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温蒂》:过于超前的童话电影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8-30 点击次数:105  



八零后的美国青年导演贝赫•泽特林,因为在2012年执导他个人首部电影《南国野兽》,而该片入围了第85届奥斯卡奖最佳改编剧本奖。该电影讲述了6岁的黑人小女孩小玉米饼和父亲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与城市隔绝的浴盆镇的故事。该片最大的亮点是不管是情节,还是情绪的表达都拍出了美国南方腹地的湿度、味道与不屈的美国南方质朴的精神,并用魔幻现实主义的表现形式包装了严肃的奇幻童话的电影主题。


那么,来到了贝赫•泽特林执导的第二部长片《温蒂》,又是怎样的反响呢?导演意图依旧想拍摄关于奇幻的美国南方原始文化和情感,并抒发表达女孩温蒂努力让自己年轻快乐的灵魂不衰老的故事。但事实上是这样的吗?


该片大概讲述了女孩温蒂(德万•法兰斯饰)凝视窗外时,见到了火车车顶上的彼得(亚书亚•麦克饰)。渴望冒险的她和孪生兄弟詹姆斯(Gage Naquin饰)、道格拉斯(Gage Naquin饰)一起跟随彼得登上了火车车顶。随后,他们来了一个年龄和时间脱节的神秘岛屿,这里的人似乎永远不会老去。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当詹姆斯开始怀疑自己会衰老时,岛屿上的无忧无虑便荡然无存。温蒂也明白她必须努力斗争,让自己年轻快乐的灵魂免于老去的威胁。



该片是改编自苏格兰小说家詹姆斯•巴里的小说《彼得•潘》,《彼得•潘》主要表达的主题是到底孩子们离开父母自己独立成长好不好?作者没有给读者答案,只是留下两个观点让读者自己体味,一个观点是像温迪告别“梦幻岛”而回到父母身边一起生活成长,另外一个观点就是像彼得•潘那样不长大,也永不回家,他老在外面飞来飞去,把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带离家庭,让他们到“梦幻岛”上去享受自由自在的童年欢乐。该作品之所以深得人心就是在一方面,表达了孩子们应该与父母一起成长,但又有着对现实不自由的无奈,另外一方面,表达的是像彼得•潘虽然自由,永不长大,永存不灭的童年和童心,但现实孩子们还是会长大的,彼得•潘的存在事实是这是一种童年的乌托邦罢了。纯粹是“不想长大”的精神上的慰藉。


那么,回到改编的电影《温蒂》的效果是怎样的?首先,无可口非,导演表现出了美国南方那种特有的质朴乃至野蛮的原始文化,还是展现的十分出色的。你比如说,制作团队抹去了插画与动画之间的区别,在导演的镜头跟随着年轻的非专业的演员奔跑和跳舞,追随着他们穿过草地,进入水中,进入一种纯粹、肆无忌惮的狂喜状态,这就还原了一种南方孩子的一种野性,这样的情绪和传达与宣泄都十分到位的,尤其在最近因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美国骚乱,这样的关于黑人男主角彼得的演出的电影就更有代表性了。因为在导演的改篇中,导演塑造一个一开始认为“长大”后的人只能流放到蛮荒之地的黑人彼得,在温蒂和“长大”抗争的过程中,他也开始对“长大”抛弃了固有的偏见。这就是一种歌颂黑人开明和积极面对人生的价值观。



然而,导演在最大的女主角温蒂的塑造上,就显得败下阵来了,由于该片子侧重情绪、配乐和节奏的强烈丰富度,以致于比起其他传统的奇幻冒险,这个故事编排上都弱化了情节的结构和人物的塑造,尤其在温蒂的角色和设计上。一方面情节上,虽然前部分温蒂带着孩子们跳上火车,开启了必经的成人之礼,如此看来也不失为有一部儿童公路片的味道。但问题在于接着的情节就是欢乐后的失控及最终的“弑母”,来表达一种一场成长的仪式,就显得将一个追求童真,成长的童话故事,变成了一个类似邪典的惊悚片。其中温蒂的兄弟詹姆斯让彼得剁了自己的臂膀来抑制成长就是一个例子。


再者,在人物的性格、情感表达上,由于该片子选择都是非专业的小演员,于是就显得演员抓不到故事人物的神韵,而显得演员演绎不精,出现参差不齐的表演水准,尽管非专业小演员的优势是都有着展现天真原始的孩子们的真实面貌的一面。然而,尤其在温蒂的性格上塑造,如在某些斗争中,由于演员本来的专业素养不够,怯场乃至某个瞬间应该表现主人公那种果敢的行为就都做不到位了,温蒂的扮演者德万•法兰斯就都是呈现出不专业的演绎。


最后,该片虽然是改篇小说的电影作品,但导演稍微改篇得不合常理了,在关于孩子成长的童真电影,他前作《南国野兽》就很深刻反映了孩子和相依为命父亲生活的南方场景和情感,但放眼这部电影《温蒂》,在没有大人陪伴成长的孩子们情况下,因为导演的先入为主的陈词滥调台词,以及老成气息重的叙事,以及不够严谨的编剧内容,就显得这部电影失去了应有的关于表达孩子的成长与童真的主题。其中在此电影的主题上,孩子们都还没有学会成长,就已经跳跃到恐惧灵魂变衰老了,这样的主题设置,难免过于忧患,这样的电影是不利于孩子们的心身健康成长的,这是一部过于超前的童话电影。



在《温蒂》这部尚不够成熟的电影里,你是可以看到比较猛烈的情绪、配乐表达,也可以一睹一下子童趣的桥段,剧情中就有如双胞胎在店里跳舞,温蒂学妈妈招待客人这些片段无疑是让大家会看到开心的。但从孩子们的成长而言,在孩子们尚未经历长大成人的情况下,就跳跃进入了恐惧衰老的情况,这样的电影主题就难免过于超前了。再说,按照此片定位童话故事片,哪怕是奇幻题材的故事片,叙事的结构应该更为符合客观规律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