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只有野兽》故事倒叙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5-18 点击次数:40  



首先:西非阿比让黑孩一群小黑孩


西非阿比让


片头:非洲网络诈骗成功者:“劳力士”,是诈骗犯的楷模,导线,“劳力士”其实是一切的原动点。他骑车带着一只鹿敲响了巫师的门,鹿将要被野兽屠戮,绝望的眼镜。


一群渴望摆脱贫穷底层的黑孩子,他们依靠网络,冒充美女和法国有钱大叔聊天,骗取钱财,被他们称作“钓肥羊”,其中的成功者“劳力;士”给他们极大地精神鼓舞,以为这是可以反身致富的成功之道。几个黑孩路边看着“劳力士”羡慕不已,传说“劳力士”曾经活人献祭,所以现在发财了,然后还有一黑孩说如果赚了不去献祭就会死,但是主角黑孩表示做一天富人也比做一辈子穷人好。


黑孩生活条件典型的非洲底层,通过一幕和家人的对话得知这孩子品行差,赚钱挥霍,并没有补贴家用,且满嘴脏话,他们的骗人勾当众人皆知,他们会去一个固定网吧购买诱饵“美女资料”,资料较全面,这次他买了一个小女孩。这女孩网上有很多资料,可能也干着色情勾当。


然后他回到“单位”开始工作,很多人挤在一个破烂房间内,席地而坐,都手捧电脑专注的忙碌着,黑孩开始搜索一切可能有钱的法国,向他们问好。


法国乡村老米和黑孩


一个大叔每天按时整理牛圈,每次间隙都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美女图片,和看看自己短信聊天有没有人找自己,这一天他看到有个身份是女孩的人向他问好,他很高兴,愉快的聊起来。


那边黑孩看到有人答复非常兴奋,大家都为他高兴,这边老米,黑孩冒充的女孩安曼提和老米聊得越来越亲密,


老米逐渐沉迷女孩的美貌与可爱(恶心),老米的生活环境狭小而没有色彩,致使他对突然出现的年轻女孩安曼提充满渴望,本性老实憨厚的老米轻易的盲信了这个长相可怕的黑孩带给他的虚假希望。


当黑孩感觉上钩了,就按照惯例去巫师哪里许愿,巫师做完法式后警告他必须还愿,也就是赚钱了要分一些过来,否则必要倒霉。


法国赛特


一个女孩服务生在酒店忙碌着穿梭,然后她为以为老妇端上食物,两人关系暧昧,然后两人在酒店亲热,女孩被只为寻找同性娱乐的有钱老妇人迷倒,不能自拔。有一天老妇人准备回乡下度假屋,随后玛丽更加心不在焉,下班就赶紧找老妇人睡觉,但是老妇抛弃她自己走了。


西非阿比让和法国乡村


老米和黑孩两人继续聊天,黑孩使用套路顺利骗取成功,开始仿照“劳力士”肆意挥霍,金钱给了他自信,他开始追逐一个女黑孩,花光所有钱为女孩买礼物,但是女孩声明自己已经勾到一个法国白人矿业大款,她不会离开那个白人,但是黑孩依然抱有信心,认为自己有一天一定会成为富人。


随后他继续欺骗老米,并编造自己这里不好过,被打,被骗钱,想要离开这里,(为下一步要钱找借口),老米希望她来这里,,并承诺给她钱。


法国乡村玛丽


玛丽思念老妇,工作也不要了,去找她,女孩来到那个农村。


西非阿比让和法国乡村(这个巧合促发所有事件)


一天老米和老婆开车回家,路上碰到女孩玛丽,停车后老米发现是那个女孩,吓得一踩油门逃逸,他怕老婆发现,老米肯定误认为女孩是来找他的。


法国乡村玛丽


女孩来到正是老米所在的村庄。路上截车,但是停车后正当她准备上车时车却走了,玛丽大骂,怎么这里人都神经病?只能步行找到老妇别墅,但是老妇好像并不惊喜,两人云雨一番后老妇赶她走,说丈夫要回来。(找接口,可能是老妇对玛丽玩够了,不希望被缠上)。


她送小玛丽到附近唯一的宾馆,并给他钱,玛丽不要,感觉没有自尊,不希望老妇把自己看做妓女。但是因为宾馆太贵,所以自己步行找到一便宜的野营车住宿。


黑孩和老米


回家后老米在网上短信说了这件事,黑孩懵逼,黑孩同事都劝他放弃吧,人家碰到真人了,你没希望了,但是他不想放弃,认为是自己赚到钱后没有去找巫师还愿所以导致事情变坏,所以他找巫师忏悔,巫师要很多钱,他没有办法想要最后骗一笔。



法国乡村玛丽


女孩和老妇第二天她们相约出去玩,老妇甩她很远,并不关照她,玛丽说自己很累,没睡好,老妇说你应该收下那钱(暗指她不应该自己再去跋涉找小旅馆,即使为了自尊),(老妇人物设定有特色,一副和善慈祥,但是行为却并不友善,拒人千里)老妇暗示玛丽是条狗,赖拉吧唧的跟着自己,玛丽听后并不生气,并希望老妇能像收养狗一样收养自己,老妇听后更讨厌,(怎么这么没脸没皮)不得不明说自己不喜欢有人骚扰。小玛丽生气,开始把气出在她丈夫身上,诅咒她丈夫病死,赶紧死,这惹怒了老妇,“够了!”。


玛丽自己回到野营车,惆怅郁闷


法国乡村老米


老米跟踪女孩,并找到女孩住处,偷窥到女孩,心里暗喜。


法国乡村玛丽


女孩无意发现外面有人偷窥,惊吓后赶紧打电话给老妇希望她来安慰自己,但是老妇并没有表示关怀也不来,说瞎话自己丈夫在家,这让玛丽更加郁闷,也激发了她强烈的欲望。


第二天她去公共洗衣处洗衣服,感觉迷茫无助。


法国乡村老米


老米来到女孩住处,偷窥到女孩,发现没在,就塞在门缝500元钱,希望女孩见到惊喜。


法国乡村玛丽


回野营车发现门口夹着一个信封,里面是钱,以为是老妇给的,这激怒了她,严重损坏了她的自尊,打电话给老妇愤怒声明自己不需要钱,需要人,晚上她独自在家生闷气,老妇来,玛丽赶紧把自己整理一番,像是要睡觉的状态。


老妇进屋照例客气寒暄, 但是随后声明丈夫根本没来,我骗你了,醒醒吧,我是讨厌你,你个单纯简单无脑的黄毛丫头,太自私,不为别人找想,人家有家有室,也不喜欢你,干嘛赖着不走,我又不欠你的。老妇直说:“我想要一个人,不想被打扰,我喜欢你,但不爱你,到此为止把好吧”。


老米和黑孩


老米兴奋的上网短信黑孩,不好意思的告诉她(他)跟踪她了,并知道他住处,还往门口塞了500元钱,还晚上偷看她了,黑孩知道事情马上败露,所以准备抓紧骗一把,所以说我还需要钱,并说明被人追债,数额是巫师要的数量(也没有多要点),希望还是通过以前的汇款方式给钱,这个数量虽然让老米吓了一跳,但还是认可了,但是他必须亲自过去看看,他来到露营地,正好碰到老妇在里面。


玛丽、老妇、老米


两人在车内争执,老妇劝导女孩,小姑娘不听劝,撒娇撒泼,按照自己的理解企图劝导老妇回转,老妇崩溃,“停!”“停!”然后拿出钱让她买票回家,这又激怒了她,认为被别人认定是妓女,老妇崩溃,忍无可忍扇了他一巴掌,走人。


老米正好这个时候赶到,看到老妇扇了女孩一巴掌愤然离去的一幕,这让老米更加坚信(他)她说的没错,老米决定帮(他)她帮到底。


老米尾随老妇,并在路上截住老妇,掐死了她,他想起自己老婆和一个叫老乔的农夫相好,就故意把尸体送到了老乔门口。



老乔


老乔正在睡觉,听见外面狗叫,出去看,远处有一辆车走过,就回屋睡觉,第二天喂草料后狗又叫,出去发现老妇尸体,有车来,第一反应,先把尸体隐蔽,(为了避嫌)。来的是爱丽丝(老米老婆),爱丽丝是跑保险的,但是和他关系暧昧,两人啪啪!,但是老乔不在状态,心不在焉,爱丽丝走后,他独自把把尸体装车,准备抛尸,但是随后产生了奇怪的想法,有把尸体收回,想要收藏(这货是不是感觉像他妈妈,不舍得扔掉),会家后他越发喜欢这个尸体,就大动干戈,在草料库盖了一个精巧的小暗道,用来藏尸,准备长相守(有点恶心)。


爱丽丝


爱丽丝回家找在牛场的丈夫老米,老米正在算账(其实聊天:),电视新闻播报,失踪女人,然后去找爸爸,爸爸对老米反感。然后去找客户老太婆,太婆问:你爱你丈夫吗?爱是好事,可以让你安全(是本片的核心),这里的作用一是说明她经常见人,接触多,而是点出本片主旨。


老米和黑孩


老米发短信告知黑孩他已经帮他彻底解决了,这让黑孩有些什么预感有坏事要发生


黑孩黑窝点被查,黑孩全体落网,黑孩的诈骗过程全部交代,警察给老米打电话,询问他有没有和一个叫安曼提的女孩交往,并告知他被骗,安曼提是假的。


他接到电话正好碰到老婆送饭,他懵逼,决定去找女孩。


老乔


第二天在他回屋拿枕头时碰到警察询问,(警察这个时间只是初步寻找失踪女人,常规查访)但是警察知道失踪女人来过这里,他确实没见到,见到的只是后来的死人,他急着回屋料理女人没心思跟他周旋。然后狗在狂叫,他心烦意乱,狗是在叫尸体,(对于他的这种状态警察不怀疑是因为知道他性格孤僻不易亲近。所以警察走)。


他回到草料屋,把枕头垫好和尸体睡了,他感觉很温暖,可能就像是和母亲睡觉。手电灭了。


第二天去买电池,碰到老米,两人相互敌视,老米吐痰。回来后发现狗把尸体叼出来,为了不被暴露,他开枪打死了心爱的狗,可见所有一切和尸体比起来都是个屁。他进到草屋和尸体放音乐,享受温馨时光,梦到尸体复活,他向她倾诉怀念妈妈,妈妈的尸体就被他存放到腐烂,她安慰他,认可他。


爱丽丝


爱丽丝家(再次新闻,说明失踪女人身份,和丈夫情况)。警察来询问她接触老乔情况(有点怀疑),老米回来洗手,警察走后,老米问她,并声明了解她和老乔关系。预示着他要采取行动,她随后赶到老乔处,可能是希望告知情况,并表示关心。


老乔


爱丽丝来到老乔这里,找不到人,看到狗死了,认定是丈夫打死的,就到处喊叫,老乔被爱丽丝叫醒,他很烦,他她骂走。


回到草屋感觉这里不安全,必须找到一个可以长期安全在一起的空间,然后他背着尸体,投入深渊永远在一起了,(悲剧男孩,生活空间狭小,性格孤僻,因为恋母不能自拔,最后选择自杀)。


玛丽


女孩在屋内痛苦失落两天没出屋,没吃没喝,踢家具泄气,第三天警察来询问。


警察告知她老妇失踪,处在极度痛苦失落精神恍惚状态下的女孩像是给自己说、也像是给警察诉说、没有隐瞒的事情相告。直到后面恍然发觉老妇失踪,才关心的问了一下,但是多数是感觉老妇为了躲避自己,随后在绝望状态下毅然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老米


当晚,老米来访,老米一脸痴像,像是看到蜂蜜满嘴口水的大黑熊,然后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什么打电话,恶作剧,安曼提,对女孩的反感反抗他居然不顾忌,依然没皮没脸的像个老色鬼纠缠,然后被女孩一脚踹破鼻子才仓皇逃逸,这女孩也够可以,疯叫,疯喊,把可怜的老米吓跑。委屈的老米可能痛苦极了。


回到家里,老婆问她是不是和老乔打架了,他默认,晚上怎么也睡不着,他想起警察打电话一事,确定是真的被骗了,他通过查询电话地址,第二天一早就买票离开去了


爱丽丝


第二天,爱丽丝被愤怒的老爸叫醒,打电话叫来警察,去找老米,路上承认和老乔有一腿,怀疑老米做什么出格事,老米失踪。


阿比让黑孩


失魂落魄的黑孩在街上遇到那个喜欢的女孩,女孩告诉他要走了,跟大款去法国,并把戒指还给了他,黑孩虽然嘴硬,但是已经完全没有信心了。


西非阿比让黑孩、老米


老米来到阿比让愤怒的四处寻找黑孩骗子,他买通一个认识黑孩的朋友,朋友出卖了黑孩被老米抓住,老米在一个破烂胡同抓住他,掐住他脖子,黑孩惊慌失措,发誓一定还他钱,但是老米愤怒说这不是钱的事,去他妈的钱,但是这是什么事呢?杀人的事?感情的事?老米放开了他,黑孩跑了,老米傻了。


西非阿比让老米:


在一间破落的旅馆内,凳子上吃剩的骨头和傍边窗式空调机,老米躺在床上发呆,然后电脑短信响了,滴滴,老米转身看电脑 屏幕,


是他、她(黑孩)在问好,“在吗”(黑孩想干什么?)


老米苦笑了,不知是哭还是笑,他回话说:“我在,亲爱的”(老米的梦依然存在)


法国乡村


那栋老妇的别墅,老妇丈夫回来了,带着那个黑孩追求的女黑孩!(老妇的丈夫终于如愿了,老婆死了,可以带着另类小相好幸福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