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单月12部网络电影分账破千万,却暴露了4个问题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2-29 点击次数:220  

众所周知,受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档影片或延期,或选择首发线上。而近日关于影院复工的讨论也偏低迷,结合目前的形势看,预计影院陆续恢复,之前撤档的院线电影得以和观众见面,最早也得是三月底了。


社交平台上,一条博主在家自造电影院的视频被推上了热搜,让人不得不感慨宅在家里面的日子,大大提高了人类的动手能力,有没有?诺,就是这个,不仅有爆米花,连观众走动的人影都那么逼真,也难怪底下评论表示有些想念电影院里看电影的日子。



屏幕的另一端,娱sir正在视频网站上看前两天刚上线的网络电影《东海人鱼传》。


新纪录:一个月12部网络电影分账破千万

线下实业的空缺可以一定程度上催熟线上产业。


据云合数据显示,2020春节期间(1.24—2.6)视频平台共上线30部网络电影,较去年增加10部,截止目前,除了上新量有所提升外,日均有效播放量呈翻倍增长。



此外,据爱奇艺、优酷等相继发布的最新分账数据显示,在2020年一月上线的64部网络电影中,12部影片分账破千万,又是一个行业新纪录诞生;二月上新的影片中《巨鳄岛》《法医宋慈》《少林寺十八罗汉》《东海人鱼传》《八百彪兵奔北坡》等影片数据表现良好。


以上,网络电影着实收割了好一波行业内外关注。


具象化看来,一月票房过千万的12部影片和二月表现不错的片单中:其一制作成本分布在300-800万区间,维系了去年行业制作成本的常态,再往上实属高风险影片。影片制作是网络电影这两年呈现出的一个重要转变,这当然和成本呈正相关。


其二大多集中在以往比较受欢迎的网络电影类型:古装、奇幻、悬疑、动作。在娱sir看来,背后夯实的是网络电影六年以来形成的影片基调、风格以及用户,更近一步讲,网络电影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这几大类型院线电影之于市场、观众的空缺。



定下选题后,娱sir在几个社群做了小小的调查,回答问题的有效样本53份,年龄层在18—26岁,算是网络活跃用户。即便如此,大家对于“网络电影”的说法还是很陌生,听过或有一定了解的寥寥无几。


调查的另一结果是,大家宅在家看电影的占43%,在他们提供的片单中,网络电影也很少,集中在《灵魂摆渡·黄泉》《陈翔六点半》系列、《辛弃疾1162》几部影片 ,大部分通过不同平台观看了以往上线的院线电影,譬如:《宠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国机长》《唐人街探案》系列等,以及奥斯卡获奖影片。

需要指出的是,云合数据显示,今年院线电影春节档日均有效播放(指线上)较去年提升32%,低于网络电影增速。


嗯,网络电影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确实迎来了一波“春天”。


昙花一现还是别开生面?2020年是关键


为加速资金流转,优酷,爱奇艺先后更新票房结算周期。爱奇艺从三月份开始,进入月结时代,看得出来,平台也想借此机会,助力市场更进一步发展。这些对于网络电影的发展,当然是利好的,但娱sir认为,透过现象呈现出来的网络电影行业困境,亦同样值得关注。


截止目前,2019年网络电影分账TOP1《鬼吹灯之巫峡棺山》,票房3470万,今年《大蛇2》最新票房破三千万,既没有新的票房天花板,也没有一部真正出圈的代表作。借用一位业内人的话来说,感觉网络电影停在了《灵魂摆渡·黄泉》。


反观其它领域,抛开每年也有很多差强人意的作品推出,但总有声量、点击、口碑等方面出圈的代表作作为重要支撑。《大地震》不论质量还是票房口碑都不如预期,据说背后还有一段内讧故事,《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表现中规中矩,《黄泉2》迟迟没有消息冒出,《大蛇》激起的灾难片市场倒是深得优酷恩宠,但故事、口碑等只能说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也就《毛驴上树》乘上了主旋律之风,短暂地活跃了下市场。


回到网络电影近来的表现,说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一点也不为过。据悉,院转网的两部院线《囧妈》《肥龙过江》也为网络电影大盘量带来巨大提升,有效播放量位居春节档网络电影有效播放量前两位。


换个角度看,网络电影自身缺乏爆款的助力,声量自然也受限,而这背后揭露出的正是网络电影需要层层完善的行业问题。一是影片储备。网络电影的制作周期较短,即便这两年受政策监管影响,几乎每家头部公司手里一年都会同时开机多个项目,数量上相对有保障,但质量和风格不强,关键时刻没有特别耐打的作品。


二是内容风格同质化。网络电影六年以来,看起来在变,但实际上,从题材、制作到故事,同质化依然严重。每家公司或平台手里的大数据就像是一个电影模板,大部分影片从立项之初,就根据市场数据来一步步推进。美名其曰这样对票房有所保障,但殊不知,久而久之也就丧失了最重要的创新力。


三过于港片化。陈浩民、罗嘉良、樊少皇、钱小豪…不知不觉间,网络电影成了香港明星们再就业的集中营,表演和梗大多出自香港鼎盛时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是怀旧还是吃老本。此前娱sir针对该问题问过相关制片人、导演等,他们的回答几乎都是好用不贵。说到底,还是演员问题。



四行业模糊不清的发展方向。发展六年多,表明上有成熟的分账体系、审片规则等,但网络电影仍然像一头迷茫的小鹿。这和视频平台关联较大,对于平台来说,网络电影之于平台的盈利点迟迟未见希望,不论是会员拉新还是单片付费。腾讯影片合作依然强势,分账一如既往神秘;优酷似乎钟情于灾难片,打造怪兽宇宙。在娱sir看来,对平台来说,类型化应该不利于整体的平衡。


作为最先提出网络电影概念的爱奇艺,则明显收紧了在这块业务上的布局,且反复游戏规则,比如2018年取消了爱奇艺网络电影自制部门,表示只当裁判,去年又官宣会挑选部分项目参与出品,配备制作团队等。


当然,允许变化,也要肯定网络电影的发展。回到小标题:疫情之下的网络电影是否只是“昙花一现”?娱sir认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是业内人的信心重塑,但是否“别开生面”,2020是个关键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