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生之芳华——《新不了情》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11-07 点击次数:23  

94年《新不了情》上映的时候,抱走了当年香港金像奖的大多奖项,并且取得了三千万傲人的票房成绩,在香港电影市场正值武侠片当道时,作为文艺片《新不了情》,遭遇了一个十分艰难的开始。偶像演员出身的小宝,抱着剧本奔走了三年,最后却还是只能自己出资,才最终拍成了此片。难得的却是,拥有着殷实家境及影帝哥哥们的小宝,却能把社会低层人们的生活刻画得细腻深刻,把自古便困扰所有哲学家的人生与死亡的思索,展现得淋漓尽致。
       《新不了情》其实是俗套的故事,清高孤傲的音乐家杰,不堪于世俗的人间,无法取得与其才华相称的业绩,因与女友tracy关于名利的看法与做法不同而分手。落魄的音乐家遇到了亦很有才华但在街上卖唱卖笑的敏一家,天真善良而乐观坚强的敏带着杰走进接受生活的路上,却由于其故有的病症过世了。
       小宝以杰掩面蹲下为最后镜头结束电影,没有哭泣,没有眼泪,敏看着杰的最后一眼仿佛点燃出窍的灵魂般,空洞的眼神,却仿佛整个电影的印记般,烙印。敏是有着清澈眼神的纯洁的姑娘,会每天微笑着到公园里喂流浪狗,可以肆无忌惮的大笑,却在擦了口红穿了裙子和男友约会时脸红害羞。这样干净美好得如同每一缕温暖阳光的姑娘,却是位8岁时便成为骨癌患者而奇迹的生活到20岁的姑娘;却是拥有可以与当红歌星相媲美的实力,但只能在喧闹街边卖唱陪笑的姑娘;却是倾尽自己所有温度来温暖所爱之人,而采用最轻描淡写姿态的姑娘。这样的姑娘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人心疼得肺腑。即使她在病发时仿佛丢失了所有的乐观自信与坚强,她依然成为小宝电影里最耀眼的精神支柱,而小宝在电影最后为她打出的那句“如果人生最坏只是死亡,生活中怎会有面对不了困难”,则成了敏一生的精髓。
       是的,人本是生于虚无,也最终将归于虚无,海德格尔把人存在的方式分为非真正的存在与真正的存在。那么小宝,拍了多年浅薄武侠片的小宝,便是作为非真正存在的人而生活了很久了吧。而关于他的梦想,作个真正存在的人,以及他自己的精神化身,便都被存放在《新不了情》了。
       杰,与小宝有着同样精神追求的落魄艺人,满身的才华,自视甚高,不愿融入流俗的艺术而被排斥挤兑,追求着真正艺术的存在。但,作为杰,或许是过于注重了虚无的追求,对于真实存在于身边的美好反而视而不见。凌晨集市的琳琅满目,自己的天赋才华,前女友的关怀,都被忽略置弃。而杰对敏的感情,在我看来,亦只是怀着对知己的感激吧。敏的出现,只是对杰的救赎,把杰从失意的爱情里拉了出来,给以他精神上的鼓励,带领他经历心理成长的过程路线,而杰,仅能做到的,便是跟随着敏的脚步,在敏倒下时陪伴而已。我,始终是对杰爱不起来的,对生活上,他一直游离于现实和理想之间,不妥协却也不坚决,到了最后,只是颓废于现实;对爱情,也无法从一而终或是全情投入。这样的人,活得太不清楚了。
       但除了杰,电影里的其余人物就如强力磁场般,将人心收服得体贴。如今在街头伴奏维生,其实身怀绝技、十八般中西乐器样样都会的老人,敏的舅父,乐观而向上的生活着并相信自己卓越的才华;街头出卖歌艺与色相的伶人,其实有唱大戏正旦的本领的玲,为了理想而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着牺牲着;如今流落街头卖艺的艺人,其实过去是个半红不紫的歌星的敏的母亲,在敏再次生病时毅然补起了敏的空缺,坚强的支撑起了一家人,而这样的一位母亲,即使在女儿病危时,没有掉泪没有软弱,是怎样的一种坚强和泰然的境界啊。
       那么即使悲观如把人生立足于虚无的海德格尔,也是必需承认这样一份对人生的超脱是非凡的吧,也必是要对这样的生命产生敬畏的吧。而这样的生命即使重归于虚无之后,也会对活着的人们,不管是否他认为的真正存在的人们,必也会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而不是又重归于虚无。
       作为导演和编剧的小宝,也是惊为天人的,作为一名有着殷厚家底的演员,却把处于社会里不同阶层的人物形象刻画得如此细腻而深刻,把不同人物精神世界表现得鲜明饱满。在这个不到两个小时的片子里,已可见他对生活的观察之细致,思考之深刻。他同时也把他对人生的思考融入其中,引导性的表达出来,作为影片观看者的我们,在中随之沉浮,并吸取他思想的精髓。
      《新不了情》,余音绕梁的影片,不只影片的人物、思想、精神,还有音乐。幽婉哀怨、铿锵高扬、清晰动人、婉转动听,都不足以形容。为纪念之,且用一段敏的母亲在电影结束时所唱的词作为文章的结尾吧。
 此际剩下我孤孤单单悲悲切切
 只等待恶梦快醒露曙光
 渡过患难再共同觅理想
 往后的岁月
 苦痛要做人,欢笑也做人
 一生总是有恨有喜
 欢欣悲伤,有聚有分
 春风秋霜,我必须接受
 莫灰心永向前途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