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你好,德古拉。再见,德古拉。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2-24 点击次数:42  

《你好,德古拉》

很喜欢这部剧温情妥帖下涌动着什么的感觉。这是一个试着教我们与生活、与自己和解的故事,关乎分别,关乎梦想,关乎成长,关乎亲情与爱情,三条人物情节线看似互相独立,又在恰好的时间点糅合在一起。将这个故事归为同性似乎狭隘了一点,同性的爱情只是诸多德古拉中的一个,需要更大的勇气来面对的一个。

德古拉,是安娜妈妈写过的剧本中,一个让人们都想逃避的东西。那是“难以启齿”的秘密,是安娜喜欢女生却不得不掩饰自己;那是不知所措的下一步,是安娜妈妈面对女儿的问题假装看不见,是徐妍在现实面前怀疑对于梦想的坚持;那是木已成舟的分别,是安娜不愿意寄出去的箱子,是徐妍神神叨叨算着重逢的命运,是宥拉不得已的转学和搬家。

特别喜欢从始至终那一条医院看牙的副线,安娜妈妈按着疗程一步步看牙,就像是与安娜从一同正视问题,到打开心结尝试着相互理解;徐妍起初一直没有勇气拔掉智齿,就像是无法放下过去的那一段感情,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要继续坚持乐队的梦想,直到故事的最后,徐妍跑着来找医生,想要立马拔掉那颗智齿,她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对自己与梦想的确定;还有小男孩智亨,故事的一开始特别害怕看牙,最终学会了独自勇敢地面对,就像是为了能够留住宥拉试图改变大人们的决定。

德古拉1号,分别。关于分别,是安娜与八年女友的感情终结,是徐妍与男友的分手,是宥拉的搬家与转学。安娜不愿意面对,于是装满回忆的箱子一直放在门边;徐妍不愿意面对,于是找了道士算着重逢的日子;宥拉不愿意面对,于是她躲着智亨不再一同玩耍。在分别面前,我们似乎都会下意识地逃避,把自己锁在一个密闭空间里背对着这个事实。悲伤五阶段的第一个阶段是否定,假装看不见听不到,可是,我们总要走出那一步。安娜的那一步是妈妈替她还掉了箱子,徐妍的那一步是参加了前男友的婚礼认清了对方,宥拉的那一步是智亨起草了请愿书尝试着改变大人的决定。不论是在别人的帮助下还是自己的努力下,我们都要走出那一步去正视分别,就像医生说的那样,每个人都会有需要挺过去的机会,给我们自己这样的机会吧,然后让时间给我们最终的答案。

德古拉2号,“不一样”产生的迷茫。安娜在天台问徐妍,为什么我总觉得什么都是错的?安娜问妈妈,你会觉得我喜欢女生是给你带来的问题吗?徐妍问安娜问医生,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吗,你的职业就是你的梦想吗?我们对于自己的迷茫和不确定,似乎是与他人不一样所带来的,医生说,就像你喜欢吃什么东西,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没有什么对错,偏好罢了。学会面对自己的不一样,然后包容和接纳它,告诉自己,who cares?

德古拉3号,隔阂。安娜和妈妈最初的对手戏总是让人觉得压抑,一面妈妈假装不知道假装看不见,另一面安娜害怕妈妈知道真相后无力接受,于是母女俩小心翼翼粉饰太平。直到安娜第一次捅破这一层隔阂,对妈妈说,“我现在对我的悲剧就说两句,你猜猜看这里藏了多少个悲剧吧” ,从母女间激烈的争吵崩溃,到愿意坐下来平静地交谈,说出彼此心底的顾忌。最后的最后,妈妈送安娜去学校上班,在安娜回头叫住妈妈的那一刻,是真实的泪目啊。面对那些不敢触及的,努力接受与体谅吧,就像妈妈说的那样,有遗憾的人才会更加努力啊。

最后,关于和解。最近朋友圈有一个网易新闻推出的“人生必做的100件事情”,最后的一条是与自己和解,图标是一个抱住自己的图案。和朋友讨论,与自己和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看完这部剧,好像明白了那么一点点。就像是第一集中安娜看到小时候的自己,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坦率呢。是不是敢于面对自己的不完美,接受自己就是自己,这就是与自己和解的一部分呢?不论方式是什么样的,当自己能够舒坦地面对真实的自己,不再逃避自己的问题,那一种觉得自己值得、觉得生活值得的感觉,也许就是和解的体验吧。

最后的最后,摘录一句安娜对素静说的话:

要是不是你,我的二十代不会这么特别。三十代,没有你,我也会好好生活。谢谢你。

你好,德古拉。再见,德古拉。谢谢,德古拉。

作者:shine的不定积分(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