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网络怪兽电影迭代,怪兽的“春天”已经过去?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10-30 点击次数:88  

作为好莱坞电影的一大类型,怪兽电影凭借强大的特效技术给观众带去感官刺激,网络电影因有充分的发挥空间和想象空间,在怪兽电影这一类型的开拓上逐渐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2018年,网络怪兽电影《大蛇》创造了5078万的分账票房奇迹,怪兽电影开始在网络影视流行,并作为网络电影的头号类型拓宽市场。网络电影公司似乎找到了在小荧幕上实现“怪物宇宙”的可能,一时间怪兽纷纷电影扎堆上线。根据数据显示,《大蛇》上线8天分账收益突破1000万,此后《水怪》《巨鳄》《大雪怪》等怪兽电影分账票房均轻松破千万。



风不会一直吹,疯狂收揽流量票房之后,市场又发生了些许变化。


今年上半年,全网上线网络电影176部,虽然整体数量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33.1%,但全网共有37部网络电影实现分账票房突破千万元,其中动作、奇幻、武侠等类型影片在分账市场中占据优势,表现较好的如《奇门遁甲》《倩女幽魂:人间情》等,可以发现这其中少了怪兽类型的身影。


显然,相比于前两年的火热势头,虽然怪兽电影仍是网络电影市场最活跃的类型之一,但它已然出现了题材透支,故事雷同等迭代力锐减的问题,在面对现实题材网络电影涌现的当下,怪兽电影自身又将如何升级,找到顺应市场的对策?


扎堆爆发背后的隐患:

题材透支、故事雷同、缺乏深度


到底是做符合市场口味的电影,还是拓宽观众挑选电影的范畴,其实一直是困在每一个网络电影人心中的问题。


《大蛇》导演林珍钊曾表示,网络电影的题材类型本身就目前来看还是一个循环状态。2015年《道士出山》用仅28万的成本创造出2400万的票房成绩为道士、僵尸这类奇幻鬼怪题材的网络电影开了一个好头,随后就跟风了一波诸如《阴阳先生》等IP系列化的网络电影。而怪兽电影的迭代在林珍钊看来也是一个十分正常的事情,“观众看多了僵尸就想看魔幻,看多了魔幻又想看怪兽。有一个新类型出现就会有很多团队一拥而上把这个赛道做堵了。”


不只是怪兽电影,其他题材的网络电影同样在面临着透支题材和赛道堵塞的问题。而就怪兽电影来看,除了特效、视觉以及类型融合的升级以外,最主要的核心问题还是在故事上。


怪兽电影主要以“冒险、探秘、挖坟掘墓”这三种基本题材开始展开,纵观许多怪兽电影,故事主线无疑是一行人在荒郊或丛林遇到怪兽,与它斗智斗勇,最终打败怪兽的经过,而影片的核心看点主要聚焦在人和怪兽打斗上,因此这类题材电影本身在故事的原创性上就有所欠缺,很难有所突破。另一方面,在单一的故事线中,无逻辑或缺乏常识的情节堆砌往往是怪兽电影的硬伤。


如电影《深海×异种》系列,主打深海探险和荒野求生,但因主角光环太强,经常出现人有特异功能的雷人情节,通过板斧、匕首就能与怪兽搏斗还杀出一条血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在怪兽面前反而“开了挂”,到底谁才是片中的“怪兽”让观众傻傻分不清楚。


故事的自洽和深度挖掘是如今怪兽电影导演着力要修补的功课,此时有一批有先觉意识的导演已经开始在怪兽电影中挖掘更深的内容。


导演戴金垸在创作怪兽电影时就比较注重电影和生活的关联,他的电影《怪兽》落脚点就放在了“五个爸爸和一个孩子”的身上,而到了《怪兽2》中他有想过加入爱情的内核,但考虑到当下环境怪兽电影爱情元素的共鸣力量不够,他还是坚持了一贯的风格,将亲情这一点打通、打实,并通过特殊的设定、情境和制造特殊的危险,从而激发出人与人之间的碰撞与变化。戴金垸认为,这种变化的落点,恰恰反应的是创作者的深层价值观。


回归到创作者的深层价值观里,林珍钊对这样的观点不谋而同。他表示未来的网络电影导演应该在题材吻合市场、视觉不low的前提下,把故事讲好把人物塑造好,其实这才真正回到导演该做的事情。


“有高原无高峰”:怪兽电影迫切升级


2020上半年有37部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破千万,除了常规的奇幻、冒险题材类电影,现实题材电影在这其中占比不小,显得各位亮眼。而此时又是国家重点宣传期,下半年怪兽电影虽仍在持续产出,但从口碑和票房来看,都远不如前两年,怪兽电影“有高原无高峰”现象明显。


国庆期间,由金钟视后柯佳嬿、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男演员郑人硕主演的网络怪兽电影《怒海狂蛛》上线爱奇艺,这部影片里,一众台湾文艺片顶级演员在片中上演险象环生、惊险刺激的怒海求生记,众人各怀目的,不仅要在迷失海雾中面对人性的罪恶考验,还将面临来自深海的变异巨蛛,展开一场力量悬殊的生死搏斗。


《怒海狂蛛》由钱人豪执导,实力派演员加上《流浪地球》的特技道具制作团队本会以为给颓势已久的网络怪兽电影带来惊喜,但该片最终豆瓣仅取得3.7的评分,观众对套路的剧情和做作缺乏共情的表演明显不买账。“虽然是豪华阵容,但也掩盖不了剧本的磨蹭劲,基本到最后三分之一才进入怪物灾难的主题。”豆瓣网友如此评价该片,可见暴露了怪兽电影故事老套缺乏可看性的问题。


事实上,不只《怒海狂蛛》,近两年上线的诸多怪兽电影也逐渐步入套路模式,也再难创造出像《大蛇》一样的的票房奇迹。


大蛇、鳄鱼、蜘蛛……怪兽电影之所以能较快夺人眼球离不开这些长相奇特、天生怪异的怪物,影片中怪物们张牙咧嘴的凶狠模样以及一些血腥场面是刺激观众视觉神经的主要因素,但随着怪兽电影的泛滥,众多怪物相似的形象使观众逐渐审美疲劳。


面对这一点,很多怪兽电影的创作者开始对怪兽进行升级,今年5月上线、由《大蛇》导演监制的电影《陆行鲨》就是一个例子。片中的鲨鱼水陆两栖,不仅可以入海,还能够遁地,这就给影片在空间呈现上有更多的选择空间。怪兽升级增加了戏剧冲突,通过怪兽空间上的位移动,一定程度上给观众增添了许多想象空间。对于片方多元化的怪兽造型也是吸引不同怪兽类型爱好者的一种方式。


这是众乐乐公司继《大蛇》之后,专注怪物品类开发的进一步探索,如今的怪物不再仅限于深海、天空、草丛,而更倾向于一种变异融合,在怪物本身进行加工只是怪兽电影转型升级的第一步。类型融合是第二步,此前怪兽电影都以灾难、冒险、惊悚为主,随着网络电影题材的多样性以及考虑到商业性,许多公司也会将灾难和喜剧结合,或者与科幻结合。


对于这一点,林珍钊和众乐乐做了比较详细的规划,他表示《大蛇》在类型上更偏向丛林、冒险,《陆行鲨》则以商业化策划思路在做,加入科幻元素,涉及到城市与人,增加了电影的灾难感。由此可见,怪兽电影在类型元素的融合为原本单一的叙事增添了故事性,除了怪兽这一能够给观众造成感官刺激的来源,喜剧元素、科幻元素均为丰富影片的故事添砖加瓦。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众多网络电影公司中,IP系列化也成为怪兽电影能否长效持续的一个关键运营条件,很多影视公司开始强调“怪物宇宙”的概念。这样做一来能够较快树立公司的品牌形象,二来通过效仿“漫威宇宙”,网络怪兽电影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怪物宇宙”,在为怪兽电影这一品类做出商业化布局。


在林珍钊看来,如果要打造“怪物宇宙”,侧重点则在于每个系列主打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是以怪物为核心的电影,但类型上还会有细分。以他的作品为例,《大蛇》主打丛林冒险,《怪物》思考人与怪兽的情感,《陆行鲨》运用科技、变异,更像灾难片。品类上的细分也是怪兽电影突出重围的另一条出路。


网络电影公司拥抱现实主义,

怪兽电影热潮或将褪去?


但市场给这个题材的时间似乎不多了,网络电影里现实题材的浪潮来势汹汹。


网络电影从诞生到现在短短六年时间,在“二八原则”下,80%的网络电影公司还处于谋生存的阶段,寻求一个可实现的商业模式才是更多公司所追求的,怪兽电影这一类别除了在原创性的深度和广度上要有所提高,还直接面对着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的冲击。


随着《2020年第三季度网络电影调研报告》发布,截止至9月21日三大平台共有13部网络电影票房破千万,在这份榜单中已经很难看到怪兽电影的身影,相反,《奇袭·地道战》《东北往事:我叫刘海柱》和《囧途夺宝》这类现实主义题材网络电影榜上有名。


不难看出,第三季度的网络电影市场涌现出一批现实主义题材影片,这些以“小正大”为核心理念的作品正在借助网络平台向社会传递正能量,一定程度上打破了长期以来的题材单一化壁垒,同时也预示着网络电影开始拥抱主旋律题材。


曾制造出《四大名捕》《沙海番外》等系列网络电影IP的公司奇树有鱼也不遗余力地在现实题材电影内容上做耕耘,代表影片《毛驴上树》就改编自脱贫攻坚战中驻村第一书记的真实事迹。


奇树有鱼创始人CEO董冠杰坦言,《毛驴上树》的成功证明了当代年轻观众对于正确价值导向的接受度很高,立足当下以年轻人的方式讲述中国故事成为现在现实题材网络电影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而诸如《囧途夺宝》《四平青年之三傻罪途》《东北往事:我叫刘海柱》这类以小人物为视角的喜剧电影,在赢得观众喜爱的同时也逐渐找到现实题材电影的商业模式,突破了票房千万的大关。


同时,今年三大平台的分账制度升级是使得网络电影商业模式更加成熟的标志。3月,腾讯视频率先提高了分账单价,S+级分账单价为4元,S级为3.5元,A级为2.5元,并设计了“有效观影人次”为核心的分账策略。上半年的《倩女幽魂:人间情》《奇门遁甲》在这样的规则下,分账票房均达到了4300万和5303万的好成绩。


此外,腾讯视频上线“VIP开放平台”,网络电影成为首个入驻腾讯视频VIP开放平台的品类,这就意味着创作者和制作方只要对自己的内容有信心,就可以通过会员、点播等形式获得利益。随后,爱奇艺将营销升级为“营销分成+联合营销”模式,优酷也加紧针对定级单价、资源推广、分账公式等三方面进行了全面优化。


针对网络电影冒出越来越多的现实题材和主旋律作品时,爱奇艺电影中心项目合作部总监张依诗则表示,以前观众会觉得没有什么高刺激元素的片子很难成爆款,但从视频平台整体电影的用户反馈来看,现在的观众对普通人生活的故事、接地气的喜剧是有很高需求的,并会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多种题材类型全面开花是观众希望看到的,视频平台的分账升级让更多优秀的创作者涌入网络电影创作领域,未来或出现怪兽电影不再一家独大的局面。


但怪兽电影会这么轻易的销声匿迹吗?


林珍钊看来,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电影终究是要落在人身上,怪兽电影也是如此。面对如今强情节、强元素的网络电影,林珍钊也期待拍摄故事结构丰富、人物情感饱满的怪兽电影的那一天到来。


网络电影也只走过六个年头,不只是怪兽电影,同质化、安全线的问题一直存在,去开发新题材,做不同类型的景象还是需要行业里大部分人解决生存问题以后才能产生新的创作欲望。毕竟网络电影市场是一个循环,这是阶段性的问题,而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