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恶的保护色《热泪伤痕》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08-19 点击次数:73  



同其他的根据斯蒂芬金的小说改编的电影相比,这部电影名气要小得多。没有很耀眼的获奖经历,没有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阵容,也没有引人入胜的情节。但在我看来,这部电影吸引我之处,恰恰在于它的独特和冷门之处:这是一部很关注现实电影,这是一部女性视角的电影,这是一部讲述女性遭遇的电影。在角色的塑造上,它没有流于简单的好与坏的脸谱化的刻画,而是展现出三个矛盾重重,形象丰满的女性形象。



故事梗概:

送信的邮差发现多丽丝正举着棒槌要对瘫痪多年的老寡妇薇拉行凶,于是多丽丝被以谋杀薇拉——她服侍了许多年的女人——的罪名控告。多丽丝确实有足够的动机去杀死薇拉。多年来,作为薇拉的女佣,她一直被薇拉折磨。薇拉总是刻薄又严苛的要求女佣严格按照自己的指示干活。

而当在纽约当记者的女儿沙琳娜得知母亲的近况而赶回家乡时,她不得不面对内心深处对过去往事的不堪回忆。父母关系的不和睦以及对母亲杀死父亲的怀疑,使早早就逃离家乡去纽约打拼。但在于母亲的相处中,她渐渐得知当年事情的真相:是由于怀疑父亲对她进行猥亵,母亲才忍无可忍下决心杀死了她的父亲。直到这时,她才敢面对内心里最深的不堪的一段过去:父亲确实曾对她猥亵的事实。最终,沙琳娜帮助母亲洗清薇拉一案的嫌疑,证明只是薇拉寻求自杀,请求多丽丝帮她尽快了结的事实。而对于当年杀死父亲的心结,母女互相得到了理解。


人物分析:多丽丝、沙琳娜、薇拉——三个以恶为保护色的女人

多丽丝、沙琳娜、薇拉这三个女人都曾经提过一句话,意思都差不多是:女人不坏活不下去。而这三人确实贯彻了这句话。

薇拉是其中最强势的女人。她是个有钱的女人,从来到小镇始,她就自己做自己的主宰。她要求女佣必须严格执行自己的吩咐和要求,而那些吩咐和要求苛刻至极。比如所有的餐巾必须手洗然后熨平;晾床单要用6个夹子;要让衣服吹到南风;每天要用苏打水清洗马桶……她像个女王一样指使着女佣们干活。

但她却无法像指使女佣一样把丈夫也把握在手里。当某天她再次回到小镇时,她已经是个寡妇,快乐的寡妇,准备从此定居。丈夫死于一场车祸。当时观影的笔者就在怀疑她丈夫的死因可能不是场意外,果然在后面得到证实。多丽丝向她哭诉自己辛苦攒下的三千美元都被丈夫偷偷从银行取走,怀疑丈夫对女儿行为不端。她果断而狠毒的说:意外是怨妇的良友。一个丈夫可能死于从情妇处归来的路上,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无法把握丈夫的她果断的选择了将仇恨发泄,也鼓励多丽丝果断的将丈夫了结。多么强势又可怕的作风。也是由于丈夫的不忠使她对男人心灰意冷,在电影里她再也没有和其他男人来往,而是在自己的别墅里作威作福,像个女王般强势。



但在瘫痪后,她的痛苦不言而喻,相对于身体的残疾带来的苦痛,精神上的难以继续持续强势更令她受不了。她再也不能穿丝绸睡衣,因为大小便失禁的她只能穿便于清洗的睡衣。而整日躺在床上有任何需要时只能靠多丽丝的帮助。甚至几米远处自己喜欢的小瓷猪也拿不到。她一直仰仗着女佣多丽丝的服侍才苟活着,连死都需要她的帮助。她知道自己欠多丽丝的恩情,所以将遗产都留给了多丽丝。

薇拉是个处处强势的女人,却实际上并不快乐。丈夫的不忠是最关键的原因。女人的幸福需要男性的呵护,但是当女人的不幸来自于这个她希冀能给她呵护的男人时,她的不幸是巨大的。就像薇拉那样。

薇拉由于婚姻的不幸而选择了杀夫,而多丽丝早就对与丈夫的婚姻生活失去任何的信念。对此她做了一些反抗,但更多的是忍受。而当发现丈夫对女儿可能有猥亵时,她便开始无法忍受。

相比与薇拉是以男女关系中的女性一方的角色而言,多丽丝是以一个守护自己女儿的母亲的身份存在的角色。她的婚姻生活早已死掉了。之所以选择与丈夫凑合这下去,她是为了女儿。所以,当发现女儿被丈夫猥亵的痕迹时,她非常的震惊和愤慨。她立刻去银行取多年来不动声色攒下的三千美元,准备带女儿立刻离开丈夫的魔爪。也是因为丈夫绝了自己离开的后路,她才忍无可忍,接受薇拉的建议,决定杀掉丈夫这个恶棍。

尽管看上去强壮,也曾经在与丈夫的对抗中有过强势的反击,但多丽丝的形象还是软弱的。被丈夫一棍子打在腰部时,她毫无抵抗能力,当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反抗丈夫时,却因为女儿的原因她自己选择了尽快结束这次冲突。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破坏家庭的完整。

而女儿的离去让她心灰意冷。在被指控杀死薇拉后甚至不肯主动请律师,而是不断的激怒老警官。她何曾断绝对女儿的思念。她对剪报的重视程度就可以知道她多么在乎女儿的幸福。在与女儿的相处上,她并不是个温柔的母亲。她对女儿的爱没有表现的很多看得见的地方,而是一心培养女儿成为一个能自立的人,不必依靠男人。所以她那么重视女儿的教育。

多丽丝的角色是一个身为母亲的女性,为了守护自己的女儿而杀了丈夫。但她的不幸也是显而易见的。女儿最大的幸福是家庭的和睦,父严母慈,但她没办法让女儿得到这样的幸福。甚至最后因为杀夫而使母女之间关系出现裂痕,女儿离她而去。



女儿沙琳娜也是个处处寻求强势的女人。长大后的她一心离开家乡,逃避母亲,多年后才回来。回来时母亲甚至第一眼不认得她,母女关系非常的紧张。她在纽约的报社并不如意,她在事业上是以强势的态度去面对的,积极的抢着去报道写新闻,但是屡屡遭到主管的制止。在男女关系上她与主管之间的处于下风,对男友的不信任使她无法真的把握到自己的幸福。

而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她受害者的地位。小时候的遭遇是她一直不敢去面对的一段伤痛经历。父母不和睦,母亲没有给于足够多的看得见的关怀,而父亲对她的猥亵是她最深的痛楚。直到知晓母亲杀父亲的原因,她才解开对母亲的心结,才渐渐放开自己当年在船上的那段遭遇。

沙琳娜也没能得到自己的幸福。无论是男女关系,还是事业,还是与母亲与父亲的关系。直到最后她才敢面对当年的经历,不再一味责怪母亲,母女关系有所修复。但有理由认为,童年遭遇对她的影响,就像她嗜服的药物一样,不是轻易能够戒除的。

我们发现,三位女性她们在各自的生活中都需要依靠男性才能得到各自的幸福,无论是以丈夫为角色的男性,还是以上司为角色的男性,还是以父亲为角色的男性。但当不幸来自于这些对她们至关重要的男性时,她们无可选择,无论是选择忍受还是反抗,她们依然无法得到幸福。即使她们声称恶是女人的保护色,但恶确实保护了她们吗?显然没有。


关键场景分析:日食——太阳被遮住的时刻

这部电影中令人印象最深的一幕无疑是多丽丝在日食时杀丈夫的那个场景。

得手后的多丽丝脸上展现的是劫后余生的恐惧。当背后日全食完全瞬间太阳光辉在被遮掩住的瞬间又突然从另一边露出,灿烂的光芒下,女主角的形象以露出点光明的太阳和天空云彩为背景,竟然宛如圣母般的神秘伟大。在确认丈夫已经确实死去后,她长舒一口气,脸上难得的安详。日食本身含有女性对男性的颠覆的隐喻。因为太阳象征着男性,而月亮则是女性的化身,一般下,太阳总是光芒万丈,月亮黯然失色。但在日食的瞬间,月亮遮掩了太阳的光辉。而谋杀得手恰好在日食完全的霎那,安排得非常巧妙。

但刹那的颠覆注定这杀人的手段不是长久的幸福。日食只是太阳被遮住的一霎那,在几分钟后又回复自然,恢复到阳盛阴衰的常态里。女主人公尽管有过那一瞬间的如圣母般的时刻,但马上她就陷入了警官的纠察和女儿的怀恨中。杀夫没有给她带来幸福。她继续陷入男权社会的沼泽里,继续苦苦挣扎。

其实电影里男权社会对多丽丝的不公时刻存在。在银行里,多丽丝自己坦言,如果帐户是丈夫开设的,而自己以存折挂失的名义取出钱去肯定是不会被银行信任的,而丈夫,一个名声狼籍的恶棍,却能轻易得到信任,取走妻子辛苦攒下的积蓄。而警官十多年后依然对当初丈夫的死的苦苦纠缠也是多丽丝的无奈。丈夫在世的时候,她从未因为家庭暴力得到司法的救济。可想的是,即使她寻求司法的救济也几乎不会有什么成果,对于一个将幸福绑在男人身上的女人,她的幸福是听天由命的。

但即使如女儿一般像个独立的女性一样在纽约打拼,依然没有得到幸福。影片的成功之处就在于这种女性的无奈的表现。即使百般挣扎,她们仍然无法摆脱命运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