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竖屏剧为何悄无声息了,暴露出行业哪些问题?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11-30 点击次数:17  


2019年即将过去,在剧集市场掀起热潮的既有台播剧《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也有网剧《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等,虽播出平台不同,但无一例外,这些剧都属于传统的横屏剧,备受业界期待的竖屏剧尚未激起丝毫水花。


被称为风口的竖屏剧兴起一年以来,褒贬不一,支持与质疑并存,纵观市场推出的竖屏剧作品,《生活》《导演对我下手了》《我的男友力姐姐》《萌宠君》等,能够引起关注并且优质的竖屏剧少之又少。


目前“竖屏剧”处境比较尴尬——它确实在短视频江湖激起了些许涟漪,但无论从内容生产、受众认可度抑或商业的角度审视,竖屏剧出现即风口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开始没了声量,这也暴露出国内竖屏剧制作运营的诸多问题。


题材单一,喜剧为主,新鲜度不高


目前市场上推出的竖屏剧来看,多以单元剧为主,每集故事基本独立,之间基本没有关联,且以喜剧为主,实际上,这与竖屏+短视频这种新形式的局限性不无关系。内容形式单一,内容质量层次不齐,剧情连续性不强,时长较短,变化空间小成为制约竖屏短剧出圈的主要因素。


观众之所以喜爱竖屏剧,并不只是因为它观看方便或是时间短,最核心的吸引力还在于内容。有创造性并且能带动情感引发共鸣,这才是观众所需要的。


时间短、单元剧的形式会吸引用户观看,但却不易留存观众,如何能像长剧集一样讲述一个故事,既有铺垫、悬念,又有连续性,还能保持在较短的时长内,是竖屏剧创作者们目前正在探索解决的一大问题。  


所以说,竖屏剧想要达到预期效果,剧情故事是关键,如何把握对用户习惯、用户时长和笑点的捕捉无不考验主创团队的创新力度。此外,由于时长的限制,也迫使竖屏剧的故事必须快速精准,不能有更多的起承转合、前期铺垫,在较短的时间内,竖屏剧更多地注重演员自身的表演,面部表情、肢体动作和音效,这对于以新人为主的演员阵容而言,压力也不小。


传统横屏视频更符合人眼观影习惯


从制作层面来看,“竖屏剧”带有明显的“基因缺陷”。一方面,传统的横屏视频更符合人眼观影习惯,有丰富的空间层次感、纵深感,可以表现复杂的人物关系,而“竖屏剧”的人物关系简单,更适合直播式、沉浸式的生活化镜头。    


另一方面,竖屏短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或许依然会是个小众市场。比如由于竖屏的画幅限制,竖屏剧每个场景的人数都不能太多,否则无法入画,因此,大场面并不太适用于竖屏剧。


面对新鲜事物,国内竖屏剧制作团队大多数都属于赶鸭子上架,如何置景,如何构图,后期制作如何锦上添花都是一个问号。竖屏剧想要成为主流,必须要对传统的电视剧制作方式和工业化流程重新解构,研究出一套新的流程。


植入受限,贴片无望,信息流和冠名道阻且长


受制于时长,长视频中频繁采用的原生广告、内容营销等广告形式在竖屏剧中难以施展拳脚。目前,竖屏剧单集时长在1至5分左右,如此短的时长,植入太多的广告容易影响用户体验,植入的太少对广告创收而言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此外,在2分钟左右的竖屏剧前面加个半分钟的贴片显然也不太可能。


信息流广告和冠名是竖屏短剧最可能有所作为的广告形式。然而,就目前的竖屏剧来看,少则2-3集,多则15-20集左右,给信息流广告位不多,需要后续源源不断的内容补充。


虽然爱奇艺《生活对我下手了》、腾讯视频的《和陌生人说话》已经有商业模式上的探索,但更多的竖屏短剧想要实现广告冠名,还需竖屏剧的质量保障,目前推出的竖屏剧制作水平参差不一,想要广告主为此付费并不容易。竖屏剧是长视频平台应对短视频冲击的破局探索。但目前来看,无论是“量”还是“质”,竖屏剧的路还有很长。


因此,在以横屏为主的影视内容中发展竖屏内容,建立一个完整的竖屏生态便显得格外重要。这种完整的竖屏生态可以是为竖屏内容开辟一个独立的栏目,也可以是打造一个纯竖界面的独立应用,在这一基础上,视频网站内容生产上的优势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


从目前各视频网站的实际情况来看,各大视频平台虽拥有自己的短视频平台,但其竖屏剧却依旧放在自己的视频网站APP上,其短视频平台上也未打造出竖屏生态之感。


竖屏广告不仅要兼顾产品信息、品牌信息与创意内容的平衡,还需要结合平台特性,让广告与用户非常自然地交流。


视频网站们也该好好想想,要怎么结合平台特性来做竖屏剧,竖屏剧更适合在什么样的平台上生存。这是视频网站们布局竖屏剧时首先得解决的问题,想通了这个,如何解决视听语言的问题,如何选择拍摄对象的问题才有实际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