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马丁·马吉拉:自说自话》MMM和他的社会变革力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8-30 点击次数:96  




在18年夏天,Olivier Saillard在Palais Galliera 2018年策的展览,“Margiela / Galliera, 1989-2009”,和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做巡展的 “Margiela, the Hermès years” 同时在巴黎展出。我当时正好完成一个工作在旅行,就专门空出一天时间,从威尼斯去了巴黎。


很巧的是Reiner Holzemer是在17年在ModeMuseum看完“Margiela, the Hermès years”以后,对Martin Margiela产生了拍纪录片的想法。但从Martin建立品牌开始,他没接受过什么采访。除了和Martin一起工作的人,没什么人见过他。有些人甚至质疑他的存在。18年的时候,在Martin Margiela的前模特的引荐下,Reiner Holzemer在Palais Galliera认识了正在准备回顾展的Martin Margiela。这也是Martin Margiela同意Reiner拍这部纪录片契机。很好玩的是最初Martin没打算拍自传电影,他见Reiner Holzemer的原因是,他设计的全部完整的110套的服装,全部在一个展览里,他很激动,他希望Reiner Holzemer能拍拍这个展览。


我当时印象很深的是整体的布局以及展览的设计,Palais Galliera是在1878-1894年间完成的是新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建筑,唯一的入口是在10 Avenue Pierre 1er de Serbie,我一进门就会被半圆形的列柱中庭围绕着,建筑本身的对称、秩序性和当时Margiela的展览的视觉设计对我的感官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力,这个列柱中庭像门廊一样延伸到主楼的每一侧,顺着楼梯去主楼,楼梯被垃圾袋随意的罩住,进入包括内部展览的空间很暗,因为建筑宽大的窗户被遮住,展览氛围像设置Margiela的第一场秀,1989年在巴黎移民社区的游乐场,那场改变了Raf Simons职业轨迹的那场秀。而这个回顾展览对我来说,改变了我对时尚产业的偏见,让我见识到了服装设计可以这样激进。



之前看了Reiner Holzemer指导过Dries。这个是他拍的第二部关于fashion的纪录片。Martin Margiela: In His Own Words,电影拍摄的部分,大多是由导演自己一个人完成,总共拍摄耗时40多天,从前期制作到后期剪辑Martin的参与感很强(除了导演剪辑影片结构的时候,没让Martin参与)。


有个最新采访里,导演说,”作为电影制片人,您必须为自己的想法而战,但与此同时,您必须照顾好主角。因为最终,您是希望那个人说,是的,那是我和我生活的真实写照。 ”


从最初说服Martin拍摄这个纪录片,导演就很坦诚相待,包括拍摄过程里其中做的一些决定,很多都是互相尊重,协商以后的结果,影片尽管没有Martin本人的镜头,因为对Martin来讲,“匿名是对我个人的一种保护”。



他很难得同意了导演在纪录片中导演采用自己的声音。镜头一会儿离他很近,一会儿离他很远,虽然看不到他的脸,只有他的手剪布料,展示archive,写东西,听他徐徐道来的声音,像是一个朋友在讲故事给你听。观看这个纪录片,是不同于Dries的亲密的观影体验。受邀在影片采访的人都是他信任的人,导演有点遗憾的是没有采访到Jenny Meirens (MMM的另外一个创始人在07年去世),所以有这个信任基础在,这部纪录片也能够顺利的进行。


Martin重新定义了时装美学,即他喜欢去flea market买vintage cloth and fabric,创造出便宜sleek的look,给人的礼物是橡木酒塞做的项链。用一种可持续的时装设计方法,重复使用现有服装并将其修改为新作品。在他的某些设计上,可以看到清晰可见的下摆和未缝合的接缝,来庆祝不完美和难看的华丽。前几年的Acne Studio的collection也有意的将stitch夸张的放大作为羊毛外套装饰的一部分,94年的Tattoo tshirt,也被两年前的Vetements用来做了,卖出800美金的高价。Demna Gvasalia受到Martin的美学影响,Vetements也用另类的场所展示他们的新系列,并以一系列非典型模型和古怪的人物为模型。还有Yang Li,德国的Bless等等等等。没有所谓原创,因为我们和世界紧紧相连。Martin的手套衣服也有可能是受Jean Charles de Castelbajac的启发。同样的想法能被不同的设计师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才是艺术的魔力所在。同样的媒介,不同的叙述。


影片开头讲述了他童年通过电视看到60s,巴黎服装设计师André Courrèges,Paco Rabanne以及Pierre Cardin的作品,决定当时装设计师。毕业以后在Jean Paul Gaultier 做助理,会ocd的把档案做的整整齐齐,被评论太严肃了,即使他成立自己的品牌以后,也一点没有改变,他的工作人员穿的很像lab的培养细菌的科学家。但他也是一个很随性,乌托邦气质的艺术家。他会选择一个巴黎的移民社区里面的游乐场,雇佣了非专业模特,没有定好的座位,社区里的小孩坐在地上,有些甚至和模特一起走来走去。来宾一头雾水的来到这个社区,两眼一抹黑的不知道Margiela到底做什么,不在当时的水晶宫等场所做runway而是选择了这个偏远的,或者某些意义上说,有些“危险”的社区。他也用半废弃的仓库,废弃的地铁列车,落地房屋的楼梯甚至双层巴士坐runway和preview。



当一个设计师带来那么多有趣的设计时,大众会不断的期待更多,更好,更新鲜的想法出现,从艺术追求的角度来说,一年并不需要那么多的秀。而是市场的需求促使了一个品牌要有很多的系列,要求设计师要不停的创作。


影片里Martin 说“ Too much need in fashion world, I not sure if I can feed that ”,这也是他2009年离开自己品牌的主要原因,Martin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设计师,antwerp six的Ann Demeulemeester,维也纳设计师Helmut Lang 前后脚离开自己创建的品牌也无疑是这个原因。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压力过大产生的忧郁症导致自杀。他们也不会是最后一批这样做的设计师,如果市场本身没有任何改变的话。我是一个设计师而不是指挥助理做事的设计主管,Martin说。作为一个品牌主理人,你需要放下你设计师的一面,去满足这个消费主义市场的思维逻辑,"I shop, therefore I am",去满足顾客,养在为你工作的人们。和政治,经济,社会,历史紧密链接让时尚从来都不肤浅,肤浅的是看不到那么深的人。一件商店里的garment从开始到最后你拿到手上,有无数人的工作量叠加在一起。也许最初是fashion的光鲜亮丽吸引了无数的年轻人进到这个产业里,这个产业的背后残酷的一面,fashion对环境的影响,不被付工资的实习生。快时尚里,血汗工厂里工作的员工的生活条件,另外一个很好的纪录片《真正的成本》里有详细讲述。


在影片里出现的潮流趋势预测人Li Edelkoort,在三月中Dezeen的采访里有说到,最近出现COVID-19破坏了全球供应链和运输网络,人们将不得不适应更少的财产生活和更少的旅行。服装周在这个时刻显的特别不合时宜。这次的传染病,也许给我们一个机会去重新思考fashion和我们所生活环境里真正的需求,而不是无止境的过度消费。fashion是其中最需要改变的。


Martin在影片最后所说的,他还有很多对fashion没有表达完的想法。


因为只要社会还在运行,人类不灭绝,fashion就会作为一个公共领域,来促进,记录社会变革。Art is forever politic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