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记忆提取》真实剧情还原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7-08 点击次数:71  



科学家汤姆的父亲曾经经历了战争的阴霾而导致了心理创伤,他并不相信心理学可以平复他的伤口,认为战争造就的痛苦如同初见大海的倾心,一旦经历便难以忘怀。(故事最后在酒吧片段79:18秒有提到)

这导致了汤姆一心想要制造出记忆提取的机器,以便通过读取他人的回忆了解患者的痛苦,再在现实中对阵下药,不断的“善意洗脑”,来治疗患者的心理创伤。这一设备在开发的最终阶段终于得到了神秘赞助人的财政支持。然而,赞助人的关注点并不在于是否可以帮助患者,而是另一个亮点——即可以直接参与并观摩他人的记忆。

起初汤姆以为这是赞助人卑鄙的偷窥心里,但是为了担负家庭的重任,他只有忍痛答应。然而随着第一次试验的来临,主角突然发现真正的赞助商是国家重案组,负责人叫肯尼森。肯尼森在了解到有这么一个机器以后,突然想到了可以用读取犯人回忆现场画面并拍摄的方式,作为犯人是否犯罪的指控依据。

前来试验的犯人的名字叫安东尼,父亲曾是黑道有名的混混,他自己则是个毒瘾仔。他被指控射杀了他的女友阿德里安娜。警察认为事发当晚安东尼收到了女友要求分手的短信,便怒气冲冲的前往女友家中想要一问究竟。随后在一番打斗后射杀了阿德里安娜。然而安东尼坚持自己无罪,只是实在无法回忆起当晚发生的过程。听闻有这样的机器,安东尼自愿参与试验以证清白。

记忆读取正式开始。主要的方法是助手加里将微型的芯片接收器通过注射植入试验者安东尼的脖颈内,然后汤姆通过找到该接收器的数据接口,将灵魂以数字方式通过接收器加载入试验者的大脑储存回忆的部分中。随后,汤姆可以通过系统米妮搜索犯罪的关键字字段,并随后跳到该记忆字段以读取记忆。



过程十分顺利,汤姆跟着安东尼的回忆来到了事发当晚的现场,一切显示都如同警察预料的一样,安东尼在和阿德里安娜搏斗后,开枪射杀了女友。并随后在嗑了一些不明就里的药后给父亲打了电话,回忆终止。

这里有两个细节需要注意,一个是19:10秒附近,有一个阿德里安娜用一个装饰用的罗马柱击打了安东尼的,随后掉落到了地上,这是证明其实安东尼该段记忆错误的关键。另一个则是当汤姆询问米妮回忆的可信度时,米妮给了2个关键数据:95%的记忆可信度,搭配17%的背景还原度。其实这是一个奇怪的数据,当你非常确信一件事的同时,怎会几乎无法回忆起周围的背景?然而汤姆起初没有在意,他认为95%的回忆可信度已经确认了该事的真实不可辨性。

尽管取证过程顺利,汤姆却碰到了他人生最大的麻烦——无法退出安东尼的记忆。助手加里确认了汤姆所在的记忆位置,却发觉机器无法将其灵魂抽回。汤姆想要以强行自毁关机的形式亦不被系统认可(应该也是找不到灵魂退出的接收源,为了保护汤姆的灵魂,没有启动灵魂自毁)。

于是,故事出现了第二阶段的转折。汤姆的灵魂被困在了安东尼的记忆部分里,而安东尼被证实指控有罪,进了监狱。随后四年里,汤姆的灵魂百无聊赖的日夜游荡,读取安东尼的各个记忆片段。

有一日汤姆照常进入安东尼小时候训小狗雷克斯的回忆。按常规,回忆以老爸修车作为开始——安东尼想训练雷克斯坐下——老爸抱怨说这狗太笨了根本学不会他连拉屎都拉不对地方——安东尼帮老爸拿啤酒作为结束。

然而,当日汤姆惊奇的发现,在安东尼拿啤酒时,竟发觉汤姆的存在。汤姆立即想到了这里面的不对劲,随即读取了当时汤姆在现实中的记忆(刚刚发生的短期记忆),发觉安东尼正在看狗狗的照片。再通过米妮搜索,发觉该照片是他老爸前段时期来看他时给他的。在进一步的挖掘后,汤姆发现只要安东尼开始进行回忆而汤姆恰巧在那个回忆的场景里的时候,动态记忆就会触动,安东尼即可看到汤姆。不久,安东尼在狱中见了神父,向其忏悔年轻时与朋友打劫父亲毒品的故事,并提到自己不断想起该事,十分痛苦。汤姆利用该点,重复不断的读取他打劫父亲的记忆片段,只为了安东尼某一天再回忆时两人可以对上话。



显然这起了作用。在经过最初的怀疑和误解后,安东尼在和汤姆逐渐互相取得了信任。按照汤姆的要求,安东尼联系了他的妻子艾比,告诉他妻子无法回到现实仅仅因为他们在实验前换了安全性能更高的材料作为微型芯片接收器的材质,但并未对相关的退出程序做相对应的更改,即由于程序未能识别新的接收器,故当日无法启动接受。只要对退出系统升级,就能解决这一问题。艾比在得知原委以后,想办法联系了昔日的主管肯尼森和助手加里,以便尽快安排灵魂退出事宜。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中,安东尼告诉汤姆,起初他与阿德里安娜只是互吸毒品作伴,但随着感情的深入,安东尼对阿德里安娜产生了真爱。为了摆脱毒品的摧残,他与阿德里安娜共同发誓要一起戒毒。此时此刻,安东尼其实在心理上因为真爱已经摆脱了对毒品的依赖,想要重新做人。

顺带,汤姆告诉他,四年的记忆读取,使他的记忆已经逐渐与安的搞混,有时无法区分出处。(为片尾汤姆重新回忆安东尼的记忆做了伏笔)

故事在互诉后来到了第一次高潮。在灵魂退出的现场,加里告诉安东尼他必须协助帮忙寻找汤姆所在回忆的位置,以方便记忆提取器接受灵魂退出数据。然后安东尼以此要挟汤姆,让汤姆帮忙查询阿德里安娜世当夜真实的情况。安东尼始终坚称他绝对不会对阿德里安娜下杀手,而且他最重要的是,当夜他还晚被一黑影打昏。

汤姆为了生存,帮助安东尼逐步还原了那夜另一段记忆。记忆就像拼图游戏,确认一块时,下一个块就随即产生,从小的环境入手,安东尼将一段段断片的回忆拼接完整。在还原的过程中,安东尼不仅回忆出了罗马杆真实落地的原因(证明了和前段回忆即19:10处的矛盾性),并找到了当日真正击晕安东尼的黑影——路人甲。恼羞成怒的安东尼通过一系列小手段逃脱了警察的监控,并当场驱车前找路人甲处一问究竟。随后,他发觉了当晚故事的另一个版本:阿德里安娜无法摆脱毒品的纠缠,与甲作为互惠互利的条件,用性来换毒品。甲进一步分析,认为阿德里安娜当夜告诉了安东尼该事实的真相,安东尼无法忍受,才开枪射杀了阿德里安娜。在对话的过程中,路人甲的同伙乙控制了安东尼的行动,随后甲开枪打中了安东尼。

在一番搏斗后,安东尼身负重伤,但是他这时想起了自己对汤姆的承诺,便驱车前往艾比的家中,当场进行了灵魂退出。汤姆终究被拯救,而安东尼因为失血过多而世。

事已至此,一切看似已经结束,当一个普通二流科幻片就此要收场时,真正的故事高潮才刚刚开始。汤姆带着对安东尼世的悼念之情,驱车前看望安的父亲。



两人共同欣赏了在狱中父亲给安东尼的照片,在看到雷克斯的照片时,汤姆笑道他记得雷克斯是条连下坐拉屎都不会的笨狗。安的父亲当场指出雷克斯其实是条非常聪明的表演狗,并解释——当初有一个好的训狗师看上了雷克斯,他为了节省开支与麻烦便将狗送了人。但是另一方面为了获得小安东尼的认可,他不止一次的告诉小安东尼雷克斯是条笨狗还乱拉屎的谎言。

汤姆突然发觉了他至始至终相信的真理出现了驳论——人们深信不已的回忆片段其实并非一定是真实的——这一驳论甚至还是汤姆最初创作该设备的初衷。这一刻,他的记忆片段似乎也由于这一件事的明白而产生了抛砖引玉的连锁反应——由于他的灵魂深处已经有了安东尼的记忆,一下读取并了解到了当夜真实发生的情况:

深爱阿德里安娜的安东尼在收到分手短信后想要找阿德里安娜一问究竟。然而阿德里安娜当晚其实本身并不知道安东尼会来,当夜,她怀着对背叛安东尼的愧疚(与路人甲偷情换毒品),也为了摆脱对毒品的依赖,更有可能为了摆脱路人甲的性威胁,她决定自杀。这一刻恰恰发生在了安东尼见到阿德里安娜的刹那。在阿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我能听到安东尼彻底心碎的崩裂声。自己最心爱的人在你面前活深深的脑浆迸裂,多年的爱情与努力重新做人摆脱毒品的压抑全部聚集在这一刻,悲伤不已的安东尼选择了失忆。他躲进厕所嗑了些药,并电话了父亲告诉他了真实的情况。

也许是在等待父亲过来的同时,路人甲当夜正巧来到阿德里安娜家寻求性爱。在甲莫名其妙的发觉阿的尸体以后,因为慌乱和自保心理,拿罗马杆打晕了听到动静而过来安东尼,并以为安是因为他们东窗事发才恼羞成怒杀了阿。

与此同时,已经退隐江湖多年的安父亲始终觉得安东尼是块扶不上泥的烂墙,按照他在黑道多年的经验来看,自己的儿子终究会因为吸毒而某天烂死在街角胡同里。于是他想到了丢车保帅的绝招,伪造了他儿子犯案的现场(我相信阿自杀枪上的指纹是他趁儿子不清醒时做了手脚),向警方匿名了当夜两点看到安在案发现场附近弃尸,还不停的向儿子灌输他杀人犯罪的事实。随着警察的不断斜坡和强加灌输他们认为的事实,选择性失忆的安东尼逐渐重构了当夜他杀的犯罪场景(但由于真实的情况回忆不起来,所以才会导致最初17%的背景还原度,因为其他部分都是安自我构建和杜撰的)

但是,安东尼始终保持的真爱的追求(为了爱放弃毒品,天知道需要这爱有多深),和当晚其他片段的保留,使他坚信自己的清白。

而同样,作为该事件的策划人安的父亲其实并没有发觉,他的儿子本已经因为爱在改变自己,爱惜自己,想要重新做人。即便在他儿子狱中信仰上帝,不断忏悔,想要改变自己的过程中,他的父亲还是一味的怀疑他吸毒(所以觉得他依旧瘦),不思进取,才以冷漠无常的强硬心态对之。却不知,他如此自以为是一意孤行的父爱,恰恰导致了他儿子的死。

影片的最后,表面上还在讲述记忆提取机器的改进,但是汤姆经过一系列的经历以后,终于意识到,解决心理创伤,并不能依靠这种表面了解回忆的模式,剧中,他与安东尼的对话恰恰是对该种理解的解释:你看着我的回忆,只是看着我的作为,听着我说的话。但是,即便如此,你并不了解真实思想的我。所以,引导我们缓解创伤的永远不是机器冷漠的数据分析,而是爱以及关怀。汤姆从安东尼的身上学到了人生最重要的道理,唯有爱才可以改变一切,坚持信念,坐拥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