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50年前,一群记者亲手把他推进了海里《怜悯》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8-15 点击次数:90  



1968年12月6日,唐纳德参加了金球杯环球帆船赛。


1969年7月10日,警方在海上发现了唐纳德的船,人却不在船上。通过查看航海日志,他们发现了他的假装参赛计划,以及随后出现的精神紊乱,推断克劳赫斯特死于跳海。


他的航海笔记上记录着愈来愈混乱的词句,他潦草的写了约25000词的虚假航海日志、诗歌、哲学及思想,这都是他在最终疯狂并跳海自杀前写的。


该事件被改编成了电影《怜悯》,由奥斯卡影帝科林·费尔斯扮演唐纳德,尽可能的还原唐纳德生前的经历。


1968年,唐纳德报名参加了金球杯发起的环球帆船赛,尽管他是电子公司的老板,但他并不富裕。


因此,他求助商人贝斯特资助他打造一艘三体帆船。


贝斯特同意资助唐纳德,但如果唐纳德输掉了比赛,他需要把房产和公司赔给贝斯特。


当然,和历史事实一样,唐纳德在航行的过程中开始编造自己的航行经历,并且最终选择了自杀。


他自杀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舆论的压力,二是自身的能力有限无法支撑梦想。


1968年10月,唐纳德的船还没有准备好,包括他的下属也希望能多一些时间把事情处理好。



但当唐纳德向贝斯特提出他想再多花一些时间做准备,等明天春天万事俱备了再出发时,却遭到了贝斯特的拒绝。


贝斯特拒绝给唐纳德做出充分的准备的时间,而是让他盲目自信:拾起你的梦想驶向大海,毕竟,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唐纳德出航后有一天向贝斯特诉苦,而贝斯特作出的回应是:你打电话就是来跟我说你要撤退的吗?要不要我把你的决定告诉你家人?你要往回走吗?


唐纳德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始终放不下面子返回,而是选择了继续前进。


唐纳德对自己说:如果我回头,我会面临身败名裂。失去公司,还有房子。那样的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他没法继续,也不能回头,最终决定谎报航行日程,他日复一日的提交假的报告,星期六说他航行了277公里,星期天说他航行了175公里,星期一说他航行了233公里……通过这种方式假装自己的航行过程很顺利。


而他的媒体发言人霍尔沃斯也大肆宣传,报纸上全是唐纳德的报道,使得唐纳德的事迹人尽皆知。


而霍尔沃斯甚至比唐纳德还夸张,唐纳德都还没编造出自己今天航行到哪儿了,霍尔沃斯就在电台说道:他上周五绕过好望角,现在他应该在同大西洋的咆哮西风带斗争,一边一路驶向澳大利亚,他是目前来说比赛中最快的水手。


唐纳德迫不得已关掉了无线电,也不打电话回家,霍尔沃斯仍然大写特写,编造一篇又一篇的新闻,一会儿说唐纳德在印度洋遇到了麻烦,一会儿说他担心在最凶险的航段和爱人失去联系。


霍尔沃斯不停在媒体上编造唐纳德的报道,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约翰也推波助澜,抓住机会蹭热点,派人用他的春秋笔法写着一篇又一篇的类似UC震惊部的文章,这要是放在现在肯定阅读量10万+。


约翰不仅派人“写得悲伤点,就像我们暂时要和他失联了一样”,而且眼看联系不上唐纳德了,他还甚至去采访唐纳德的妻子克莱尔,从克莱尔的身上做文章。


约翰派人采访克莱尔是如何认识唐纳德的、克莱尔担不担心唐纳德、孩子们对于父亲正处于焦点中心的感觉如何……他们只在乎报纸的销量,根本不是真正关心唐纳德及其家人。


当唐纳德还漂在海上的时候,霍尔沃斯就开始和贝斯特开香槟庆祝:我们敬唐纳德一杯,庆祝他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快的环球航海家。



这群媒体人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反而做得越来越过火,甚至将唐纳德写上了星期日泰晤士报封面头条,说“唐纳德的名字已被世人铭记”“太了不起了”“这是一个关于勇气、自律和对自身能力坚定不移的信念的故事”……


在他们的大肆鼓吹下,不断有媒体对唐纳德的事迹争相报道,英国广播公司和独立电视台要派直升机过来,霍尔沃斯还安排了新闻发布会,人们甚至在码头挂起了“唐纳德欢迎回家”的横幅。


事实上,唐纳德的航行日志都是他自己编造的,他根本没有航行多远,完全可以选择回家。但如今媒体把他的事迹吹上了天,他不敢回家,否则他将面临全国人的指责和呵斥,他将终生抬不起头,所以选择了跳海轻生。


唐纳德跳海自杀后,他的帆船漂回了英国,也可以侧面反映他和英国离得并不远,虽然无法完成比赛,但完全有回家的能力。


唐纳德原本可以将航行日志扔进海里,让人们误以为他在差点就成功环游世界的时候不幸遇难,但他没有,取而代之的是把航海日志留在了船上,作为一种承认错误和乞求原谅的方式。



唐纳德还是过于天真了,他留下的航海日志不仅没有让人们原谅他,反而成为了记者们的武器。


霍尔沃斯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反而恶意揣测唐纳德根本就没打算赢,没有想过要为此负责。


一群记者冲到唐纳德家里,不顾克莱尔刚刚经历丧夫之痛,就开始争相采访。


他们不在乎唐纳德及其家人的感受,他们只是来拍照、来写故事。


上周他们宣传希望,把唐纳德吹上了天;而当唐纳德落水了,他们却又反过来大肆批评,义正言辞的讨伐唐纳德。


就像克莱尔说的:就算他真的跳海了,也是被人推下去的。你们每个人的脏手都在他背上推了一把,每个摄影师、赞助商、记者、在报刊亭驻留的可怜虫都在以谈论别人的过错为乐。



当然,唐纳德没能完成环球航行,也源于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低估了环球的难度。


首先是他没有一艘能够完成这次航行的船,其次是他都没去过比法尔茅斯更远的地方。


最为重要的是,唐纳德并不是一个水手,从来没有过驾驶帆船的经历,而和唐纳德一同参赛的选手的开船经验都非常丰富,有的穿过了南冰洋,有的穿过了大西洋,有的在战争中指挥过潜艇。


即便是这群经验丰富的水手,最终也只有一人成功完成了环球航行,更何况是唐纳德这样完全没有经验的人呢?


在绝大多数电影中,都是主角处处不被待见,人人都说他不行,然而他忍辱负重、坚持不懈,最终取得了胜利。


《怜悯》则是反其道而行之,探讨了盲目自信的危害。


自卑固然是不对的,但自负同样是不对的。如果过度的高估了自己,夸下了海口,被打脸的时候就会无脸见人,甚至如同唐纳德那样,连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不要自负、要看清自己的真实水平,是我们能够从唐纳德的身上学习到的东西。但是唐纳德毕竟是一名受害者,他的悲剧归根结底罪魁祸首还是媒体,他们的责任要占到70%以上。


尽管唐纳德没能完成环球航行,但他回家的能力还是有的,可是媒体的大肆鼓吹使他不敢回家,不敢面对全国人的指手画脚、落井下石,最终才选择了一死了之。


当唐纳德遇难后,去分析他失败的原因未免过于冷血无情;而这群媒体也的确惨无人道,当初吹捧唐纳德的是他们,事后批评唐纳德的也是他们,毫无良知和底线。


只有那个唯一成功完成环球航行的水手,罗宾·诺克斯·约翰逊,没有对唐纳德指指点点,而是做了一件真正能够帮助到唐纳德家人的事情:把通过比赛获得的5000英镑捐给了唐纳德的妻子和孩子,这笔钱在当时相当于2005年的58100英镑。


罗宾才是真正善良、正直、高尚的人,真正心存怜悯之心的人。


事实证明,每当发生一件热门事件之后,争相报道的人不见得心地善良,他可能只是蹭热点、博眼球;而真正出一分钱,或者出一分力,能实际对当事人产生帮助的人,才是光明磊落、品格高尚的人。


正如克莱尔对记者们说的:你们上周宣扬希望,现在大肆批评,下周又换一个新鲜话题。但是明天以及今后的每一天,我的孩子都依然需要他们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