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疫情下的全球电影制片厂,真的做好复工准备了吗?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6-28 点击次数:44  

电影院复工不仅是中国电影产业重点关注的事项,于全球电影市场亦如此。同时,跟影院复工同等重要的是上游制片厂的复工,因为这关系到更加长远的排片计划和内容供需。


近一个月来,在新冠肺炎感染率下降的国家和地区,电影业务开始缓慢回升,但放眼全球生产地图,复工复产的程度仍然模糊不清,同时除了感染风险外,还有诸多复杂问题正在衍生。在昨天单日全球感染人数再创纪录的背景下,如果在秋天到来之前疫情还未控制住,那么大批独立生产商将跟随影院倒闭。



THR报道称,流派电影专家XYZ Films的制作主管科特雷(Cottray)说:“现在,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试图找到一个允许拍摄的地方。但即使找到了,如果疫情卷土重来,制片厂必须做好准备随时主动或被动离开,之后要么停拍要么再找新的地方。


《阿凡达2》《侏罗纪3》等开拍,但小规模复工依然挑战重重


尽管如此,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拍摄地还是开放的。其中最大制作体量的《阿凡达2》已于近日开拍。


《阿凡达》系列影片的制作人乔恩·兰道在个人社交媒体平台分享照片,他和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已抵达《阿凡达2》的拍摄地新西兰,着手准备复工拍摄。两人戴着防护面具及口罩,防疫措施十分到位。按照当地政府的要求,剧组需要隔离14天。


此外,还有报道透露,此次《阿凡达2》剧组租了一架波音787,航班搭载了卡梅隆和54名工作人员从洛杉矶直飞惠灵顿。《阿凡达2》计划于2021年12月17日在北美上映。



其他COVID-19感染率较低或没有的地区,例如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东欧国家,也均在制片厂考虑范围内。奈飞公司表示已在冰岛和韩国恢复制作部分影视节目。多家电影制片机构上周获准在洛杉矶地区(大多数好莱坞制片厂所在之地)恢复工作。


加拿大和英国在内的主要生产中心也正在重新开放,环球影业已经宣布计划7月初在英国开拍《侏罗纪世界:统治》。据悉,《侏罗纪世界:统治》剧组将实施的人员管理方案包括对前往英国的演职人员实施两周隔离,以及对演职人员频繁进行新冠病毒和抗体检测并每日测量体温。环球影业说,将在拍摄场地安装约150个洗手站,并设立“绿区”对演员加强检测。


除了感染风险,还有其他新问题正在产生。对于独立投资电影来说,保险正在逃脱新冠相关责任。实际上,保险公司已开始在所有未来保单中开辟与COVID-19相关的特定语言,目的是规避因新冠带来的赔付风险。更成问题的是,银行已经开始支持保险公司的这种做法,因为人不可能避免所有社交。除了剧组人员自己的感染风险外,与他们有所接触的餐饮、出行、酒店以及酒店客人等人员一旦监测出阳性,都有可能带来剧组停工隔离的风险。


保险不保的趋势对独立出资的电影片场来说无疑增加了复工的难度。而保险业正面临着自己的生存危机,因为在COVID-19之前投保的电影中途停工日渐增多,其中一些电影每天成本高达35万美元(约人民币245万),这些项目赔付的累计金额是巨大的。


夹缝中恢复生产的制片厂们


即便如此艰难,刚从几个月停工恢复过来的少量制片厂们仍在挣扎复工。


中国疫情控制的更早,因而拍摄复工状态也是喜人的。据媒体报道,横店影视城111个剧组正在拍摄及筹备;剧组人员达1.1万余人,比去年同期增长18%。横店当下的剧组数量及规模都已超越去年同期水平。


“现代戏、院线电影剧组数量增长明显。横店影视城20个高标准摄影棚已全部订完,其余近百个普通摄影棚的预定情况也十分乐观。”东阳市横店影视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永清介绍,今年已有30多个现代戏剧组来横店看景,其中有近三分之二选择留下拍摄。



而其他疫情仍然严重的国家却没这么幸运。以好莱坞为例,虽然部分项目发出复工消息,但各地旅行限制给拍摄带来了诸多麻烦。其中加拿大的边境管制和检疫命令减慢了好莱坞重返北部关键地区的速度。而加政府也有意促成加拿大本地的电影和电视拍摄投入到好莱坞项目中,带来当地电影发展新机会。


一些官员表示:采取必要卫生措施,必定会产生额外的成本,上浮在7%到25%,比如改变饮食、安排专业卫生顾问、必要的检测等” “我们会总结经验,合理规划拍摄时间表变化和预算调整。”


为了减少生产单位的负担,部分国家和地区政府开始介入并出台免税等减压政策。


西班牙在新冠爆发之前一直处于电影生产繁荣时期,比较早出台税收减免政策。5月6日推出的新措施将单部长电影的合格支出上限从300万欧元提高到了1000万欧元(1100万美元),并将首个支出100万欧元的退税总额提高了30%(之前为20%)。5月13日,中国财政部、税务总局、国家电影局等部门相继发布电影等行业税费支持政策。其中包括,免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免征电影放映服务增值税,免征文化事业建设费等。在欧洲,政府也开始介入。上周,奥地利推出了一项由政府支持的基金,为生产商提供COVID-19相关损失的赔偿。


困难的对立面是电影市场交易的红火。没有咖啡海风和红毯的戛纳电影节线上交易成绩比往年实体交易并不逊色多少。


今年戛纳虚拟市场交易数量证明了电影市场的交易需求有多大,也就是独立电影的缺口越来越大,买家们翘首以待。在新文化商业(Ent-Biz)早前文章里对戛纳从线下转为线上进行过介绍,详情可穿越戛纳电影节官方与民间两个“线上交易”平台并行,意味着什么。


而根据其全年平台Cinando数据,截至6月20日,在戛纳电影在线市场上,已有9,360名专业人士注册,其中1,352位买家。超过3,000部电影和项目将被放映,约250家公司使用了虚拟展位,并预定了1,200个放映位。大约50个国家支持的机构也采取了虚拟方式。而2019年的数据是,121个国家/地区的12,500名专业人士注册参加2019年的实体市场,有2,768部电影在售。


但不得不承认,虽然有着巨大需求,但随着独立电影的复苏,在COVID-19之后筹拍的作品还存在许多未知风险。


总而言之,不管是对于大的电影制片厂还是独立电影来说,大量买方需求摆在面前,能否在今年克服重重难关完成电影的制作生产,对于未来脱颖而出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