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天若有情》: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7-18 点击次数:99  



《天若有情》男主角阿华由刘德华饰演,彼时刘德华尚且年轻,相貌俊朗,风流潇洒,当真是位俊俏郎。阿华之母因情跳楼自杀,只留他一个孤苦孩童独余人世。其母友人见之可怜,便收留他在此,由她们抚育教示,只是她们均为妓女。自幼随其在妓女圈中生活的阿华,又岂能成长为良善之辈?他终日与街头无所事事之人厮混,直至进入“江湖”。可身处“江湖”,做何事都由不得己,甚或命都非己所有,似是一旦踏入其中,便泥足深陷,无法抽身,是以人人均言“江湖是条不归路”。

阿华的大哥人称七哥,阿华对他一向尊敬,因而七哥吩咐阿华之事,即便他颇不情愿亦只能勉强应之。由此才引出这样一个爱情故事。

阿华受大哥之托与另外一伙人——以喇叭为首的三五人一同去抢劫珠宝工厂,因阿华喜飙车,车技佳,因此由他做行动接应。岂料中途事态有变,忽逢警察巡逻至此,眼见喇叭等人即将“收获”归来,警察却在此停车,在旁吃起了早点,事态紧急,他必须将警察诱离此地,方能使同伴脱身。于是他故意开车冲撞警车,警察见之自然立即请求支援,须臾间附近的警察纷纷赶至,警察对阿华穷追不舍。但他们的车技又如何敌得过阿华?他亦对警察十分不屑,心知他们绝无可能追上他,是以匆忙将同伴放至安全之所,又独自开车诱敌。不料阿华在逃亡途中,不慎撞上一辆大货车,幸而人未有大碍,只受了点小伤。此时警察将其前后包围,混乱之中阿华随手在路旁抓过一人充当人质,以此相要挟。而人质忽逢此劫,被吓至花容失色。原来那人质便是女主角JOJO——由吴倩莲扮演,此部影片是她出演的第一部电影。我始终不觉吴倩莲漂亮,她皮肤黑黄,眼睛不大,身材亦极其普通,似是与“美人”二字毫无“干系”。然她眉眼间透露出来的那一股倔强,却极为独特,引人玩味。我曾几度将其误以为是李安导演的电影《色戒》中的汤唯。想起李安导演的《饮食男女》,原来他早已使用过吴倩莲,只觉有趣,导演们好似极其喜爱使用相同气质的演员。不知他们本人可曾发觉,抑或其实他们是刻意为之?

说回阿华,他因挟持人质,警察不敢贸然动手,他借此逃脱。一个是罪犯,一个是人质。如何会料想到这样的二人竟会产生爱情。可爱情是怎样降临的呢?许是喇叭等人欲开枪杀JOJO,阿华奋不顾身相救她之时;许是阿华见JOJO衣服被撕破,狼狈不堪,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却又装作满不在乎地将外套仍在她身上之时;许是阿华粗鲁地替她戴好头盔,野蛮地将她的双腿分开,让她跨坐在摩托车上之时。许不过是那一瞬之光,JOJO便芳心触动,不顾一切地爱上这个男子。却不因他穷,亦不嫌他的身份。少女之爱总是真。

阿华本因将JOJO杀了,以免留有祸害,日后被其揭发。但他没有杀她。即便他曾向众人保证他会解决掉JOJO,不留痕迹。可是他终究心存善念,不忍如此加害这个无辜的少女,甚而他还亲自送JOJO回家,那样霸道又温柔。JOJO回至家中,并未报警,然而警察通过她遗失的手提袋寻着了她。警察将当日所有的罪犯人员一并抓回警局,自以为稳操胜券,只消JOJO指认他们,便能将其全数定罪,不禁得意洋洋。可是JOJO已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不只未指认阿华与同伙,甚至已爱上阿华。她亦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与自己的世界迥然不同的男子吧?爱上一个曾用枪指着自己脑袋之人,委实荒唐。然而人生本就荒唐。

警察纵使心中愤懑,却对JOJO毫无办法,只得不胜其烦地让其拼着罪犯的五官样貌——JOJO自是信口胡言。直至华灯初上,方才让其回家。然而喇叭等人岂会就此放过JOJO?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威胁”的存在,倘若她一时松口,他们便全数入狱,绝不能冒这个险。只有死人才闭口不言,只有死人才能将秘密长埋地底。只有死人。于是喇叭派手下之人去加害JOJO。忽现凶徒,JOJO惊恐万状。便在此时,阿华出现。JOJO看见阿华,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不知为何她总觉阿华在她危难之际便会出现,也许他是她的守护神。一定是的。

阿华为救JOJO,捅伤喇叭的手下。于是他们逃了。这个十七岁的小女孩,自小至大一直是一个乖巧听话之人,甚或从未夜不归宿。然而人生当中的前两次谎言,均是为了阿华。第一次撒谎是在警察局中说不认识阿华,第二次是打电话给佣人,对其言,今夜不归,在同学家中睡,因同学明日即将去往美国,故欲与其彻夜相谈。阿华面露笑意,开口便言:“你是第一次说谎?”是呀,这个傻丫头,既言在人家中过夜,又何以用公用电话拨回家中?但凡深思一些,漏洞立现。看着眼前这个笨拙又羞涩,单纯又无知的女孩子,阿华只觉有些特别,与他从前见过的那些女子均不一样,然她与他完全是两个世界之人。

他们躲在简陋的酒店房间中,JOJO一直低头不语,不敢直视他。隔壁房间不时传来女人呻吟之声与有人因用力致床板发出地“吱呀”之音,JOJO听此“翻云覆雨”之音,只觉坐立不安,羞涩至无处躲藏。阿华见其窘状,觉至好笑,用啤酒瓶挡住自己的脸,笑得好不欢快。却忽闻楼下有车辆引擎之声,原来喇叭等人已至此处,阿华与JOJO逃无可逃,被逼至天台。然二人之力又怎敌他们人多势众,况JOJO不过一介女流,被人拉扯几番,便万分恐惧。阿华终被擒,腹部被人捅伤,鲜血直流,可喇叭依旧不肯甘心,欲砍下阿华之手,方能解恨。若非七哥及时赶到,阿华怕是已断了手。纵使七哥对其好言相劝,喇叭仍咄咄逼人,不肯放人。七哥知喇叭并非善辈,绝非就此罢休,索性拿出匕首刺入自己腹中。一刀还一刀,谁人还有话可言?喇叭见此情状,果真无话可说,只好放阿华走。

阿华与JOJO走了。阿华因腹部受重创,流血不止,JOJO惊慌失措地跟在他的身后,用手帕替他捂住伤口,阿华却只是让她走开。其实不难理解阿华彼时的心情,他自幼生活在“龙蛇混杂”的圈子里,并无几人真心待他。他性极刚,不愿受他人的人情,此番七哥竟以“自残”的方式相救于他,他觉愧对七哥,心里过意不去。一切缘由皆因JOJO而起,他不欲与其接近,纵使心中对她略有好感,但深知他们是两个世界之人,且她总为他带来麻烦。不知如何抉择,索性远离她,烦恼便少一分。是以他不肯接受她的关心,独自乘计程车决然而离。空留JOJO独立原地,她望着渐渐远离的出租车,一脸坚定:我一定会找到你。

JOJO决心寻他。她将阿华给他的外套洗净晾干,见衣服有破损之处,替他细心缝补,却因第一次做针线活,屡屡被扎;她知他受伤不轻,是以学着煲汤给他喝;她为寻阿华,甚至第一次去了酒吧。然而阿华对她依旧冷漠,在酒吧里一见JOJO,一句话未说,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倔强如JOJO,岂可就此放弃?她索性坐在酒吧中不走,只等他回来找她。忽有三两混混欲上前调戏她,阿华便又出现。你看,她知道的,但凡她有危险之时,阿华总会及时出现。

阿华彼时十分矛盾。他有些喜欢这个女孩,却不愿与她“有染”。他知她只是一个青涩懵懂的女孩,而自己却是“江湖中人”,她与他在一起,比无好结果。是以阿华带她去车场,欲用这种“可怕”的方式让其知难而退。然阿华错了,青春无畏,JOJO勇敢而倔强地答应他,她“费尽力气”终于爬上车顶。她对其毫不知情,只是傻气地听着他的“命令”,却不知已赌上自己性命。阿华与人赌博,让女生站在车顶抓住栏杆,倘若未抓紧从车上掉落,便会有生命危险。阿华并非不担心JOJO,他明明忧心忡忡,却只嘴硬地对她说“有本事别掉下来”。

阿华要为JOJO庆祝生日,时值深夜,蛋糕店早已关门,阿华不改“混混”本色,半夜敲门扰人清梦,风风火火地闯入蛋糕店为JOJO挑选蛋糕。JOJO看着他忙忙碌碌来来回回的身影,心下感动:这个男人是真心待我好的。原来JOJO才十七岁,如花儿般美丽的年龄。然她却少有同龄人的灵动,她总是默默不言地站在你身后,寂静如月光,皎洁而明亮。她对阿华做过最顽皮之事,便是将整个蛋糕都拍在他的脸上,他瞬间变至“小白脸”。阿华自然要想方设法地“报复”JOJO,于是他假意修摩托车,将汽车尾气弄得她一脸黑,她瞬间成为“大黑猫”。他们在雨中嬉戏玩闹,不知时辰。


他们恋爱了。只有爱一个人才会放下所有矜持,她为他放下一切,甘愿与他在街头席地而坐,与他一起擦车,替他买水买烟。阿华亦非只是“玩玩”她而已,他欲“改邪归正”,做些小本生意,自力更生。为了JOJO,他愿浪子回头。难道这样还不算是爱?他甚至带JOJO去见了他的三位“母亲”,其乐融融。JOJO并无丝毫瞧不起她们,她虽自小养尊处优,但性格极为温柔和善,人人都愿与之亲近。倘若阿华当真改过自新,重新生活,他们便可永远在一起了。

可天不遂人愿。JOJO的父母从国外回来,且让JOJO去加拿大念书,JOJO极为害怕母亲,只得唯唯诺诺。而“江湖”中又出大事,阿华与七哥的老大被人砍死。阿华别无选择,只有加入混战,为老大报仇,想来亦知那是一场极为凶险地恶战,两个帮派,所有小弟,一场厮杀,众人皆伤。阿华身受重伤,他不愿JOJO见他这番狼狈模样,唯恐使其担心,索性独自前往澳门的外公家养伤。

他去澳门,她便寻了澳门去。见阿华手上缠着绷带,便接过他手中的碗筷,喂给他吃。他说:“你跟着我,我不能给你什么。”她点头,以示明白。他又问:“你会不会后悔?”她不断摇头,欲说不会。爱一个人哪有什么后悔可言?爱一个人便是“义无反顾”,天涯海角都要随你去,只要有你在。在澳门他们度过了一生中最悠闲温馨的时光。他们一同坐滑翔翼,在天空中“阔步共行”,指点人间,两个人在一起,比全世界都精彩;他们帮阿华的外公做枕头,JOJO故意弄得阿华一头棉花,两人笑靥如花;他们一同骑自行车,徜徉于街衢。那样快活自在,心中别无其他,只愿这样便一生一世。然幸福时光总是短暂,中秋那夜他们正在玩烟花,警察却贸然闯入其中,原来JOJO的母亲报警,欲告阿华拐带少女,且七哥在香港遭遇大事,重情重义的阿华绝不会坐视不理,他一向对七哥感恩戴德,况七哥曾为救他,捅伤自己,他都记得。

神仙般逍遥的日子就此结束。他们一同离开澳门,返回香港。在返回香港的游轮上,JOJO抱着阿华外公所赠的枕头,靠在阿华的肩膀上,睡意香甜。只是一转眼,一踏入香港的土地,阿华便立即被警察抓住。温柔娴静的JOJO一反常态,如”泼妇“般不顾一切地打人,她心爱的枕头被扯碎,棉絮尽数掉落,她倒在地上,抱着残缺的枕头,哭至肝肠寸断,所谓生离死别。她亦知道,此次分别,再难有重逢之会。


阿华这边因老大已死,喇叭欲与七哥夺老大之位,喇叭已设下“鸿门宴”,只等七哥来。谁都知道此番赴会,异常凶险,然而他们别无选择。阿华对七哥言:“七哥,我只要跟你一天,就会跟你一辈子。”而JOJO为护阿华,不让母亲告他,不得不妥协决定跟随母亲去加拿大念书。临走前的最后一夜,JOJO恳求母亲让她去与他告别。她去阿华的住处寻他,阿华却与友人在别处饮酒。闲来无事的JOJO便替阿华打扫的房间,将房间整理至整洁如新,买好各种食物放入冰箱,煮好香浓的食物等候阿华归来。仿佛她是他的妻,做这些事再平常不过。可回至家中的阿华却不领情地将房间中所有整齐之物全数破坏摔碎,他思绪紊乱,几近崩溃。他已心知,自己是将死之人,他不愿JOJO为他这个“烂人”做这么多,不值得。于是大发脾气,宣泄心中苦楚,只恨何以走至如此地步,他本可与JOJO长相厮守的。

JOJO只是默默承受这一切,无声流泪,一言不发地重新整理被阿华弄得“支离破碎”的家。她照顾好醉酒的他,重新整理好房间,替他煮好汤,在纸上写下“我要到加拿大,保重。”与“爱你无悔”四个字。是呀,爱你无悔。“阿华你该知道的,我爱你,永不后悔。”

醒后的阿华随七哥去与喇叭赴会,喇叭心狠手辣地直接用刀子捅向七哥。局面瞬间大乱,他们在酒楼中厮杀,阿华被喇叭用煤气罐致头部重创,鲜血汩汩而流。战况混乱不堪,七哥为救阿华被乱刀砍死。阿华被友人救走,逃过一劫。但他受伤不轻,脸上满是肿胀淤血,以及如何也止不住的鼻血。

JOJO这晚便收拾行囊,前往加拿大。阿华自知命不久矣,在他临死之前倘若还有何心愿未完成,便是娶JOJO为妻了。阿华幡然醒悟,不顾一切地去她家找她。JOJO见鼻青脸肿的阿华依旧是隐忍不言,只是心疼流泪。他们私奔了,不顾一切地私奔了。JOJO坐在摩托车上紧抱阿华,满脸幸福。原来阿华是要带她去婚纱店,他举起垃圾桶重重地砸向婚纱店的玻璃窗,取出一套白色婚纱与西装,他们穿上,仿佛一对新人。这夜,他们成婚了。她将永远是他的妻,死而无憾。

阿华这一生最重情与义,是以他先寻JOJO,与之成婚,不辜负她的一片情深。而后便是去寻喇叭,为七哥报仇。又是一场混战,喇叭终于死了,只是阿华亦倒在血泊之中。他脑中最后浮现的一幕定是JOJO宁静的脸庞,“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影片至最后,响起了《追梦人》的曲子,另一边是JOJO穿着婚纱,那样孤独而无助的赤脚在马路上奔跑。而观众已泪流满面。其实想来JOJO便是那痴心的“追梦人”,阿华一次次地离她而去,她便一次次地去追寻他的足迹。她一生都在追寻她的梦中人,但谁也不知道。

文/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