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倾听来自非洲的声音《血钻》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09-29 点击次数:96  



电影《血钻》的舞台是1999年内战炮火笼罩下的塞拉利昂,这是非洲钻石非法开采和交易的重要集散地。在政府军与叛军武装交锋激烈的国家,我们的故事却是从一个朴实渔民所罗门(Djimon Hounsou 饰)的一家开始的——所罗门的儿子迪亚被掳为叛军的“娃娃兵”,而他自己也被叛军捉去做矿工,妻女沦为难民。所罗门一家成为在战火中所有不幸家庭的缩影,直到在钻石矿场做奴隶的所罗门发现了一颗稀有的粉红钻石,这颗裸钻引出了影片所要展示的全部:


非洲的历史与当下战乱、资源之争、追逐各自利益的不同武装、非洲与西方世界的关系……


滴血的钻石

血钻——又称“冲突钻石”(Conflict diamond),主要是指非洲一些国家的反政府武装在其控制区域内非法开采、销售的钻石。这些钻石的销售所得多用来购买军火,为战争和内乱延续提供了资金,因而广为国际社会诟病。虽然来自冲突地区的钻石仅占全球钻石市场的百分之十五,但这足够提供上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冲突地区的武器购买。



渔夫所罗门所在的钻石矿为反政府武装“革命联合阵线”(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简称RUF)占领。这个宣称为人民而战,为取消奴役而战的组织,从各处抓来强壮的劳力为他们挖掘裸钻。电影赤裸裸地讽刺了RUF——在看守大喊着“我们要取消奴隶制”的声音之下,画面中出现了端着机枪的看守,和无法逃脱的苦力。一旦RUF发现谁私藏钻石,这个人就会被割喉。没能在战乱中保护好自己的家人的所罗门,却在钻石矿所在的河流中淘到了一颗巨大的粉红钻石,为了使家人过上安稳的生活,他把这颗钻石藏了起来。但事情很快暴露,叛军要挟他交出钻石,否则让他的儿子送死。政府军突如其来的袭击,暂停了这场钻石追逐,看守钻石矿的叛军、所罗门都被投入政府的监狱。


在狱中,所罗门遇到了因为走私钻石出镜而被捕的丹尼•阿彻(Leonardo DiCaprio饰),他听说粉钻的消息也打算藉此一夜暴富,逃离非洲。这位来自津巴布韦曾是雇佣军的丹尼,正在为一个很大的钻石走私团伙范德卡工作,他出色老道的谈判技巧帮他从叛军手中收取到成色最优的钻石,他以提供火箭炮代替老旧的AK机关枪,和可看《海滩护卫队》卫星电视的为诱饵。他有自己的飞机、和一套骗过利比里亚边境检查的本事。


当时,国际社会对于身份可疑的钻石已经相当谨慎,血钻贸易需要通过相当隐蔽的渠道进行。时至1999年塞拉利昂长达五年没有钻石记录,而邻国不出产钻石的利比里亚却有二十亿的出口额;这些钻石在利比里亚得到合法的证明并在此出口,然后来到世界钻石加工中心印度,在印度血钻消失于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钻石当中;然后供给渴求着这种奢侈品的人们;为了哄抬钻石价格,也有很大部分的钻石被某些珠宝商控制起来不放入市场。


出狱后的丹尼,一直想着从所罗门身上得到粉红钻的信息。他遇到女记者麦迪•鲍文(Jennifer Connelly饰),这位一心想通过这位走私贩能够引领她走近范德卡真相。不久,首都自由镇(Free Town)被反政府武装RUF占领,所罗门、丹尼和女记者麦迪为着各自的目的一同前往埋藏了粉红钻的矿区。这颗染血的钻石,成为丹尼离开非洲大陆的船票、所罗门一家的救赎、和女记者揭露非法钻石贸易真相的关键。



不义的战争

非洲历史上,一旦某种有价值的物质被发现,就会给本地大批居民带来死亡和苦难:无论是象牙、橡胶、黄金、石油……不能不提的是被欧洲人作为奴隶的非洲人,以及故事当中的钻石。在这场对钻石的争夺战中出现了三支武装队伍,分属三个不同阵营,各有自己的一套意识形态:


一方是由白人赞助的政府军,标榜民主与自由,他们在故事的一开始占据着首都,将此命名为“自由镇”,并推广民主投票选举。这支表面的忠义之师,以钻石矿的开采权收买雇佣兵帮助他们剿灭反政府武装。


另一方是反政府武装RUF,这支宣扬为了人民而战、反对白人统治的队伍,一出场就是扎着红色头巾的人,在RAP音乐配合下的杀人狂欢。这支残忍的部队一出场就通过砍手,威胁可能参与政府组织的投票的平民,他们占据钻石矿用于换取武器;并通过洗脑的方式,和毒品来培养属于自己的“娃娃兵”。这些孩子是RUF劫来的平民的小孩,只有十几岁,他们被教育成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机器,忘记自己的家人。曼德拉曾说过,“血钻”背后是成千上万条鲜活的生命,包括大量的“娃娃兵”。


第三方是一支由邵那(Shona,http://en.wikipedia.org/wiki/Shona_people)人组成的雇佣兵,这支在津巴布韦内战中溃退的民间武装成为了在萨拉里昂武装走私非法钻石的。他们口中没有主义,只有邵那人对非洲土地的忠诚,在这个队伍里,不同肤色的人并肩作战,只对利益感兴趣。他们受雇于冲突的两方:他们一面朝RUF卖武器,一面受雇于政府军用武力铲平RUF。同时,他们忙碌于“非洲大陆上正在进行的十一场战争”——“公司”很忙。


在这一场战争中,正义失去了她的角色。虽然竖起不同意识形态的旗帜,没有一支武装队伍是真正为了人民而战。如片中人物所说,政府的存在仅仅为了资源,而无心于真正的民主与改变,他们掠夺够了资源就换个地方;反政府武装虽然四处破坏,但并不想真的夺取政权,不想接手当下混乱的局面,而只是想占领一地抢夺资源。只有邵那人组成的雇佣兵看起来表里如一,承认自己仅为金钱而战,而他们正是让这场战争愈加激烈的推手。



这就是非洲

战乱、家破人亡与欺骗,这就是非洲。当地人把非洲的困局戏称作:This is Africa(简称为TIA)。维和部队呆久了就发现自己拯救不了任何人、国际援救组织在这里显出无能为力、永远没有出头的希望——这是一片被上帝遗忘的土地。没有外来的人能号称自己了解非洲,如果“你以为你带着笔记本电脑、疟疾药片和小瓶洗手液就能拯救非洲”那简直是对非洲人的侮辱。


在这片土地上,游戏规则不停地被破坏,追求幸福成了永远无法达到的梦想。而西方对非洲的殖民统治历史、以及后殖民时期的资源掠夺加剧了非洲的不幸。让非洲人曾经一度有一种幻觉,便是“在黑皮肤里有种骚动,必需由白人统治才能变好”;但是反政府武装RUF的砍手仪式(所谓仪式,即有“没有手,就无法投票”的象征意义)被讽刺性地指出,是由殖民地时期来到非洲的比利时人是发明的,当时利奥波德王把每个在刚果猎获的努力都砍掉一只手。


故事发生的当下,西方仍以间接的方式赞助着非洲大陆上的残忍内战,在美国政治正确的杂志里宣扬的是,美国女孩的梦想婚礼中,她必须手上戴着一颗闪亮的大钻石。而非洲人需要的是——哪怕只占用西方媒体的一点点空间——全世界知道这些真相,比如“CNN能在体育和天气中间插播一段这个非洲第二大的难民营的景象”。


致力与拯救被RUF劫走的“娃娃兵”的当地人本杰明与主人公丹尼讨论到究竟是善良的人多还是坏人多时,本杰明讲到“我的心希望善良的人多,而眼睛看到的却是坏人多。可是人只是普通人,没有一条通往天堂的路,只是看他们做了什么”。深陷战火袭击的女记者麦迪当被要求一起去拯救所罗门被劫走当了“娃娃兵”的儿子迪亚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做了一个TIA式的回答:“在一个被战火充斥的国家,我为什么非得去救这一个人?”话一出口,她才发现自己也陷入了错误但是普遍的非洲逻辑。


“你以为我是魔鬼,那仅因为我生活在地狱里。”绝望的非洲人如此呼喊,可是他们不愿意离开这片土地,这是他们家——红土的颜色来自与在这片土地上战斗的人们的血。在寻找钻石的路途上,丹尼受到所罗门、记者麦迪和教师本杰明的影响,渐渐明白了自己可以做正确的选择,选择做一个正直的非洲人,他杀死培养自己成长的雇佣军首领上校科兹耶得到钻石,中枪倒下的丹尼把粉红钻交给所罗门,并交代他如何卖掉钻石并营救家人,也帮助麦迪做成揭露整个非法钻石贸易链的报纸专题。可我们还是不禁提问:如果丹尼没有中枪呢?他是否会甩掉所罗门独占钻石?就让这个疑问连同丹尼的血,渗入在非洲的泥土里吧。


2003年,40多个国家共同签署了“金伯利进程”,旨在阻止冲突钻石的流通。发生在最近的娜奥米作证曾接受血钻的新闻告诉我们,还有很多在血钻背后的罪行尚未被人所知。影片结尾的听证会上,所罗门受邀发言作证,象征性地揭示了彻底的解决方案:如果希望带来改变,需要倾听来自非洲的声音。


扩展阅读(关于影片中提到的英国钻石公司):'Blood Diamond's' PR War http://theenvelope.latimes.com/movies/env-et-diamonds10oct10,0,5836118.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