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大家都安利的「高分喜剧」,却不是用来笑的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1-14 点击次数:108  


间有三疯:天生疯;被逼疯;装疯。


看似都以癫狂回馈世界,背景成因却各有差异。


但,最后一个就比较特殊了。生不如疯,异化自我。表面滑稽,暗藏大悲。


社会该沦落至怎样的地步,才让人做出这般绝望的选择?


下面,有请“变态”亲自回答——《精神变态日记》


两个主角。一个真变态,一个假变态。


他们家庭关系相似,爱好相似,品味相似,习惯也相似...唯独阶层环境的落差,让两人个性截然不同。


先看变态一号:陆东植。


此人家里阴气森森——《沉默的羔羊》海报;各色悬疑推理小说;《杀人者的记忆法》和《达芬奇密码》等碟片;以及播着《杀人回忆》的电视机....故弄虚玄,肯定有诈。


果然,换上新身份前,他还兼具多个称号。


首先,受气包。办公室里,东植同志就是常见的那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他的任务包括但不限于替同事加班,买咖啡,向上级汇报进程等大大小小的正事杂事。关键等事情做完了,人家还未必领情。面对提出项目漏洞的东植,领导评价:“你还不如一条会看脸色的狗崽子。”言外之意,狗都比你讨喜。


再者,窝囊废。早上坐电梯,本来能占上最后一块地,结果硬生生被插队者挤了出去。晚上邻居扰民,气冲冲地想投诉。门一开,直接跪服在对方壮汉脚下。哆哆嗦嗦地假装敲错门,哪来滚哪去。


最后一个,背锅侠。当初,他提出的项目问题没被重视,引发了风险事故,结果组员和上级集体甩锅。社会舆论转瞬席卷而来。媒体问责时,陆东植被马上推了出去。公司对外承诺,解雇肇事员工以平息民怨,私下也没给予他任何补偿。


为什么不反抗?因为侥幸。


因为相信社会能把所有“不合理”自动解决的侥幸;

因为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歪”的侥幸;

因为相信他人各怀苦衷,和自己一样本性善良的侥幸...


类似的心理,我们不陌生吧。


陆东植要求明明很简单:“被理解”就行。偏偏,自私的世界无人理会他这点希望。连父亲也忍不住讥讽:“谁让你成天窝囊让人瞧不起,所以才被陷害啊。”说的和“太粗心,所以才犯错”的能力评价一样。

善良成了缺陷。谁更坏,谁就更有力量。


丢掉了工作,家人的支持和生活的信念,陆东植准备自杀。万万没想到,迎来人生大转机。


跳楼当晚,他意外捡到了一本日记。其中,详细记录了杀死七位底层人士的经过,以及杀手本人的日常生活。


它的主人,正属于变态二号:徐仁宇。挂名公司会长,坐享亿元豪宅,翩翩贵公子的实体化代表。美中不足的,是家庭情况。母亲早逝,父亲专横霸道,继母生了个心机深沉的弟弟。两兄弟职场斗权谋,家中争父爱。长期的压抑,让徐仁宇迷上了刀尖嗜血的快感,喜欢用“清理弱者“的方式释放内心。他的手下,沾染过拾荒老人,流浪汉,醉酒大叔等人的鲜血...他们死前或难以置信,或苦苦哀求,或愤怒咒骂。

无一例外,一旦徐仁宇判定对方不具社会价值,必将尾随捕杀。猎物变成尸体前,他还不忘做好信息登记和杀人理由,享受着动笔间被害人恐惧到扭曲的眼神。


9月13日晚上,徐仁宇例行盯上了蹭住在商厦洗手间和路边公厕的老汉。拖着马桶盖一顿暴击后,准备弃尸走人。岔子就出在日记上。他写的正痛快时,老汉突然睁开眼打飞本子,高声求救。日记飞啊飞...画面一转,角落慌里慌张的陆东植捡到了宝。想死不敢死的他,凑巧来到了杀手毁尸点。陆东植抱着日记逃到马路,却被警车撞个正着,当场昏迷倒地。


人是问题不大,大脑则失去了记忆。下意识,他翻开了手边的日记....


“我居然是个变态啊!”


陆东植如看小说般读着日记,同时上网查找对应的新闻报道。


种种残忍的细节和案发照片触目惊心,理智却疯狂提醒着他,这是你做的啊....


不然,两人的许多信息为何会一一对应?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陆东植通过失忆,重新以外人的角度认识了家人。有趣的是,抛却了对环境的熟悉感,曾经的“侥幸心理”也变得冷静敏锐。他一眼就能看清孰是孰非。而随着对自我身份的摇摆不定,东植也在张狂和懦弱间切换。


我是谁?


前一秒。

同事当小弟,帮他买咖啡;扰民邻居反被他指导,什么才是真正的杀人技法;遇到父亲店里闹事的流氓,他一发未伤就将全员吓走。


后一秒。

组员趁着他失忆,打算第二次集体甩锅,让他再担责任;知晓真相的调查官也瞧不起这个烂好人;上司误以为他交代了实情,大庭广众下点着鼻子泄愤辱骂。


陆东植清醒了。


聚餐ktv的洗手间里,面对醉酒上司,他头一回起了杀心。锁上出口,推过一道道厕所门,确认每一处角落的风声,最后高高拖起马桶槽盖走向猎物...


陆东植差点就杀了人。


事后警察一到,因为缺乏监控证据,自然站在了他这边。


但是,假变态由此尝到了甜头。原来撒谎,装傻,做坏人就能昂首挺胸啊。如果说,之前他还在模仿日记里“真变态”的行为,现在却有了主动的意识。前期,因为生涩和拙劣引发了不少笑料。诸如“真变态”用左手写镜面日记,假变态以为自己也会左手写字。等他歪歪扭扭地写下一连串“天书”时,还自我安慰——肯定是车祸没恢复好。以及每到紧张时刻,假变态都会自我催眠是“真变态”,并搬出悬疑电影的情节对白来临场发挥。


“装疯演变态”我们看似笑话,陆东植却把它当成一根救命稻草。换言,正常人遭受不公的社会境遇,就只能凭最极端的方法解决?


工作996,发帖404,华为251...这些最近的热词,都指向了无果的结局。“真疯子”横行肆虐的世界里,“假疯子”被逼着绝境,才决定放手一搏。尽管如此,后者在前者眼里,仍如跳梁小丑般做着滑稽的无用功。

这点,确实不太好笑。

作者:BOSS电影(来自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