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温暖与治愈:现实主义的 ——写在《岁月》收官之后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4-15 点击次数:581  

白志勇:我过去的自私伤害了你,但再难我也不会放弃。

蓝天愚:上官慧,我们能重新在一起也会长长久久。

黄九恒:我永远把小蕾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

白志勇:欢迎回家。



由山影联合出品的《如果岁月可回头》(下简称《岁月》)于4月13日圆满收官,大结局中的三个男人重新认识自我,兜兜转转回到人生起点,与现实和解与眼前人和解。岁月不能回头,缘分可以再续,破镜可以重圆,“老男孩们”最后的选择温情满满,深情告白中有对人生的彻悟,这是观众对主人公的期许。这个结尾闪亮、温暖,让人满足,让人泪目。

反常规人设的现实主义



白志勇开局“被离婚”,蓝天愚撞见妻子“精神出轨”,黄九恒则发现,养育了十多年的孩子居然是“别人家的”……这样的“危机情境”设置张力十足。“三个男人一台戏”,《岁月》以三个“老男孩”为主角,在人设上就占了先机,体现了山影一贯坚持的创新精神。开播之初,光明网率先点评了这一亮点,“《岁月》聚焦男性婚姻世界,探讨当下中年人生活中的困境与拼搏,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一直以来,中年男人在现实中肩负着上有老下有小的重担,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也是家庭的支柱。然而,当前影视市场给与他们关照的作品并不多。在高楼林立指点江山的精英阶层表象之外,他们也有躲在车里不想回家的放空时刻,也有‘人前显贵,人后潦倒’的反差时刻,也有扮演成熟扮累了想释放心里小男孩的任性时刻。” 大数据统计,关注与追捧该剧的男性观众一度超过女性,应该与此不无关系。


脸上写满沧桑,心里藏着忧伤, “一地鸡毛”是中年人生活的形象写照。《岁月》不写“夹心”苦闷,而是独辟蹊径,直面人到中年的情感困境,将围城内外的苦闷、犹疑、试探、纠结、矛盾一一呈现。对此,《文艺报》的点评很精彩,“《如果岁月可回头》呈现的是常年悬而未决的生活难题造就的积弊,对过往生活的回忆与剖析由此展开。同时,它还有着对幸福生活的追寻,白志勇等人虽遭受了一系列沉重打击,但并没有丧失信心,而是开始了‘反击’,努力奔跑,找寻幸福。对岁月的回首与企盼,都需要建立在与当下和解的基础上,《岁月》提供的正是重新认识自己、认识家庭、认识责任的契机。


温暖是方向,解释各有不同



好的文艺作品能够提升人的灵魂,山影的表述是“温暖现实主义”,其解释是这样的:直面现实矛盾,不忘人文关怀。这一创作原则山影坚持多年,在《岁月》这部戏里再次精准体现。知名影视公号“影视独舌”在这部剧中看到了“治愈”,“《如果岁月可回头》用流行的群戏结构,探析了人间的情感百态。绝对不是强情节,事无巨细唠个够。巨婴症,冷漠病,爱无力,这三种人群中的常见病,在这部剧里统统得到治愈。”这番总结可谓直指人心,有病治病,没病看戏, “治愈”是“温暖”的代名词,比“温暖”更有力量。


山影的温暖现实主义在《文艺报》的评论文章里体现为“积极引导”:“正如剧名,虽为假设命题,实则提供了积极引导,用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向观众诉说:遇到挫折,更需要鼓足勇气,热血向前,破解生活谜题。” 《人民日报》则将其概括为“暖基调”:“正如剧中蓝天愚所说,‘没有人能回到过去重新开始,但我们可以从今天开始’。面对生活的不如意,在不完美的生活中向往美好,在不如意的人生中相信未来,是《如果岁月可回头》坚持的暖基调。”


无论如何,你都要幸福呀



观剧是一种偷窥,从偷窥他人的私生活中获得满足、自我印证、得到启迪。《岁月》已经收官,但剧中人遭遇的“结婚多年婚姻只剩亲情如何相处?”“婚内精神出轨怎么处理”“面对不如意的现状会有勇气改变吗?”等人生问题多数人曾经遇到或即将遇到。《岁月》给出的答案对现实中的芸芸众生只能作为参考,倒是人民网给出的点评颇有一点“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味道,不妨一听:

围城内外,没有一个人是完全自由的,感情让人们作茧自缚。

人到中年,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也是幸福的题中之义。

《岁月》虽然收官,人生还在继续,山影将在以后的故事中继续对“温暖现实主义”进行各种演绎,祝各位看官幸福。

文/李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