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逃离比勒陀利亚》哈利·波特越狱啦!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3-23 点击次数:101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又双叒叕转型啦!丹尼尔·雷德克里夫aka哈利·波特,或者更应该是哈利·波特aka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一位演员因为一个角色被世人所熟知这固然是好事,但物极必反,因为一个角色而摆脱不了顾往的形象往往会让演员就此止步不前。因为《爱情公寓》而走红的陈赫,当他出演苦情戏,观众看到他那张脸就可能会笑。当他要表白的时候,观众总会感觉他脱口而出的不是我爱你而是一个响嗝。


丹尼尔因为哈利出名,却没有像罗家英一样靠着一首Only you吃一辈子(只是举例,罗家英粉勿喷)。哈利之后,丹尼尔志在转型,转型之路堪称疯狂,怎么变态怎么来,演霸道总裁、演小三、演反派、演尸体,前不久《半路杀手》里出演终极网络喷子杀了个昏天黑地。


这次,丹尼尔化身木匠,为我们上演了一场靠手艺活拯救自己、拯救同伴、拯救世界的精彩越狱戏。


注:以下内容有剧透可能会影响观影体验,请选择性阅读!



詹金与李是一对志同道合的好伙伴,志在反对种族隔离制度。这里多提一点,丹尼尔近几年荧幕形象不可为不邋遢,基本都是满脸络腮胡,不修边幅。果不其然,在《逃离比勒陀利亚》里又是类似的形象。


兄弟俩在一次行动中不慎被捕,随即被判刑,正式入驻比勒陀利亚监狱。


本片铺垫很短,十几分钟介绍完基本信息后就把主题展开——越狱。某种意义上说拍越狱戏并不讨好,毕竟有《肖申克的救赎》跟《越狱》这两座高山矗立在前,想要超越实属不易。


不过本片还是拍出了新意。越狱,归根结底少不了一个字——挖。但你听过自己配钥匙然后直接打开各扇牢门正大光明走出去的越狱吗?好吧你可能听过,我是头一回见。


除了创意新颖(有啥创意啊,不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嘛),本片在氛围营造方面也可圈可点。越狱行动开始后直到影片结束可以说毫无尿点,让你心跳加速、手心冒汗的情节出现了不止一两次。


配乐方面也为氛围添砖加瓦。影片中配乐并没有一味慷慨激昂去撩动人心,而是像呼吸一样有的放矢,一击一击有节奏地敲打在心脏上。



在詹金第一次配钥匙打开牢房门的那段戏,BGM在第一把钥匙成功打开牢门的那一刻一直萦绕在耳边,且旋律振奋人心。而当詹金打开第一道门发现门后仍然有着一道更厚的铁门,并且这道铁门的锁是在外面时,旋律戛然而止,犹如当头棒喝一棍敲醒詹金发热的头脑。詹金的表情也由原本满脸欣喜转为难以置信般的无可奈何,绝望感扑面而来。


擅用BGM而没有滥用BGM。在很多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反而抛弃所有配乐,只采用自然音。例如在詹金试图用口香糖黏起掉落在牢房外的钥匙那一幕,只能听到詹金努力尝试的喘息声以及木棍撞击声,没有额外的配音,观众注意力都被画面所吸引,精神高度紧张。


直到詹金成功后,躺倒在床捂住胸口大口喘气,配乐才又响起。那一瞬间观众随着旋律重启,仿佛像剧中人一样获得了重生,力竭到瘫软在床无法动弹。


类似的手法在此后多次出现。这里就不再多举例。除配乐外,摄影对氛围营造也非常加分。在詹金与李躲在储物间那一幕,储物间黑暗无比,透过储物间渗进来的几束光正好让观众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詹金与李恐惧的双眼。黑暗之中只有两双惊疑不定的双眼凝视着门外,门外狱管的脚步声步步逼近而后又渐行渐远。恐怖氛围堪称完美。



可以说如果你把《逃离比勒陀利亚》当成一部紧张刺激的越狱电影来看,那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但《逃离比勒陀利亚》不仅仅是一部越狱片,它还是一部具有浓烈政治色彩的电影。只不过在政治背景这一点上,本片做的很失败。


背景设定是在1978年男主参与非洲人民种族隔离斗争,但对于当时种族斗争的描写非常少,仅仅在片头几个画面寥寥数语一笔带过,片尾更是只打出几行字幕就完事。虽然监狱中有描写黑人地位低下,例如脏活累活都给交给黑人去做,但整体而言还是浅尝辄止,不够深入。


如果影片能够增加关于种族斗争的描写,将种族斗争矛盾演化得更激烈,使这部分内容更具张力,很可能影片又会达到另一个高度。


当然考虑到制片方跟主演大都是英国人,再想想英国与南非的历史遗留问题,弱化这方面的内容也可以理解了。对相关历史遗留问题以及南非种族隔离有兴趣的可以自行百度。


最后还是回到丹尼尔转型问题。虽然丹尼尔志在改变哈利形象这么多年了,但大家看到他的第一反应仍然是:嘿!这不哈利·波特嘛!而丹尼尔所参与的影视剧还是以哈利·波特扮演者为噱头进行宣传。连文章标题也要用哈利·波特来吸引人。


丹尼尔极尽所能想摆脱“哈利·波特”这个头衔,然而事与愿违,他越自毁形象,哈利的形象在大家心目中就越深刻,让人心生怀念。其实丹尼尔大可不必如此自毁形象去转型,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因为哈利系列深入人心,那你再出演一个8部系列电影不比你装尸体放屁来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