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夏季幸存者》一首对人类精神恢复力的欢快颂歌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5-30 点击次数:27  

     


      公众号  欧盟电影展


立陶宛电影《夏季幸存者》于2018年多伦多电影节“发现”单元(“Discovery”),上映。该单元致力于发掘新人导演的处女作或第二部长片。多伦多电影节策展人之一Dimitri Eipides认为,《夏季幸存者》是“一首对人类精神恢复力的欢快颂歌”。“在生活五颜六色的巧克力之下,它喂了我们一口苦涩的药丸,轻柔地推动我们去共情和接受。”2019年,本片在台北电影节展映,也收获了较好的口碑。


路上:精神障碍年轻人的夏日旅程


《夏季幸存者》仅有86分钟,是一部风格舒缓又兼有喜剧元素的公路电影。三个年轻人在精神病院相遇了:英德尔是一位精神病学家,满脑子都是自己的研究项目,只想和机器打交道,懒得和人打交道;保罗是一名听起来很文艺的小提琴手,长相也阳光帅气如一只大金毛,仿佛分分钟就要扑到怀里来。不巧的是,他是个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者,已经有好几年不开口说话了;尤斯特则是个女翻译,最近刚刚自杀未遂被救回来,自带低气压,浑身上下写着“雨女无瓜,请勿接近”八个大字。院长的恶作剧式的派遣使英德尔不情愿地载着俩人和一名护士(护士阿姨还在半途被弄丢了……)前往另一个精神机构,一段充满碰撞、笑声和思考的旅程就此开启。



若非影片一开始就明确交代了这些背景,我们几乎会把这段旅程当作三个年轻人的一次寻常的夏日旅行。保罗是最活泼的,他嬉皮笑脸、锲而不舍地和高冷的尤斯特调情,因为一个电话八卦英德尔的感情生活,和自己的兄弟一会儿打成一团,一会儿好成一团。尤斯特全程一张生无可恋doge脸,沉默寡言,却也不时被死皮赖脸的保罗逗乐,嘴角泛起笑容。英德尔急哄哄赶路,却被不断发生的意外搞得没了脾气。她最初警惕又小心,在自己和尤斯特、保罗之间画出楚河汉界,后来也渐渐松弛下来,放弃和拖延症斗争,开始谈笑风生。


尽管有若干爆发的时刻令人心下一沉,这些时刻也如蜻蜓点水般流过,一如这段旅程本身:慢悠悠而苦乐参半。大家摸着鱼,一路宕机,乐呵呵地向前。旅程终结于大海。到达大海时,没有言语,没有煽情的音乐,只是三个年轻人站在那里,呼吸海风。只有到影片结尾,镜头快速地掠过,交代出几个人后来的生活状况时,我们才会继续感到一丝苦涩。



精神障碍:难以言说的社会之痛


精神疾病和精神障碍题材的影片中,有直接介入残酷现实的纪录片,如《精神病院12天》,冰冷空旷的精神病院,程式化的、近乎审讯的询问和绝望无助的精神病人都让我们感到压抑和沉重;有从多方面刻画精神病人生存状态的故事片,如《一念无明》,从始至终,患有躁郁症的阿东都被冷冰冰的世界隔离出去,几无生存空间;有试图如手术刀般剖析病人内心世界的心理片。


这些影片都将精神问题视为一种结构性问题,探寻其社会因素:现代社会对人的异化。如《一念无明》便清晰地呈现了金融业的激烈竞争、高昂的房价、麻醉剂般的宗教和吃人血馒头的旁观者等多个维度。这些影片往往也对精神机构和精神治疗持有审慎的批判态度,精神病院被表现为冰冷的官僚化机构。


本片则另辟蹊径,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在本片中,精神病院的院长看起来并不严肃,和病人仿佛老友般相处,可以想见他的治疗思路也比较灵活。影片没有给保罗的躁狂和尤斯特的自杀提出解释或原因,英德尔所接电话内容也不得而知。随着影片的展开,我们发现,困扰他们的其实是我们每个人生活都曾出现的问题:男朋友或者暧昧对象的电话暗示着一段糟心的关系,出于骄傲想要向家人隐瞒的秘密,再次遇见曾经约会过的女孩……甚至汽车修理站的大叔也似乎经历着家庭矛盾。影片没有明确指向外在的社会性因素。保罗的亢奋和尤斯特的沉默是一体两面,在两种相反的表象下是相似的自我毁灭的冲动。



影片既没有妖魔化这些受精神障碍困扰的年轻人,也没有苦大仇深。它忠实记录了这一天的旅程。我们直接进入这段旅程,或多或少地体会他们内心经历的斗争、怀疑和焦灼。我们能体会到他们一方面渴求帮助,另一方面又对精神治疗怀有疑惑,不相信自己能够回归正常生活。正如保罗问英德尔的那句话:“如果我没病呢?如果我就是个坏人呢?”这样的困惑其实深藏在我们每个人心底。幸存者是谁?不仅是被认定为不正常的保罗和尤斯特,也是似乎有社交恐惧症的英德尔,也可能是银幕前的或者自闭或者疲惫的我们。在这个意义上,影片已经超越了对精神障碍的单纯描述,而是提供了更广泛的社会关注。


影片之外:立陶宛电影和文化


立陶宛坐落在波罗的海沿岸,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是小众的文青旅行目的地。它既在文化上受到前苏联的长期浸润,又在经济上和北欧联系紧密。如在本片中,尤斯特的职业便是芬兰语翻译。近年来,立陶宛文化部门通过多重手段,大力扶持本土导演创作,推动影片走出国门。一批制作精良、气质独特的立陶宛影片也因此走入国际视野并收获好评。如《桑格莉之夏》入选圣丹斯电影节和《电影手册》年度十佳,《养猪场的奇迹》入选多伦多电影节等。这个秋天,让我们通过《夏季幸存者》,走近立陶宛的社会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