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托尔金》——浮光掠影的作家传记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8-15 点击次数:91  

Ardarion



《托尔金》讲述了约翰·罗纳德·鲁埃尔·托尔金(1892-1973)的故事——准确地说,其前半生的故事。托尔金是英国牛津大学的一位学者,他之所以为外界所熟知,是由于他写作的《霍比特人》、《魔戒》等作品对现代流行文化影响深远。而我们之所以会看到这部传记电影《托尔金》,主要是因为根据《魔戒》和《霍比特人》所改编的电影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其中《魔戒》成绩斐然,《霍比特人》也是前几年的热门大片。


实际上,抛开传记,托尔金的生平在不少相关纪录片中都有描述。但《托尔金》是故事片,剧组请来了两个年轻漂亮的演员,尼古拉斯·霍尔特和莉莉·柯林斯,分别饰演托尔金和他的妻子。


有不少人认为,托尔金前半生的故事确实富有戏剧性,但他成为牛津大学教授之后的日子则没有多少故事可讲。本片编剧和导演很有可能也持这样的观点,因此故事只讲到托尔金从一战战场上回国为止。



电影梗概

电影开始于战壕,此时年轻的托尔金在战壕里寻找他的朋友,一位忠诚的下属跟随着他。电影通过不断倒叙讲述他以前的人生经历。第一段讲到,他本来在乡间与弟弟欢快地玩耍,但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他们不得不搬家,母亲在教会的帮助下,将他们带到伯明翰生活。母亲在家里给托尔金和弟弟讲古代神话故事,这在电影中被暗示为重要的托尔金的灵感之一。第二段讲到,母亲病逝后,他们被弗朗西斯神父收养,并在爱德华国王学校学习。托尔金显露了语言才华,也结识了后来对他影响颇深的几位好友,他们组成了T.C.B.S(然而后来的战争会使这个小团体分崩离析)。接着是托尔金与伊迪丝·布拉特的相遇,以及他没有通过牛津大学入学考试,被迫离开伊迪丝的经过。其中有一段情节,说的是伊迪丝想去听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而不得的事情,显然也是在暗示这是托尔金的灵感之一。电影继续讲到,托尔金第二年进入牛津大学,并得到了牛津大学约瑟夫·莱特教授的赏识和指点,他二十一岁时也与伊迪丝重聚,但不久他就奔赴前线了。影片的结尾,就是描写托尔金似乎在战壕中产生了幻觉,后因战壕热被遣送回国,几年后他成为了牛津大学的一名教授,开始写作《霍比特人》。字幕出现,说托尔金后来创作出了最伟大的奇幻作品如此云云。全片结束。


整部电影的视觉效果——就传记片而言——比较华丽。影片拍摄和制作了不少优美的镜头,以展现20世纪初英国的风貌,还试图复原一部分索姆河战役的情景。战场上有一些托尔金的主观镜头,暗示了这场战争也是托尔金的重要灵感。


一般传记电影都会按照时间顺序来叙事,本片采用大段大段的倒叙,取得的效果却非常不明显。托尔金在战壕里的情节很薄弱,缺乏吸引力,这时候倒叙若能采取很巧妙的过渡方式,例如物品、景象的呼应,尚可提升观感,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些倒叙实际上就是全面回忆他的青春岁月,如果紧扣他对友情的回忆,才更加符合当下他要寻找朋友的情节。但问题就在于,电影想要描写的不仅仅是友情,其野心延伸到了要叙述影响托尔金的一切事情,但这些事情又怎样才能合理地安排进这样一部不到两小时的电影呢?编剧要给托尔金的母亲安排戏份,给神父安排戏份,给伊迪丝安排戏份,给他的三个好友安排戏份,好在编剧打算只讲到托尔金当上教授为止,否则还要为C.S.刘易斯安排戏份,说不定还要加入出版商。《托尔金》一片最大的问题在于叙事毫无重点。《美丽心灵》的故事着重描写纳什如何与精神疾病对抗,而他的妻子为他提供了精神支柱,这也是故事最动人的地方。我们不难想到,很多人看《托尔金》是为了看到他的人生与作品的联系。也就是说,托尔金的灵感来源和创作历程可能是编剧的最佳选择。这样的故事若是落在优秀的编剧手里,很有可能会帮助人们更好理解、鉴赏《魔戒》《霍比特人》等作品(以及电影)。




可是,《托尔金》也不是合格的流水账。影片在情节上有很多交代不清的事情。第一个这样的问题就是他母亲的离世。影片没有描写母亲身体上的任何变化,忽然就死去了。实际上,托尔金的母亲是在他12岁时因患糖尿病陷入昏迷数天后去世的,但影片的处理方式来得突然,显得无缘无故。接下来,托尔金成为孤儿,至于为什么他没有亲人可以投靠,影片也没有好好交代。弗兰西斯·摩根神父成为了托尔金以及弟弟的监护人,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缺乏基本的描写,弟弟甚至基本上被遗忘,直到影片结尾才再度出现。影片似乎把重点放在了爱情上,但伊迪丝和托尔金的分离和重聚也没有细致描写,就连他们结婚都没告诉观众。


如果你把托尔金当成作家来讲,就必然要讲他的创作。托尔金的灵感起源,根据电影,先是母亲讲的神话故事(实际上不仅如此),然后是他的语言天赋和能力(但未深入),接着还有《尼伯龙根的指环》的影响(除此之外没提及其他作品),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似乎是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受到的刺激。这一部分剧情对不了解托尔金的人来说,看不出任何的错误,但偏偏与了解托尔金的观众过不去。不知为何,既然片中出现了那么多普通观众听不懂的语言,却没有那句极其重要的“Eala Earendel engla beorhtast”。而当托尔金说出Middle Earth的时候,显得这个词完全是他生造的,与英国文学传统无关。到了片尾,托尔金用了Fellowship这个词,实际上是在呼应《魔戒》,然而这本书还要等到《霍比特人》大获成功之后才会开始构思,呼应得太过遥远。最后我们看到托尔金正在写书,才刚开始《霍比特人》的第一句话,但是该情景与托尔金的回忆不符。托尔金生前说过,那时候他正在批改试卷,没想到碰到一张白卷,遂灵感突发,在卷子上写下了In a hole in a ground there lived a Hobbit这句话,然后他便开始思考什么是Hobbit,才有了后来的作品。有趣的是,电影确实也说到,托尔金对语言和名字有特殊的感受,托尔金与女友的聊天就体现了这一点,但是当他真正开始写作的时候,这样强烈的个性细节反而变得不重要了。



还有一点很令人困惑:为什么片尾的字幕不提及托尔金的《魔戒》和其他成就呢?为什么非要让观众通过阅读屏幕上的字幕来了解呢?


故事没有重点、细节缺失、对人物性格刻画不够有力、对主角的创作动力、历程、灵感、思想等话题没有深入考究,使得《托尔金》无法让观众理解托尔金的独特魅力。《托尔金》作为作家传记没有抓住人物的精髓,高要求是无法达到了,只能作为普通的、消磨时间的电影勉强达到及格线。


这样的结果其实不难预料,毕竟电影只打算拍摄了托尔金年轻时候的事情——这样至少还可以用得上漂亮的演员。最后,要拍好传记片的确不容易,但糟蹋好素材不值得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