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无限密室》顺序故事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6-30 点击次数:46  



影片开头被捕,是发生在咖啡馆的事情。片中不断重复这个情节。很多人被片中情节和对话误导去强调是在读取记忆,这是个极大的谬误。醒来后穿的是制服。不判断是记忆被读取的正确与否。逻辑上制服不能被否定,否定制服的真实存在后面就都是虚构了。醒来后右手打着绷带,但是被捕的记忆里面没有,任何一次咖啡馆“读取记忆”都没有手部有绷带。根据片中给出的架空历史体系,谁会给一个颠覆ZF的重犯如此规矩的换上衣服并且好好的包扎右手?和片中对于ZF反RQ的现实太过于矛盾 。抛开穿制服醒来,片尾逃跑成功到便利店的时候,店里除了挂照片的墙其它都和咖啡馆不同。只有那面挂照片的墙是一模一样,包括照片的挂法。


28分开始的一段,男主去咖啡馆是穿便服和制服来回切换,到29分40多秒的时候被枪击是关在室内和咖啡馆的来回切换,男主被枪or电击后貌似记忆和现实区分开回到牢房,这时候机器问的是what happen。好了,问题来了,假设前面的逻辑可以推断出这个机器非常先进可以拟人化沟通,却并不明白对于影响男主记忆的那个机器什么时候都干了什么,只是男主在身体出现损伤的可能的时候进行程序化的问询,那么是否可以推断出这个只为维持生命的机器和影响记忆的机器是毫无关联呢?很明显,不能,因为机器确实是远程控制的才会故意忽略制造这种记忆并且让男主马上醒来的带来的结果,有点装傻。机器不是远程控制的话,这么做又违背了37分左右男主想调皮却以会损伤身体而做必要讨论的逻辑。



片头多次与机器对话,里面很多只有人与人对话才会使用的词语没有被机器否定其逻辑性,甚至被认同并且做出回答,比如生在哪里成长在哪里,比如join ISN,比如语气很轻的调侃和询问是否在讽刺。唯一只有男主说and it lerns的时候是安静的。


开始不多久讨论食物的时候,机器很有情感的问是否需要其他味道。而实际食物只是糊状且口味很糟糕,并且强调是蔬菜口味。男主问机器是否尝过,机器的回答是:I don`t have that information.稍微有点英语常识的都应该知道,哪怕是打电话,英语习惯里面是yes 某某 is here。电脑只有近几年出的所谓人工智能系统才开始采用主语 I 打头。


男主说我知道你是使用远程控制协议的时候,机器回答自己只是有核心协议的程序。核心协议就是让男主保持存活并且不离开房间。是不是听起来似曾相识?机器人3大定律?可是这是个对一个囚犯能开玩笑并且聊成长经历的机器?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对于一个重犯,为什么要保证不死?貌似又说不通。可能有人会强调这时候还没有找到U盘啊,对,你想的没错。可是为什么非要找到呢?不是只有男主才知道藏在哪里吗?如果穷尽ZF的力量都找不到,男主死了和关着不放出来没多大区别吧?


48分左右囚禁系统宕机,房间开始漏水,这时那个失踪被非法囚禁的梅出现。根据结尾男主的自我坦白,男主本身也是反抗分子,并且可以是唯一写了能破坏ZF囚禁系统程序的人,作为领袖的梅却不认识。这里没有强调男主认识这个梅,强调的是梅不认识男主。而男主惊讶于原来你就是那个梅又说明什么?44分左右男主洗澡更衣给狗准备水的时候显得焦急而慌乱,当时新闻站在播报梅的突然消失。他们如果不认识男主没道理这样。



梅最后扛不住要寻短见了说的是实在熬不下去了,因为本来期待的宕机以后会被找到结果希望落空,而且已经无法分辨什么是显示了,只说现在和男主的对话是可以确定真实。那么这里是不是可以肯定了系统宕机是真实发生,而男主本身是不是叫那个名字是不是能为isn写出那种破解囚禁的程序的唯一的人是无法定论的。


继续往下看,在梅假设自尽以后,男主终于开始尝试从记忆里面开始寻求反击,注意是反击。在屡次回忆中并没有关于U盘的任何提示,单纯的是发现自己的ID和社会识别系统的ID不匹配?然后对记忆里枪击自己的和女主进行了攻击。


37分30秒开始的一段,男主被头上戴着类似电极一样的东西在隧道里前行,用的不是躺着的视角,而是站立前行的视角,到马上胳膊被针扎,可以猜测是注射什么,这种处理方式和全片哪怕读取或者修改记忆的方式,就是那个跟胶片放映机类似的东西,以及意识清醒后马上出现在牢房和机器对话都是有冲突的。


再来谈谈关于男主的父亲,这里我觉得其实片中表述的还算很清晰,只是后面梅和男主的对话以后让父亲变得神秘起来。其实完全不用想太多,男主记忆里的拿来对机器表述是,最后活的那4年靠机器维持,而那种对生命的维持毫无意义。



机器发现了一个错误,按照DL9标准压抵的男主,按照KBN6执行。技术上的错误就是本来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却送来了。并且强调了是不可能发生的。只能请求SR4维修处理。除非没有什么需要被维修。


1小时5分,放走2个开了N次枪的人后,男女主对话,男主强调大家都在男主的记忆里,女主说你不能因为我是虚构的就伤害我的感受。男主说这是impossible 女主却说也许你该选其他人。女主后面的话就开始插科打诨,却掩盖了前面说的在记忆里,选其他人,强调女主本身是存在的。再后面就是机器控制记忆可以让男主和女主“受照顾一万”。机器给与男主和女主一晚过后,出现了一个满墙线索和绿色沙发的房间。而这个沙发和反复出现在牢房里的是一样的!


男主最后一次逃出的时候,女主着内衣被留在了房间。而男主关掉了整个系统。关系统之前整个系统的监视屏都是雪花点,而片头男主被捕时,镜头上是有牢房监控和身体监测的画面的。


片子结尾部分的新闻报道,超过300名以上的人只有唯一一个幸存者,幸存者在同样一个咖啡馆看到一个同样模样同样性格的女人,只是名字完全不同。还报道于两年前的EVR liberation似乎已经成功,因为现任ZF是完全避免任何与上任有任何瓜葛,欢迎来到一个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