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思维空间》叙事解析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3-16 点击次数:135  



这部电影,有点类似于盗梦空间,但要我说,它复杂过盗梦空间,盗梦空间是我看一遍就全懂了的。盗梦空间的关键就是下一层梦空间的时间是上一层的多少倍,回到上层空间需要“体验到失衡或者死亡”,主人公其妻回到现实后以为仍在梦里,所以就自杀了,然后就是利用梦来改变潜意识所进行的俗套特工任务,知道这些了基本上盗梦空间就能看懂。从电影名称和人物铺设看,盗梦空间和思维空间很相似,都是精神空间,职业也相似,又都是男主人公的妻子挂掉了,并且都是因为子女的失去而抑郁死的,并且还和男主的职业有关。所以特别山寨,但思维空间我看了两遍才全懂。情节呈回旋包围式的洋葱框架结构,并且伏笔重重,细节众多,又似真似假,似梦非梦,可以说胶卷利用率极高,是部典型的高智商电影。要解析这部电影,除了要求观众对细节的洞察和记忆能力外还得具备十分严谨的逻辑分析能力。所以我还是突出重点地讲解本片最核心的东西。

大家容易忽略或者没想明白的几大情节解析(注:不一定对情节发展有走向性关联):


1、(1)片头一出场的时钟,分针在十几分的位置,而时针却在九点五十分左右接近十点整的位置。

(2)女受害者为躲避歹徒而冲进澡堂,根本无暇也没理由再去拧开水龙头。

时钟的错误和水龙头的水流出是因为男主角约翰个人对妻子记忆的干扰。这是约翰早期对一名女受害者做记忆挖掘时发生的“记忆侵袭”现象。说明对妻子记忆的软肋会扰乱约翰对别人进行的记忆挖掘工作。约翰不想卖海滨别墅原因也是由于妻子死在别墅的浴缸里,所以为了赚钱只好来重操旧业。


2、安娜学会“转移”的技巧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即使安娜是天才,但是我们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在约翰给安娜做第一次记忆挖掘时的片段(那些闪过的片段时间特别短但却是重要线索之一)必定是真实无疑的。

第一次记忆开始时浮现的跳跃式片段是(1)欺负安娜的那个女生说“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女孩”,可以推断安娜中学时是拉拉,而对象就是那个女孩mousey(根据后面的档案显示mousey是个亚洲裔的容貌)或者sander julie(拜托,不想解释,自己找这个人名),双方同性相恋,却饱受歧视。这是我的独家断言。从后面安娜转述朱迪斯说安娜异性缘差也可以说明安娜至少和异性是接触很少的。

一个天生高智商但灵魂亦是凡人的青春期叛逆少女,尤其是过着群而不合的孤僻生活,很容易迷茫和犯错。简单说就是包含性倾向偏差的少女心理问题。

所以大家不要觉得电影情节有多高端,其实很多都是切合实际的元素,在平凡中见不平凡。电影里面很多都是很平常的事,例如下文的“线索焦点1”。在中学叛逆时代男追女,女追男,男追男,女追女,三角恋...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太常见了好不,你懂的。尤其是少女们勾心斗角,你跟我好我就跟你好,她们欺负你我就帮你报仇,你跟她们好我就嫉妒她们...太常见了好不,你懂的。青春期是实践大量犯错事实的年代。

(2)而后一闪而过的是一个断了头的洋娃娃,这体现的是安娜的心理失衡,在安娜还没学会“逆反(我称之为心灵反控)”之前,安娜的这些念头无疑暴露出了其潜意识中最真实的自己。断了头的洋娃娃就是安娜童心的一个断头,是纯洁的一个断层点。

但是这个就能推断安娜杀了那些女孩子吗?

我觉得将那些线索串联起来,提供一个比较合理的版本是,安娜和mousey总是喜欢呆在那房间里,所以安娜被她们关进柜子之前mousey有在场,在女老师问安娜校长的酒被谁偷时,安娜替那些女生掩饰从而得到她们的友好相待,并相约第二天喝茶,就在口头约定第二天喝茶的时候mousey从身边路过并进入班级(自己看影片是不是这样)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所以mousey事先知道了她们要喝茶,并且因为拉拉少女情节对安娜吃醋,所以就想下药给那些女生并以此陷害安娜解恨和警告。而内心仍然是喜欢安娜的。

当然,我没说我这个版本是一定符合作者心里原创的原版内容。但是我想说的是,作者也许在构思的时候就把这些设定为“多种可能”,没有标准答案。之所以设置为“多种可能”也是为了给读者畅想的空间,同时给作品加分。所以没有“绝对正确的”或者“绝对必然性”,只有“认为更合理的”或者“多个偶然构成必然”。所以大家可以提供自己认为更合理的版本,这部影片本身就具有开放式的情节思维探索的特点。但是要注意的是,这样的“多种可能”设置必须得合理,不能影响作品的总体“感觉”。作者在这点“感觉”的拿捏上恰到好处,比如安娜的学校事件,无论是什么样的可能,只要观众想象得稍微合理点,对整部影片给人感觉的效果是一致的。偷酒都没揭发还要去下药毒她们,这就好像给大家几个关键词让大家连成一段故事一样,一百个人可以编出一百个故事。一个完整故事的破碎片段展示出来,那么大家能杜撰出无数的不一样的完整故事

再往后她母亲吼“她只是个女孩”。那必定是因为安娜犯下什么错误而母亲在极力为她辩护。而她继父说,我们对她有责任,意思就是我们需要管教她不能容许她乱来。

(3)继父和女佣在图书馆被安娜发现的场景也是在第一次回忆中出现的,所以这也是真的。这肯定也是导致继父后面对安娜态度的转变的原因之一。被发现后继父将安娜关进柜子里。这也是安娜的儿童阴影。而这个阴影又在中学时代重现,两个不同时期、不同场合的“关进柜子”反映的是青少年时期在家庭、在学校,安娜都不能得到像正常孩子那样有爱的生活环境,这也是诱发安娜产生心理问题的客观原因。现在又天天24小时被剥夺人身自由,神仙也受不了,更别说高智商了。那不暴走还能怎么着。



3、安娜对母亲说参加嗜酒协会会议就要迟到的这段+安娜回忆小时候母亲在厕所呕吐的那段+安娜在学校时对那个女老师询问安娜知不知道谁偷了校长家的酒那段。

这三个片段可以串联出的结论(对整体情节无走向性关联,纯属个人话唠)是,米歇尔在安娜儿时还是个嗜酒者,后来戒酒并参加了嗜酒协会(题外话,以她的能耐至少是协会里举足轻重的人员,例如组织者或者决策者),而安娜在回忆里对女老师的询问,用了很官腔的形式回答,大概是说“您在询问一名酒精反对者,嗜酒等于慢性自杀”什么的。明显是耳濡目染地受其母米歇尔影响。


4、第四次记忆挖掘时,安娜在记忆里竟然瞥了约翰一眼。说明安娜已经能够更娴熟地进行心灵逆反了。安娜已经醒来而约翰后面才醒,这是因为安娜把约翰催眠了,并且利用约翰进入睡眠的时间将那些未成年少女图片下载到他的download文件夹里。

而后安娜给约翰的最后那个拥抱,并不是在表达爱意,而是因为她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自己目的的达成是以伤害眼前这个善良高富帅为代价的,所以那是一个感激和愧疚的拥抱。

有一个讽刺元素,就是约翰所说的那个自己最不如意时都比他强的那个同行伦德格伦,却是最后来监狱帮约翰做证词保释他出狱的人


线索焦点:

1、算盘。(凑巧的元素,就像高智商女主角和约翰死去的妻子同名那样凑巧。)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故事的作者,能让所有观众理所当然地因为珠算盘这个联系而轻易地让观众产生这样的迷惑:到底老板是不是无辜者。

在约翰去找老板巴塞斯蒂安(名字太长,下文统称老板)质问的那个场景里,老板的孙女冒了出来。各位还不懂吗?答案其实已经明朗,办公室里摆的那个是孙女玩坏的一个算盘,这是件凑巧但是见怪不怪的事情:到别人家里可能会见到同样款式的玩具。需要注意的是,一开始在老板办公室那摆的不仅仅是算盘,还有别的玩具,明显都是给孙女玩的。老板侵犯过安娜还把算盘留身边?算了吧,如果有人是这么想的,我只能说我不得不佩服作者能够利用人类的联想能力轻易地愚弄大众。

安娜小时候坐在房间地毯上,继父进来的场景。第二次出现安娜哼着同样曲调的一模一样场景的时候,继父的头在进来房间的一瞬间换成了老板的,连服装都没变,可见那个时候安娜能够淳熟掌握编纂记忆能力。而约翰那时已经被蒙蔽了。这又再次证明老板是清白的。

并且安娜这时的假意昏倒使约翰送安眠药从而在米歇尔药瓶上留下指纹,和送监控室钥匙(谎称是儿时父母房子的钥匙),都是成为她日后陷害约翰的一个重要物证。

2、节拍器和时钟。安娜和约翰刚开始见面时节拍器就是开着的,安娜停了节拍器然后问约翰感觉好点了吗,约翰给了肯定的答复,而安娜也因此试探到节拍器对约翰会起到心理干扰的作用。并且约翰相信那只是安娜的个人习惯,所以第一次做记忆挖掘时安娜问能不能开节拍器时约翰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后面从没怀疑过开节拍器会出现什么问题。可是,画画需要节拍器可以说是个人习惯,那挖掘记忆也要节拍器?难道做什么事情都要节拍器吗,这个习惯依赖性也太大了,讲不通。每次记忆挖掘时都要特意开启节拍器,但可以讲通的是那时起,安娜便已经想试图通过节拍器来给约翰做心灵逆袭,想反过来干扰和催眠约翰的心理。要知道,节拍器或挂表可是专业催眠必备哦。

也有好几个给时钟的镜头,我想说,那真的是忽悠。除了两次错掉的时间外,时钟并没有提供什么和情节有关的高价值线索。第二次时钟给的错误时间是在安娜第二次的记忆挖掘里,安娜给的解释是那个钟本来就是坏的,这个解释比较牵强,堂堂一个美国中学(抱歉,怀顿学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国的,也可能是法国或西班牙)难道一个坏钟一直没人更换?所以那个钟从“多种可能”中的一种来看,就是作者想告诉大家的——安娜在试图改纂记忆。这里也体现了作者的“情节多种可能设置”,为什么,因为我们想破了脑袋,猜那个时钟是真的坏了还是安娜改写记忆导致坏的,对于我们能得到“安娜正在改写记忆”的结论都没颠覆性影响。但是观众们想成后者,就能更加强结论。这在判断逻辑学中叫做“加强论据”,但程度有限。所以,看戏也得看作者的心理,而不是光去琢磨戏里头的真伪。



3、神秘人物

你们说神秘人物是谁,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因为它从头到尾都没什么东西可以说明约翰看到的人影到底是他的幻觉,还是安娜的外场接应(这种可能性很小),又或者真的是继父派去跟踪约翰的人,又或者是给约翰做记忆挖掘的伦德格伦。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从最后约翰接到米歇尔求助电话赶去她家的那次,后面的身影是伦德格伦(不信自己去进退暂停地看),以及在那之后,也就是在监狱被警察讯完话之后出现的也是伦德格伦。而在那之前,那些身影还真的让约翰反身去追,要知道,这是在约翰的记忆里,是伦德格伦在给他做记忆挖掘,这是洋葱结构情节的最外层。所以约翰看到伦德格伦飘忽不定的身影可能是类似于心理干扰。就像无线电干扰一样。只是约翰反身去追的那段,要么就是确有其人,要么就是约翰其实以前没有反身追过这样的人,只是在记忆中看到伦德格伦的身影所以去追。这又是作者设置的“多种可能”。

4、mousey毛斯。约翰去访问安娜中学室友苏珊梅里克(就是颈部有个洞的那个)时,苏珊梅里克不记得有毛斯这个人,但实际上是有这个人的。根据最后约翰查阅的学生名册里,有个叫park,kim的亚洲裔模样的女生,下面有括弧备注“(mousey)”,mousey是par,kim的小名,根据发音是姓金,估计是韩国人。那么理所当然地可以认为,亚洲裔学生在美国上学难免也会受歧视,所以也会比较内向,这样两个被边缘化的女孩安娜和mousey就走得比较近,小女孩分不清爱情和友谊,以为有好感就是爱情,于是就有似爱非爱的情愫产生。而在我们看来,那就是拉拉。而安娜的记忆里描述的mousey自我介绍说原名是梅根斯坎伦。这也是接近片尾的事了。其实很多铁的事实都能证明安娜在说谎,但是约翰仍迷迷糊糊地相信着安娜。这只能怪安娜太聪明了,小小年纪忽悠人一套一套的。mousey是真实存在的,但不是安娜给的那个脸。


除此外,很多人还集中关注在别的疑点上,比如说,

1、画。像安娜画的朱迪斯和约翰分开时楼梯下玫瑰花丛的那幅画,是不是证明安娜跟踪过约翰。我认为至少第一次约翰在街上见到的安娜是幻觉,因为那个安娜在街角拐弯处,而声音却特别近,说“这不是你的错”。人在远处声音在耳边,这明显不符合物理实际。故也是“多个偶然”中的一个偶然。再说了一个高智商的人还用大老远大费周章地跑来跟踪别人,这么低效率又高体力的活不符合高智商犯罪的特点(就这部片子而言)。并且安娜是被24小时监视着的。如果她能出入自由,那也得是偷偷摸摸在无人察觉的时候,那至少也得是晚上大家都入睡的时候吧。而其他的画,和钟一样,都是给的镜头多,但是没什么高价值。纯属被导演忽悠。

2、开信刀。有钱人才用这个,屌丝都是随手一撕。小孩不懂事拿着开信刀乱晃然后反被受惊的母亲伤到了安娜的手。而拆信人根据安娜推测应该是继父也应该是对的。因为第一次记忆是真实的,安娜的推测也必定是她由衷的推测而不是为了栽赃继父的推测。至于信的内容,无从告知,反正是涉及母亲隐私的这样一个生活事件。我本人给的一个合理推测是,安娜在看到继父和女佣那个之后,继父想把安娜送走,所以故意拆米歇尔的信封并且陷害于安娜,让安娜拿着开信刀,然后说安娜想刺伤她母亲,以此进一步证明安娜不适合呆在家里。虽然继父也是个议员,政治名流,但是谁不贪财产(也不是必然),并且安娜出众的智商会让其表现出不同于同龄人的事,打小就不讨人喜欢。

最后片尾的凶器也是开信刀。很奇怪后面又是安眠药又是血的,到底安娜父母被怎么着了?

其实很多地方影片都是给予了“不确定和多种可能”。例如那些欺负安娜的女生们死了没死,应该是没死。那个意淫安娜的老师奥尔加特说即使安娜杀死了那些女生也能利用家里财权逃过法律制裁。这里的“即使”是个假设,也就是说安娜试图杀但是没杀。可是如果说女生们没死,约翰又只采访了安娜的室友苏珊梅里克,那其他人呢?还有最后父母到底有没死。应该是死了,但是最后那个警察又说她母亲没事。是不是安娜杀了她继父,而母亲是用安眠药的?好像不是这样,因为母亲米歇尔有给约翰打过那个求助电话。所以这里很多都是影片没想告诉你或者说作者本来就不想给你明确答复的地方。那都是“多种可能设置”。



室友苏珊梅里克颈部的那个伤口也像是开信刀所致

3、老师奥尔加特。恋童老师奥尔加特的反应绝对是真实的,一个受冤的蹲监者必定是充满怨气情绪激动的(大家自己看,如果情商心智不高那我也懒得费口沫说为什么)。所以奥尔加特肯定只限于拍艺术照和简单的触碰猥亵,如果被判重刑那就是坐冤狱。

4、监控室钥匙。大家可以意淫为,女佣给安娜送食物然后门没关牢(也可能是关了门然后被她各种机智地打开),结果安娜吃了食物(继父在里面加了什么癫疯药,又或者没有)后出门下楼被安娜拦住,然后起争执中无意将女佣推下楼,安娜趁此拿到监控室钥匙(又或者不是)。大家可以随便意淫。例如安娜半夜三更怎么搞的就拿到钥匙然后跑到五金店去打配,再偷偷把钥匙放回原处等等…...总之呢,类似于这些预备工作肯定是有的,只是片中没给出来,不一定非得是我说的这种情况。

约翰被困在监控室里报警,但是没信号,后来监控被破坏后门打开了报警又有信号,这样做的目的是让犯罪时机恰到好处,也就是约翰刚好追出去到了那片森林里然后警察就正好牵着警犬来。警察再早来一会儿安娜都逃不掉(幸亏警察没放开警犬,不然安娜还不得被犬兵叼回来)。大家想想,连手机信号都能控制,这个高智商女还有什么细节顾不到,弄个钥匙打开门啥的都是能做到的。


此外,一定要注意影片中非人物语言的客观旁白,比如新闻上播的,这些都是可以被确认的不用怀疑的背景铺设。中间有一段,又是新闻上说那个议员什么罗伯特,然后描述谎言什么什么的,那其实也是作者对情节的暗示。

对这部片子我有一个不满的地方,记忆侦探必须利用电子仪器和程序,结合个人观察研究才能进行记忆观察,可是你就这样一下子身如其境地进入别人深深的脑海里,说不过去吧,好歹也得有个高端点的科技设备,例如什么神经视网互联之类的,这样你才能看到人家脑子里的H啊,对吧,这是硬伤。好吧,反正严格上说也不是科幻范畴,科幻元素比不上神龙斗士lol或者环太平洋,还算说得过去。影评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