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他怎么惹了一个养狗人《毕业会考》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7-16 点击次数:57  



《毕业会考》(Bacalaureat 2016)这部电影在针砭时弊的同时也深入刻画了人心和人性。片中的某些细节值得仔细推敲,若不这样,我们可能会得出完全错误的认识。“针砭时弊”当然是故事的连带起的效应,但若我们仅考虑故事中事件发生的原因,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本片男主角、外科大夫罗密欧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他不仅是自己家庭危机的制造者,也是他女儿毕业会考前麻烦的间接制造者,而其中的关键可能在于他并不知情地惹毛了一个养狗人。


为何说他是自己家庭危机的制造者呢?他妻子现在的状况就可作很好的说明。他和妻子都是留学归国人员,在东欧剧变的背景下选择回国应当说他们是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的。然而,即便罗马尼亚的制度发生了变革,但人心似乎亦然,整个社会并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愿在发展,他们失望可想而知。显然,他并不是个能抗拒诱惑、保持初心、坚守原则的人,而他妻子可能刚好相反,因此夫妻间的嫌隙应运而生。他妻子现在烟不离手,原因还不仅在于婚姻危机,还有她的某种“坚守”。在那样的社会,“坚守”,哪怕一丁点,都有可能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她现在的图书管理员的职业在某种程度上就可视为明证,她心中的悲苦又岂是手中的烟能化解的。


相比他的妻子,他可实际得多,他不会作毫无利益的“坚守”。他跟那个叫布莱的前海关官员、现在的副市长在商讨利益交换时的一个细节似乎可以说明他的上述个性。他一开始想拒绝布莱给他倒的一杯酒,当喝完后发现是好酒又主动要一杯时,这分明是想说明他并不是个有原则的人。而现实当中,他背叛妻子便有了个性基础。



正因为他对妻子的背叛,跟曾经是自己的患者、现年35岁的年轻漂亮的女教师保持着情人关系,导致他女儿毕业会考前遭人袭击。这个袭击者显然并非意在他女儿,因为袭击者根本就不想实施强奸,似乎也不是想阻止他女儿毕业会考,虽然他女儿的会考的确因此受到了影响,但仔细分析他女儿被袭后的表现,尤其是她能够指认犯罪嫌疑人却故意不予以指认,我们似可断定这其中必有蹊跷。要解释清楚这一点需从他们家不断遭到的“骚扰”开始思考,而线索就是他每次被骚扰时都有狗的影像出现。


第一次是他家的窗户玻璃被人砸坏时,他下楼追找闹事者,他背后有条黑狗,而在不远处的铁道另一边站着一位穿黑裤子的人,他想追上这个人,不巧遇上飞驰而来的火车,等火车过后,那人便逃得无影无踪了,显然,这个人的嫌疑最大。第二次遇骚扰是在他驾车带女儿回家的路上,一条狗从车的右前方突然窜出来,虽然急刹车避开了这条狗,但他和女儿都受惊不小;虽然我们也不好断定这条狗的主人是在有意释放狗来骚扰他,但结合后面的事件,我们是可以推断这次“窜狗”决非随机事件。第三次他送女儿参加第一天的会考,出门便发现自己车子的雨刮被人扯起了,不远处有条狗在蹓跶。第四次是车子的挡风玻璃被人砸了,吓得车前的那狗扭头便跑了,这个砸车子玻璃的人应当是狗的主人。第五次,是他女儿不想指认犯罪嫌疑人后(警方根据录像抓住的人被放在其他人中间这是很容易辨认的,而那个不读纸条上的话直接背出来的人应当就是袭击者),他坐公交回家时,突然发现那位被释放了的嫌疑人很诡异地看着他,于是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下车追赶,进入了一个狗吠声一片的社区,这个社区正是他情人居住的社区,可以想见,犯罪嫌疑人是有意在暗示什么吧,这个细节显然也在向我们提示:狗主人就是犯罪嫌疑人,他之所以要对医生的女儿实施袭击,是因为他跟医生的情人同居一个社区,而他实施袭击时正是医生跟情人缠绵之时。如果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的话,那么,袭击者定与这个情人有某种关联,或是暗恋,或是某种卫道者。



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1)卫道者在某种程度上并不为了自己个人的利益,所以,他的袭击行为容易被原谅。这至少是他女儿不指认嫌疑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即便她被袭击时,嫌疑人可能还有其他要挟的砝码,或许就是她爸爸的性丑闻。(2)卫道者要维护某种伦理秩序。扔石头似乎有某种宗教意味,而最后他带着情人的小孩在公园玩时,这个小男孩就向另一个不遵守秩序的小男孩扔了石头,这似乎是暗示,扔石头并非为了行为者的直接利益,而是出于义愤。此外,卫道者的目的一旦达到便不会滥及无辜。所以,当他被妻子赶出家门后,本来一直想装窗户护栏的妻子便不再想装了,显然,他才是这个家的危险源。他只要离开了原来的妻子,无论他跟不跟现在的情人继续,婚姻的伦理秩序都得到了维护,骚扰估计便不会继续了。(3)他女儿不再想出国或许也与卫道者有某种关系。他一心想让女儿出国,甚至跟情人保持悖伦关系也说成是为了女儿,他将出国之事一定搞得沸沸扬扬,这多少会引起极端的宗教狂热分子(如果这个家伙是狂热一分子的话)的不满,由骚扰到人身袭击,攻击的程度似乎是在加重的,这可也就是卫道者在加强警告的程度。当然,他女儿已有男朋友,不想出国留学,有她自己的考虑,而且某些细节似乎也表明她有意不想考好毕业会考,比如她不穿袜子在室内行走,她父亲就提醒过她两次。(文/石板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