第五季后八集刚刚开播,《毒师》便以“有史以来评价最高的剧集”这等夸张的名头被列入了吉尼斯纪录。在Metacritic上的综合媒体评分为99(第五季),IMDB上则收获了逾40w人所给出的9.5的平均分,其中EP14“万王之王”更是拿下了不可思议的满分;2013年的艾美奖上本剧得到13个提名,最终斩获包括“最佳剧情类剧集”在内的三个奖项,考虑到第五季下半季仍然可以参与2014年的艾美奖决选,《毒师》拿奖拿到手软的传奇怕是还得延续一段时间。由此可见剧集质量之高已经得到观众、影评人和媒体多方的肯定。有意思的是,大结局Felina播出后,一大波剧迷跑到推特上给他们认为最终烂尾的《迷失》的主创达蒙·林德洛夫留言,“看到没,这才叫大结局”,导致林德洛夫不得不关闭推特。难怪媒体认为,《毒师》已经具备赶超任何经典的资本。

      此剧的完成度之高,在美剧里相当少见。所有细节和伏笔均为角色塑造和故事线索服务,克制又精准,相当沉得住气,目标明确。几乎每条线索都走向了终结,不繁杂拖沓,也不单薄浅陋,由此看出编剧一流的控制力。剧集从第一季就开始就已有整体规划的迹象很明显,并且贯穿全剧,并未因为观众的喜好以及博取收视的目的而偏移。此外它让人沉迷的还有带给观众的抽离感、代入感,这点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超、前后一致的角色塑造。即便剧中人物离我们看似很远,但是作为观众却很容易在他们身上找到共鸣。在观剧的时候,我们从现实中抽离出来,被投入剧中角色的人生,然而我们发现这种抽离所带来的并非避世的安宁和满足,剧中的角色所面临的难题和沉重的命运更加残酷,奇怪的是,作为观众却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绝命毒师:五大理由铸就伟大By Maureen Ryan

1、卖相包装

从剧集一开始,《绝命毒师》就充分地利用了美国西南部宽阔、广袤、一望无垠的自然风景。讽刺的是,剧中的人物却并不自由,他们受制于生活中的种种难题,为之困扰,无法解脱。当剧集一步步深入,逐渐形成了固定的影像风格,《毒师》在利用影像语言讲故事方面相当出色——通过一流的画面构图、色彩搭配、光照、布景、音效和背景音乐、剪辑等大大小小各方面,向观众以清晰并且优雅的形式传递了大量故事信息。这是一部在数字时代却仍然使用胶片拍摄的剧集,此举也赋予了剧集的影像电影的质感。

这并不是说《毒师》是那种空前绝后地充分利用电视屏幕的每一寸来展示优质画面讲故事的剧集,但是考虑到其预算,尤其是和好莱坞大片相比,它在可行的范围内相当高效的融合了各个元素,冷静且近乎无情地将它们组合起来,使其更具深度与分量,推动“每个人都在犯错”这个大故事往前走。回想一下Gus Fring:这个角色的每一步,每一次行动几乎都是必要、精确、可控的。《毒师》的形式包装也是如此:所有的元素都起到了作用,没有过分渲染处理失当,所有的元素归根结底都为了达成明确且规划细致的目标服务。遵循这一原则,《毒师》创作出了令人难忘充满诗意的镜头语言。

2.保持注意

《毒师》这部剧很棒的是,到后面两季几乎每一集都是一部节奏果断紧凑,布局精巧细致,剧情紧张悬疑的小型电影。单独来看,每季的结构也很完整,从开端到发展到高潮再到结尾,水到渠成,干净利落。制片人Vince Gilligan曾在采访中谈到他从Chris Carter的创作中所学到的东西,后者是X档案的头号编剧,Vince作为此剧编剧团队一员曾在Carter手下工作。这一创作经历使Vince学到的一点是,永远不要让观众在欣赏剧集的过程中坐得太过安稳,必须想尽方法让他们保持对剧集的兴趣和注意力。Vince将这一原则在《毒师》中发扬光大,有过之而无不及。

故事、角色、剧情线索:大家可能认为这些是一流的剧集所必须关注的要素。一旦一些正面评价开始介入,有些剧集就开始缺失对最基本的东西的关注。有太多剧集到后期变得平庸老套,臃肿拖沓,不再吸引观众。《毒师》却铤而走险,每一季都不断加大Walt和Jesse的赌注,使得观众难以在观剧的过程中保持轻松走过场的心情。回忆一下第四季首集的Gus Fring吧,得益于此剧高超的叙事和影像策略,仅仅是他在制毒实验室里穿上防护服这段看似简单的剧情,亦足以成为年度最让人屏息的美剧片段之一。

我一直认为,成功的叙事确实需要让每一个观众保持疑问。但是这样的疑问如果是侧重于剧集本身的结构或者程序问题,又反而会产生阻碍融入故事的鸿沟。比如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事?”“为什么这个角色/这段故事发展/这些新的信息能够融入之前的故事?”“为什么角色现在所做的事情和其之前的性格这么不符合?”“为什么这个角色会突然如此愚蠢?”。过多这类的问题会使观众从剧集叙事中抽离出来,难以更好地融入故事,理解编剧想要传达的本意。真正能够牵引观众的是在逻辑自洽的基础上以不同的角色为基础视点的问题,比如在观看《毒师》的时候我就常常有此类问题,“Walt接下来会怎么做?Jesse能够找出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法吗?Mike会否赞成与此人同盟?”这些问题让我在观剧的时候更好地融入了剧集的叙事,了解接下来各种丰富的可能性,也明白各个角色所处的微妙位置,体会到他们的情感和行事动机。然而我不知道的是,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为此我总是紧张不已,难以将注意力转移。

《毒师》并非仅仅通过玩弄叙事而使观众获得故事的代入感,当故事发展一步步走向高潮,此剧成为最牵动人心令人激动的影视作品之一,丝毫不逊色于其他优秀的剧集和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