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种族观2.0的全新思考和some fo'real fo'real shit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9-12-03 点击次数:17  



面对喜欢的女孩Patrice把所有警察骂为pig,菜鸟小警察Ron小心翼翼地举出了《Coffy》,《Cleopatra Jones》这两部黑人电影的例子,试图向愤怒的女孩证明,黑人警察的存在可以有效地改变现状。


Patrice根本不买他的帐:“That’s just blaxploitation fantasy”,只是肤浅可笑却毫不现实的,让黑人沾沾自喜的白日童话。


《黑色党徒》的故事,乍看上去也是个充满奇遇和好运气的Blaxploitation fantasy。然而,和那些让黑人群体嗤之以鼻的作品不同的是,《黑色党徒》改编自一段真实的人生经历。正如片头那句略显玩笑的声明所说,《黑色党徒》是"some fo'real, fo'real sh*t"。


野心勃勃的Ron Stallworth在回答了一长串白人警察应聘时绝不会遇到的问题之后,光荣上岗成为了科罗拉多泉市第一位黑人警察。为了摆脱繁琐的档案工作和个别白人同事的骚扰,Ron发挥自身优势成为了监控黑人运动的一名卧底,结识了美丽激进的黑人大学生协会主席Patrice。



当Ron识破报纸上一则3K党刊登的广告并打进第一通电话过后,他的雄心壮志终于有了进一步机会施展。聪明善谈,能讲King's English的Ron在电话里把自己塑造成了极端种族主义者,一个迫不及待对有色人种和犹太人实施行动的纯正雅利安人,轻易获得了3K党分部领导的信任。然而身为黑人的Ron不可能现身种族主义者的聚会,于是他寡言沉稳的犹太裔同事Flip担下与3K党成员们线下接触的重任。


从此一出精彩绝伦的黑白双簧上演,黑人Ron在电话里妙语连珠步步逼近3K党权力中心,白人“Ron”抗住多疑3K党成员的关关考验。《黑色党徒》颇有讽刺意味的幽默感都来源于这一系列令人无奈却又忍不住发笑的身份错位。


Ron作为黑人不得不发表针对自己种族最残暴的言论,把N word整日挂在嘴边。犹太裔的Flip作为警察却受尽连环拷问,还为了通过测试不得不说出“集中营是历史上最美妙的事件”。3K党最高层的领导,David Duke被自己最厌恶的黑人逗得团团转。无法信任警察的Patrice却和身为警察的Ron发展出浪漫关系。


《黑色党徒》的幽默还体现在对于种族主义者们的无情抹黑。3K党科罗拉多分部的一群激进分子,以舞刀弄枪还搞台测谎机的Felix为首,都是一群不成事的Rednecks,崇尚暴力却毫无头脑,幼稚得让所谓的“种族战争”像儿戏。


然而虽然《黑色党徒》里的种族对立因为喜剧元素和讽刺意味被削弱,70年代美国种族问题的真实面貌,在电影景框之外细细铺陈。这场好玩好笑的卧底冒险,是发生在一个白人警察肆意骚扰和谋杀黑人公民的国家,这里种族主义组织狂妄放肆,而极端仇恨组织的头目竟已经开始染指政界。



在这样的喜剧色彩和严肃内核下,《黑色党徒》对于种族问题的第一层反思,是关于身份(identity)。


Ron的白人替身Flip,在卧底任务之前,会刻意地藏起六芒星项链。“我从未想过我的犹太身份”。然而经历了一系列证明自己不是犹太人的可笑考验之后,Flip开始认清并接受自己的族裔,“我现在随时随地在思考我是犹太人这件事”。


Ron也经历了同样的成长。在影片开头Ron在黑人群体中是略显抽离的,他对于自身身份的意义和整个种族的生存现状的理解都不够。直到听到黑人运动家令人振奋的演讲,他才开始与自身的种族身份和解,开始尝试思考"black power"意味着什么,和有色社群面临的真实困境。


身份认知的另一层意义体现在极端种族主义者身上。和Ron通话的David Duke不知道电话线那头和自己指点江山的是一位黑人朋友。当Ron戏谑地问David如何区分白人与黑人,David认真又可笑地举了一个根本没有参考价值的例子,说黑人会把“are”发音成“areh-”。这群3K党自诩是高等人种,却分不清也说不明黑人与白人之间的不同。或者说黑人与白人之间,根本就没有那些他们所认为的不同。


《黑色党徒》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如何改变。


Ron在和Patrice的对话中,清楚地表达了他“想要从内部改变体制”的意愿。他秉持着这个想法努力调查,到最后确实收获了各方面的成功。除开大破3K党这一成就,他也获得了警局上下的认可,收获了同事的赞赏与友谊。Ron不再是警局彰显政治进步性的架空符号,而是一个有智慧有才华的独立个体。他的价值有了超越肤色的意义。


从Ron收获的掌声与拥抱中,我们可以看出Spike Lee对于Ron这种想法和做法的认同,即他认可从内部做出改变是行之有效的。


然而在影片最后,他用Patrice的不接受,标志性的滑动镜头,焚烧的十字架,和长达四分钟的2017年弗吉尼亚种族冲突事件真实片段,用力地喊出“这还不够”。Ron这样的做法,没有解决黑人群体内部的分裂和不信任,没有解决仍声势浩大的仇恨团体。更重要的是,从1970年到现今,种族冲突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仇恨的毒焰仍在将无辜之人无情卷入。



《黑色党徒》不乏轻松幽默,却仍是一份毫无妥协与让步的政治表达。


影片的第三个种族观讨论,关注媒介的力量和黑人形象的呈现(representation)。


Underrepresentation (未被充分代表) 是近年来好莱坞热议的话题。自《乱世佳人》中的黑人保姆开始,电影史上不乏黑人角色的身影,让黑人群体“未被充分代表”的言论有些站不住脚。但Spike Lee毫不留情地在影片里剪进《乱世佳人》那著名的场面调度,给出了对黑人大银幕形象问题的辛辣讽刺,嘲笑那自以为是的“善良黑奴”刻板印象。


或许在Spike Lee的论调里,这些种族和谐1.0的作品都是拍给白人看的。它们是从白人的角度出发,用站在高位的思维和态度,创造出单维度功能性的有色人种角色,带给白人观众自我感觉良好的道德满足感。


而对于另一部影史留名的《一个国家的诞生》,Spike Lee更是采用它所开创的平行剪辑,对格里菲斯完成了一次无可挑剔的嘲笑,给了白种人主导的电影史狠狠一击。愚蠢可笑的3K党们穿戴整齐,齐聚银幕前观看《一个国家的诞生》,而在同一个时空,黑人群体在控诉与反思遭受过的暴行。《黑色党徒》活用媒介的力量,让观众自行去思考一个从没被提出的问题:这改写影史的名片,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勇敢聪明的黑人小警察战胜种族主义坏蛋的故事,因为是真实事件而给人加倍鼓舞。


但与此同时,3K党的前世今生,仍活跃着的领导者David Duke,夏洛茨维尔的愤怒与暴乱,和无辜民众的流血牺牲,也因为是真实的,给人加倍的不寒而栗。


《黑色党徒》用丰富的电影元素和真诚的态度,呈现出一场兼具乐观与悲观种族讨论,和值得进一步思考的real 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