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电影《影子大地》:是做魔法师,还是做领受魔法的孩子?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11-27 点击次数:29  


鲁益师是牛津大学著名学者,神学家、文学评论家和作家,对于中古及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文学尤有研究。而鲜为人知的是,鲁益师不但在学界驰名,同时他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在教会也早已声名鹊起,他的著作的汉译本也早已在港台教会出版。因为他的诸多的关于基督教信仰的著作有着持久和广泛的影响力,教会视其为当代基督教信仰的杰出护教士。

     电影《影子大地》就是拍摄这位基督教护教大师的真实故事,虽然这部影片早在1994年已经摄制完成投入放映,但是对于大陆观众而言,或许当时因为对鲁益师的陌生,少有人能留意这部影片。笔者无意间在一家基督教影视网站上面看到这部影片,也可以随着影片电光倒影也可以来了解这位大师,在阅读鲁益师著作的同时,电影《影子大地》给人们讲述了这位基督教护教大师的一段感情传奇。

     鲁益师1898年11月29日出生于北爱尔兰,父亲是律师,母亲为教会牧师的女儿。据说,他在两岁时就可以开口说话,在幼童时即显示其卓越的才智。他在牛津大学受教,后曾在部队服役,并被授以中尉军衔。部队退役后,又回到牛津大学求学,并留校任教,担任牛津大学教授。在他的学术生涯中,集三种职业为一身,他即是一位杰出的文学作家,写出以《纳尼亚传奇》为代表的优秀的文学作品;同时鲁益师也是一家哲学论坛的主持人,在哲学界有着自己的发言席和发言地位;另外,如前所述,他更是一位杰出的基督教神学家,是教会信仰二十世纪的护教士。

     不过,鲁益师的信仰历程曲折,颇具传奇色彩。在他8岁时,母亲患病,鲁益师开始不断为母亲祷告,但是2个月后母亲最终亡故,自此,鲁益师开始对上帝存疑——这点,在影片中也有提及。但是在他16岁时为了取悦父亲,鲁益师还是走进教会,接受坚信礼开始领取圣餐。到了他的青年时期,他变成一个不可知论者,“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神话,是人自己的发明”。直至他在牛津大学任教时,他受两位基督徒同事柯格希尔教授和托尔金教授的影响,最终在31岁时,才悔改归主。据一些资料可以了解鲁益师归主的心路历程,他自称自己是“整个英国里最令人沮丧和最不愿意的一个归信”,甚至是 “史上最反基、最不情愿信主的人”。

     在鲁益师信主后,他即常常在自己的课堂上和著作中为主“辨明福音”,《影子大地》中,常常可见鲁益师在和他的学生谈及信仰谈及“爱”的情节,他的诸多回应人们对于基督信仰的问诘的著作也说明了这一点。在影片中,他更是常常要到教会中对会众讲道,而他讲道的主题是“苦难是神化妆的祝福”、“苦难是神让我们长大”。我们看到鲁益师的宣讲是成功的,他的这种“神义论”常常可以成功说服听他讲道的会众,以至于在影片中,当鲁益师讲道结束后,深受感动的会众会打断鲁益师和乔伊的会面。另外,在影片中多处的回荡在牛津大学的教会圣诗献唱的画面中也显得更是贴切,让人可以和电影中的主人公鲁益师一起随时进入这敬虔的所在。

     鲁益师对苦难的宣讲虽然是成功的,但是魔法师终于要书写他的传奇了,而传奇的着笔即是鲁益师所乐于宣讲的“苦难”。一直持守单身的鲁益师和美国笔友犹太裔女诗人乔伊在牛津谋面,乔伊典型的美国作风让鲁益师这位身体内流淌着盎格鲁撒克逊高贵的蓝色血液的英国绅士刮目相看。随着交往的深入,鲁益师对乔伊也越来越有好感。1956年,时年58岁的鲁益师“技术性”地和离异后的乔伊结婚,以便帮助这位美国女诗人乔伊和她的儿子更加方便的居住在英国,而此时的乔伊年40岁。

     有情人已成眷属,新郎新妇成为一体,但是魔法师的传奇并没有到此为止。两人“伪结婚”后不久,乔伊即被发现身患绝症,行将就木,已经时日无多。在乔伊的病榻之侧,鲁益师才真正体会他曾经对自己的学士所宣讲的“爱”,因而在病榻上由牧师证婚,两人在上帝面前立此婚姻之约,鲁益师和乔伊正式结婚。婚后,鲁益师虔诚的为自己的妻子向主祷告,祈求主怜悯医治,但是乔伊还是在1963年12月22日因病不治而终。影片中,鲁益师在他的牛津大学同事面前情难自禁,失声责问——当有人试图安稳这位伤痛的老者,告诉他“神仍然在爱着我们”时,鲁益师却在哭诉“若是失去要如此痛苦,为何要爱”,他在质问“这苦难到底是为了什么?!”

     影片的最后,鲁益师和乔伊的儿子漫步在英伦的绿地。这位当代文学大师、哲学家、学者、基督教护教大师,是否已经领会自己的宣讲:“苦难是神化妆的祝福”、“苦难是神让我们长大”。当年,他与诗人乔伊第一次谋面时,两人谈起鲁益师的畅销著作《纳尼亚传奇》,乔伊曾戏言问鲁益师“是做魔法师,还是做领受魔法的孩子?”时间虽然无法定格,上帝的恩典仍然同在!这位擅长撰写传奇故事给别人看的文学大师,却在用他自己的这段温情凄美的爱情故事,成为他人生传奇。而对于他对上帝的信仰,他用自己的受苦作出诠释,“痛苦是快乐的一部分”,正如在电影最后的镜头中,鲁益师所说的:“我没有答案,只有经历”。

作者:亚洲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