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America put you in a box《卢斯》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11-04 点击次数:25  



卢斯在战区长大,10岁的时候被美国的养父母收养。所有的美国人都想拿卢斯作为一个例子,证明美国民主社会可以改变这个战区的孩子,让他成长并长成一个“成功”的孩子。


因此,各种社会资源和优惠都会倾斜于这个孩子,同时,社会所有的人都希望他必须成为一个完美的优秀的孩子。


但是对于卢斯来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和其他黑人或者说其他普通人一样,没有不同。整个经历就类似于一个富人家的孩子,请最好的老师,有最好的资源,被逼活在聚光灯下。类似于“思聪”,老爸给了这么多资源,还不行没道理~却忽略了他是个普通人。但是,卢斯自己并不喜欢,从他不喜欢公开演讲就能明白。


关于卢斯的女朋友,当时大家只是都喝醉了,然后玩游戏,这个可能在黑人圈子里面很正常。但是,却对卢斯的女友造成了伤害(or Not),卢斯为了自己的兄弟安慰了女友,与女友分手,不想她再被伤害(楼下的另一版本更令人信服,slut女友不在乎的和那些朋友玩,卢斯知道之后比较伤心,提出的分手)。



然而,这时候威尔森老师出现了,她看到这个情况,对孩子的作为很不满,想要鼓动女孩告发这些孩子,卢斯认为威尔森老师这种做法会让他的朋友前途尽失。这里,威尔森老师占了政治正确,即美国黑人在白人眼里就是一帮混混,都不值一提。


这时候,就出现的开头的一幕,不知道是谁的烟花放在了卢斯的柜子里。同时卢斯又写了作业认为应该要站起来反抗那些压迫的人。实际上很难说这种反抗的观点是否正确,如果说有“ISIS是恐怖分子”,那么应该消灭,政治正确,然而在所谓“恐怖分子”眼中,美国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外来者,带着自己目的来的另一个压迫者,应该站起来反抗。威尔森老师代表了美国的政治正确。即战区的孩子,怎么能有反抗的思想?可是,美国人可能杀死了卢斯的父亲,母亲,兄弟,因为他们可能就是所谓“恐怖分子”或者“反政府武装”里的一员。因为被领养的前提是卢斯失去了原生父母。


这时候,就特别能够理解,美国人,或者政治正确的人,就是想要塑造美国的美好形象,而制造了卢斯,他被逼迫的必须政治正确,放弃所有的一切仇恨,成长为所有人需要的那样。


所以,威尔森老师就开始使用她的“民主”和手段达到目的,比如侵犯卢斯的人权和隐私去搜查,不做调查就说这个烟花是卢斯的,同时影响卢斯身边最亲近的人,利用他们去向卢斯施压。这是不是像极了现在的美国政治正确的做法,没有理由的关押某些企业的人,非法手段获取所谓的证据,利用对手身边的人比如对方组织内部的独立势力进行施压等等。看似正确,其实就是play dirty。


另一方面,她也在这个过程中有意识的偏袒卢斯,让别人当卢斯的替罪羊,把卢斯的大麻弄到了德尚的身上,让一个有为的年轻人黯然堕落,这也是卢斯不乐意看到的,他想要保护他的朋友。就如同反抗压迫的思想,在卢斯角度上,也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这里卢斯明白,威尔森老师这样做,不是替卢斯着想,只是为了实现学校的要求,社会的要求,卢斯必须被美国社会改造完美,他不能让外人看来像美国“黑人的整体印象”一样堕落不堪。为此,牺牲一些其他人的人生和利益变的理所应当。



卢斯的选择很有意思,这个其实是大多人不具备的,首先他先通过交流,口头警告了威尔森,说我喜欢独立日,所谓独立日,实际上是独立战争胜利的纪念日,反对殖民统治!这就是公然的向威尔森老师宣战了。


报复的动作,片子中说的很清楚,首先,通过FB查找了威尔森老师身边的人,即她的妹妹,决定从她们下手,制造巧遇,诱发其发病,制造矛盾,再把她带到学校。后来又制造一系列事件,包括找人在老师的窗户上写字,让他女朋友欺骗老师,让老师觉得胜券在握,但后来却变成老师被众叛亲离,卢斯利用的自己养父母想要的正确(学校会议中需要保护自己的多年“成果”,回家调查后,养母知道是卢斯放了烟花之后,还强迫养父站队,已经不问事实,只问站队了),校长想要的政治正确(了解事情大概,就不要继续追查事实了,默认卢斯正确),和社会想要的政治正确(校长向老师说,学校也保不了你了,谁让你挑战我们的政治正确呢)。卢斯赢的很彻底,他太了解这一套了。最后,卢斯面对养母,说出了,我就是善于伪装,早知道你把烟花放这里了,面对老师,也承认了就是他干的,最后和威尔森对话的那个场景里的那句that‘s different就是承认了。


威尔森老师也说了,你以为我们这样的对你是我们想的吗,这个学校的压力,社会的压力,对每个人都有影响。整个国家的政治正确就是,黑人是混混,美国制度优越,一个战区孩子来美国就能成功变好,这不是你我可以改变的,你虽然可以斗倒我,可是依然需要屈服于政治正确。


最后一幕,也是最悲剧的一幕,主角卢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说他可以成为他想成为的人,忘记自己的名字,投入一个陌生人的怀抱,假意失去自我,面带微笑,不会再像练习演讲时一般因为回想起自己的原生家庭而哭泣,告诉大家美国就是好,就是可以让我成功。然而内心的他,是跑步的那个,带着仇恨带着愤怒,拼命努力,拼命前行!这才是真正的卢斯,他不是那个美国之光的代表,他只是一个来自战区的普通孩子,努力的保护着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