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德国小众神剧——《暗黑》第二季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7-17 点击次数:87  


《暗黑》 第二季

Dark Season 2



1、错乱时空


2019年,德国温登,男孩米可失踪。


几天后,在米可走失的黑森林里,父亲乌利希和当地女警发现一具小小尸体。


父亲震惊,落泪。


随后,轻轻拨开男尸脸上的落叶。尸体肤色惨白,整个眼周乌黑腐烂生虫。


“这不是我儿子米可。”


一开始死人的剧本,都不会差到哪里。而一开始“死错人”的,更吊足胃口。


死亡之后,警察翻阅近15年失踪人口案卷,没找到相似DNA。


所以——死的男孩是谁?米可又去了哪?


不远处,一间地下仓库,一个用帽檐遮住大半个脸的中年男人,正对着报纸上MISSING BOY(失踪男孩)的新闻报道出神。


他用红色马克笔将“米可在何处(Wo)?”改成——“米可在何时(WANN)?”



虫洞是爱因斯坦的“时间旅行”理论核心,也是支撑《暗黑》故事最重要的科学概念之一。


第一季已经揭示,这是一桩由男孩接连失踪死亡引发的罪案调查。


如何破案?


当大家意识到,失踪男孩很可能在另一个时空遇害了。




“钟表”机器的浮现,让他们可以在三个时空中(2019年,1986年,1953年)来回行走。


方法有了:回到过去,阻止坏人伤害孩子,将罪恶扼杀在源头。


不过如此?


真是这样简单,就配不上《暗黑》“烧脑”的标签了。


将观众推向迷惑深渊的,其实是第一季末尾的神设定——爱因斯坦说:不仅过去会影响未来,未来,竟然也能影响过去。


第二季的故事,由此展开。


2、复杂人性


吸引力,主要在角色。


角色复杂得像一口口深井。


一旦掉进去,你就别指望出来。


从汉娜说起。


她以痴情小三的形象出场,被恋爱冲昏了头。乌希利承诺,会离婚娶她。但如今,男人儿子失踪,生死未卜,正是焦头烂额之际,汉娜却打电话要求私会。


简单地“替你感到难过”后,就迫不及待地抱啃。


男孩一个接一个死亡,所有大人小孩,在危机面前,所有人都变得惶惶不安。只有她一个人,丝毫没被影响兴致,一股恋爱脑。她的诡异不是没来由。


场景倒回另一个时空,小时候,汉娜就会不择手段夺取自己要的人——镇定自若地偷窥乌希利和女友(她的情敌)啪啪啪全程。然后走到警察局,告发男神“强奸”了他女友。宁可让你坐牢,也要拆散你们两个。

汉娜的人格无疑是病态的。但奇怪的是,许多观众对汉娜恨不起来。在完全黑暗的世界里,恨没有意义。


所有人物,你最先看到的都是他阳光的一面,但随着他阴暗一面的出现,你又产生新的认识。


比如乌希利。一出场就是在床上,你看到他和爱人云雨后,不忘感谢对方的“早餐”,还夸爱人漂亮。你还以为这下巴平平的长得像胡迪的男人,会是个深情的好丈夫。但剧情继续推进才发现:床上这个,不是他妻子。


你才看到这个“深情”男人,“伟大”父亲,光环下的另一幅面孔。


假如把《暗黑》比作一场狼人杀游戏,之前提到的汉娜,乌希利,身份不过也是“平民”。或者,是双重身份。


塔蒂娅·赛布特饰演的女警,这个总穿着冲锋衣的平胸女人,肩负着保卫温登镇的重任。同时,她也有家庭,有丈夫孩子。


当她对妓女出示警牌,询问对方有没有接待过一个叫皮特的男人(女警的丈夫)时。


你猜,她是在办公事,还是私事?


有那么一刻,这个棱角分明的女人眼睛里划过一丝脆弱的痛苦,还有微微颤抖的手,那是她警察的公职下,一个妻子的不甘。




3、黑暗力量


好,警察和平民都到齐了。那,“狼人”是谁?


那个不断制造诡异孩童死尸的,来路不明的恶棍,到底是谁?


先别急着下判断。


随着线索增多,渐渐在观众眼前清晰的那张脸,却十分意外的呈现出胆怯,无力,懦弱,焦躁。


一个衰人,怎会是凶手?


一个本身就战战兢兢的人,哪来的一股“狠”劲,让他能泰然自若地将恐怖的设备扣在天真孩子的脑壳上,看着他们生命消逝,眼睛融化,耳膜穿透。


这是《暗黑》揭示的第三个真相——我们肉眼所见的那些恶人,只不过是实施恶的工具。


而背后,恶的源头在哪?


《暗黑》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


但你看,剧中角色的肖像,似乎在说——每一双眼睛背后,都能够通往共同的黑暗源。


谁,都有可能成为它的溢出。

作者:毒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