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感染即死,无法治愈,这剧揭露了超级病毒的来龙去脉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2-14 点击次数:138  



9.6分的《切尔诺贝利》,一集比一集恐怖。恶魔明明好像不存在,但杀伤力却比任何怪物都凶悍。直升机穿过核爆炸上的浓烟,顷刻之间被瓦解成碎片,更不要说一具肉身,遭受严重辐射的消防员,成了会呼吸的“木乃伊”。


HBO带我们追问历史时,FOX和国家地理频道联手,拍了另一头隐形的魔鬼——《血疫》The Hot Zone(2019)故事,同样真实。


根据同名非虚构作品改编。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恐怖大师史蒂芬·金的话:《血疫》的第一章,是我这辈子读过最可怕的。




第一章,是夏尔·莫内的死去。


他因感染马尔堡病毒而死去。


这可怕的一幕,在剧版中得到还原。


神经恍惚,大汗淋漓的夏尔,预感到身体即将崩溃。


他乘机前往内罗毕医院,等到坐上飞机的空当,他的面部已满是脓包。再回到座位,便开始不停地呕吐。


呕吐物弥漫出的气味,让人感觉像是到了屠宰场。他吐出的,是一整袋黑色的液体。那浓稠的呕吐物里,其实可能有他已经液化的器官。吐出了五脏六腑,可能真不是说说而已。


马尔堡病毒简直是在他体内点燃了一颗“炸弹”。到达医院的时候,他的灵魂已死。此刻的他,更像一层皮肤包裹着的血汤。


最终,他身体上任何有孔的位置都流出了血液。


成了糊状的肝脏、肠子,一同被排泄出来。


当时为他治疗的医生是谢姆·穆索凯,夏尔喷洒出的血液,流进了他的眼睛和嘴角。十天后,谢姆·穆索凯以同样的方式死去。


而完成这种杀戮,艾滋病要花费十年。


这样恐怖的马尔堡病毒,有30%的致死率。


它的姊妹病毒埃博拉病毒,致死率则高达90%。


没错,正是在2014年一直在新闻中游荡的埃博拉病毒。


2014一年,它带走了全球6128条人命。


《血疫》的故事分两条线,展示了2014年之前的另外两次埃博拉疫情——1989年,美国人口最密集地区之一的马里兰州。


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LLD)工作的南希,收到了一块来自猴子身上的血块。


本来她以为会化验出猿猴出血热病毒(SHF),但在显微镜下,南希发觉能造成这种症状的,只会是像埃博拉病毒一类的丝状病毒。


仅仅是有了这样怀疑,她就必须转移化验地点了——BL4。


埃博拉病毒的生物危险级别,是最高的四级。必须在专门的实验室内中,才能进行观察实验。


要知道艾滋病病毒危险等级是二级。十几年前肆虐的SARS病毒危险等级是三级。


进入BL4实验室之前,还要先用胶带缠绕全身的关键连接处。


然后穿上厚厚的防护服。


看起来,就像是要进入外太空。


观察结果显示,埃博拉病毒就在眼前。


它确实出现在了马里兰州。


埃博拉病毒非常小,一滴血,就有十亿个病毒。


所以看这部剧,会感觉每个镜头里,都有数不清的魔鬼。那些平平无奇的疏漏,比如防护服破损,都能让人不敢呼吸。


好在此刻病毒的源头,并不多,主要是猴舍及在猴舍的工作人员,及时阻断似乎就可以了。


然而它想要传播真的太容易了,而且绝对会以爆炸性传播。


人和动物的体液,乃至空气,都能成为埃博拉病毒转换宿主的途径。甚至在宿主死后,感染能力依然无比强大。


南希赶到猴舍时,也发现感染而死的猴子,被简单地用垃圾袋装着。


想要转移这些带着病毒的死猴子,还要防止它们半路变成血汤,滴在马路上。


这时候,还总会冒出各种意想不到的力量。


让病毒传播链条分散开去。


猴舍的管理层会站出来,阻挠对猴舍的清理。


国家的政治势力,也有它自己的算盘。更难以掌控的,是每个切身的大活人。


感染埃博拉病毒后,会一段时间的潜伏期。


难免地,可能携带病毒的人也会进行社会交际。


感染的人数,便很可能以几何指数增加。


USAMRLLD里的两名工作人员,也暴露给了埃博拉病毒。


在意识到自己有感染的风险后,他们心里还怀揣着侥幸的念头。


一想到一旦告诉别人,会给自己招惹麻烦,更坚定了保密的决心。


所幸在怪物面前,人性总是多样的。


像南希,知道自己身上担着无数人的性命。她放下生病的老父亲,不断冒着风险去阻隔病毒的传播。


同样打动人的,还有一群孩子。南希招募他们去猎杀去患病的猴子。他们往往二十出头,大部分都没来得及建立自己的家庭。但听了南希的解释,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出。


灾难面前,永远不缺这种英雄。


所有医护人员、冲锋陷阵的人,其实都在拿命为别人争取。


而当所有的猴子被实施了安乐死。


南希也没有什么能报答他们,只是对这群孩子说:全世界都应该知道你们冒着生命危险在做这件事,但恐怕没人会知道你做了什么


不过这就是英雄存在的意义吧——


世界一次次险些经历末日,是他们保障了多数人并不知晓。


然而病毒的危险,却不会因他们的付出而彻底解除。


给猴子打过针的注射器,还是被随意地扔在空地上。


会有孩子拾起它们当玩具,这不起眼的细节,也会成为可怕的源头。


在这场和病毒的战斗中,任何人都不能有一点疏漏,这并不容易。


即便,我们生活的城市没有病毒了,病毒还是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存在着,等待着重新扑向世界。


剧集的另一条线,便来到了埃博拉病毒的原籍——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河旁。


病毒专家卡特在它首次爆发时,就来到了这里。


他的所见所闻,也告诉了我们为何疫情往往爆发在非洲。


当地有着非常落后的医疗条件,一个针头竟然可以用一两天。


于是卡特间隔几天拜访的同一所医院。


从之前护士排队给患者打针,变成了接受过注射的病人,早已横尸。


连护士也不能幸免,倒地时就像被撞倒的血瓶。


再加上当地人欠缺卫生常识,患病后依然和家人扎堆生活,几乎无人能够从疫情中幸免。


靠着非洲地区居民稀疏,人员流动少,以及当地政府军几乎是屠杀了感染的人,疫情才没有蔓延开去。


然而,今非昔比。越来越多人,在世界各处游荡。一架航班,就能将非洲偏远地区的病毒,带到人口茂密的繁华地带。


回望历史上的每次疫情,莫不如是。


2003年,全球30多个国家爆发了非典疫情。


病毒真正的源头,来自云南一处山洞中的华菊头蝠。


然后感染了病毒的果子狸,被一位广东人当成了野味。


8000多人,在那个春天患上了非典。



艾滋病毒呢,则可以追溯自非洲部落的一位男子。


后来,金沙萨公路得到铺设。


艾滋病毒就从这条路出发,夺去了至少一千万条人命。


而自1976年被发现,埃博拉疫情已经爆发了28次。


从徘徊多年的非洲,辗转跑到了欧美诸国。


迄今,人类仍然没有对埃博拉病毒感染有效的治疗手段。


它就像暗夜中的魔鬼。


每次毫无征兆地跳出来带走生命,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疑,它还会有下次,下一次。


我们的准备,是可以一次比一次更充足。


但我们最好提醒自己,把它当做大自然对人类的一种警示。


当原著作者游走在非洲大地时,感触更多的是人类对动物领域的侵占,对环境无止境的破坏。



大自然,显然不会青睐这样的人类。


所以病毒的存在,会不会是大自然自己的平衡机制?


在人类四处征服,害得无数动植物灭绝时,大自然也会反击——派出病毒这无形的魔鬼,让人类付出代价。


作者:电影派(来自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