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苏莱曼山》一个游牧民族的浪子如何回归家庭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5-11 点击次数:45  




故事发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城市奥什。这是一个对中国观众,也是对于·globalization的全球化世界非常陌生的地方。说来有趣,现代人对于火星生命迹象的新闻如数家珍,但是对于邻国的生存情况却毫无兴趣。


吉尔吉斯斯坦是曾经的游牧民族,经过清帝国,俄罗斯帝国和前苏联的”统治“,于1991年宣布独立,奥什是它第二大的南部城市。 2010年6月10日晚,在奥什市乌兹别克人聚居的地方发生吉尔吉斯人与乌兹别克人冲突的严重事件,这起事件随后演变成市内各区的大规模骚乱。大量人群聚集在奥什市中心的“阿莱”宾馆附近。他们焚毁汽车、砸坏商店和网吧。 很多家庭因此失散,有些人甚至无家可归。我们的电影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被Globaliztion遗弃的城市,而苏莱曼山是位于奥什市中心的高地,成为了伊斯兰教教徒的小麦加。



知道了电影背景,对于故事里的一家四口——丈夫,妻子,曾经失散又从孤儿院领回来的儿子,和一个情妇,我们可以有一个更完整的理解。儿子乌拉克在三岁的时候失散,妻子齐帕拉为了要挽回丈夫,从孤儿院领会了”亲生子“,并开始了一家人在货车上的生活。题外话,电影里的货车是东德在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末生产的车型,从外表来看和运输牲畜的卡车很像。游手好闲的丈夫卡拉巴斯把这辆古董一般的货车改成了卧室,因为赌博欠债走上了逃债的道路。


卡拉巴斯放在democratic一些的社会里,应该会是一个过街老鼠般的男人吧。游手好闲,赌博偷钱,打老婆,还和儿子抢玩具……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还是有两个女人紧紧跟随。是女人太笨还是男人太有魅力,这是一个要写十篇论文才能解释的问题吧,电影导演用一个场景就说明白了:


妻子齐帕拉有一张比自己实际年龄苍老很多的面孔。不是她天生老相,而是生活的磨难让她经历得太多。刚刚从孤儿院领会的儿子同她一起回了家,那个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废墟更贴切一些。她会被男方的亲戚误认为情妇的妈妈,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会在丈夫的车子终于修好之际,穿着丈夫送的靴子高兴地小跳跃起来。那是恋爱中的少女才会有的举止,无言中让观众看到了她与丈夫的羁绊。



片中的小男孩乌拉克,是最让人心疼的角色。早熟腼腆,心地善良,终于出了孤儿院,迎接他的却是一个不伦不类的家庭。如果要给这个家庭打分的话,五颗星最多就一颗星吧,至少把他领回家的妈妈还是把他当作自己亲生的看待。但是乌拉克出奇般地热爱这个破碎家庭,还是说珍惜更为贴切吧。他也许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隐约有些预感,但是他仍然竭尽所能地想去爱惜它。直到最后,他的身世被一份来自孤儿院的档案大白天下,父亲卡拉巴斯一怒之下把情妇赶走,又遗弃了不慎跌下山的妻子,乌拉克从自己的美梦中被摇醒。乌拉克看着倒在山脚的母亲和离开的父亲,他一步也不敢迈前,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卡拉巴斯这一次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他也体会到了妻子齐帕拉最初的处境。这一次,卡拉巴斯变成了齐帕拉,故事的最后导演给了我们一个浪子回头的结局。这个故事就像电影的名字,苏莱曼山,当历史的变故夺去了这个城市的一切,却只有这座山没有变。人们失去了家庭,但是内心却永远渴望着与家人的羁绊。无论他是否真的血亲相连,那是宗教一般存在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