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资讯〉

2020年电视剧调研报告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20-12-23 点击次数:119  


《2020年电视剧调研报告》

时代报告剧成“ 重头戏 ”,

女性剧、行业剧多点开花



临近岁末,又到年终盘点时。回望2020年电视剧,现实题材继续高举大旗,依然是中国电视剧创作的主流和主导,在强化现实主义创作目标确立的大环境下,贴近生活、倡导正能量的现实题材剧依然是中国电视剧最主流的创作方法。


而今年,面对疫情大考,恰逢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时代报告剧、脱贫攻坚剧无疑成为荧屏“重头戏”,《在一起》《石头开花》等围绕主题主线创作的作品增添了荧屏的厚重感。


《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等“她题材”的电视剧在2020年扑腾出很大的水花,这些作品更多关注的是女性的心理困境,比如中年事业、婚姻危机等,由此也比较集中在青年、中年都市女性上。女性题材方兴未艾,但远未饱和,国内市场亟须更多立足女性视角、拓宽题材边界的内容创作者入局。


从2020年年初,从《决胜法庭》《完美关系》《安家》到第四季度播出的《平凡的荣耀》《了不起的儿科医生》,在实现中产阶级现实生活的镜像观照、构设国人“中产梦”的理想,及满足观众对不同行业的了解诉求上,一批行业剧贯穿全年播出,在越来越受到关注与重视的前提下,行业剧如何认真提升作品质量、对生活提出更深思考、具备更充实的精神文化内涵将是收视与口碑双丰收的关键。



打破常规,时代报告剧

以“前所未有的即时性”多平台联动播出


围绕抗击疫情、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主题主线,从《最美逆行者》《在一起》到《石头开花》,时代报告剧成为今年电视剧市场一道特殊的风景。何谓时代报告剧?“时代”二字要求剧作及时地反映时代主题、时代精神,而“报告”则要求剧作以真人真事为基础进行创作,同时还要彰显纪实性。



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在今年2月召开的网上视频会议中提出“时代报告剧”这一全新影视剧概念。一般而言,时代报告剧以现实生活为源泉,以真人真事为基础进行艺术加工,及时反映时代主题、传递时代精神、讲述时代故事。


比如《最美逆行者》《在一起》以抗疫一线真实事迹改编。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石头开花》选取十个真实的扶贫故事呈现脱贫实景。这三部作品由国家广电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牵头,打破制播常规,集结最强创作阵容,以“前所未有的即时性”在央卫视等平台播出。


《最美逆行者》《在一起》《石头开花》三部时代报告剧在广电总局等相关部门的协调下,以最短时间集结了最强的摄制力量,从策划、筹备、拍摄到制作完成并与观众见面,前后历时半年左右,刷新了国产电视剧创作拍摄的纪录。比如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策划指导,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牵头制作出品、幸福蓝海等影视制作公司创作的时代报告剧《石头开花》于11月17日开播,该剧历时近9个月完成制作。



《最美逆行者》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出品,总台影视剧纪录片中心摄制,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国广播电影电视节目交易中心承制,长信传媒、灵河文化联合承制,该剧于9月17日晚登陆CCTV-1黄金档,该剧5月份立项,8月初杀青,从立项、筹备、拍摄、后期到定档播出,《最美逆行者》用时仅仅4个月。


“整个项目组开足创作马力,把这一场刚刚发生且还在持续的疫情防控人民战争写进了故事,搬上了荧屏。”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编务会议成员、《最美逆行者》出品人薛继军看来,《最美逆行者》以“前所未有的即时性”,让电视剧从“过去时”变成了“现在完成时”和“正在进行时”。


《在一起》于9月29日开播,该剧由国家广电总局策划组织指导,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耀客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在一起》于2月17日提出策划、3月2日召开第一次项目策划会、4月14日首个单元开机、8月18日10个单元全部杀青,该剧实现了当年策划、当年撰写剧本、当年拍摄、当年播出,创作播出时间进程为 7个月。


为加快拍摄进度,《在一起》剧组采取边策划、边创作、边拍摄的特殊创制模式;为加强全剧的整体性,剧组采用包括剪辑、音乐在内的统一后期团队来进行后期制作,形成统一的风格和气质;为确保顺利播出,剧组按每个故事的完成程度及时送审、滚动修改、平行推进。


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SMG总裁宋炯明表示,《在一起》成功的主要经验一方面得益于生产组织和管理模式的创新,是重大题材电视剧成功的重要保障。另一方面,该剧是以人民为中心创作理念的又一次成功,是真实力量的又一次成功。此外,该剧集全行业之力,实现了重大题材电视剧的多屏共振。


时代报告剧在叙事结构上围绕一个重大主题,以单元叙事结构展开故事。《在一起》分为《生命的拐点》《摆渡人》《同行》《救护者》《搜索:24小时》《火神山》《方舱》《我叫大连》《口罩》《武汉人》十个单元故事,全部取材于抗疫期间的真人真事,用单元剧模式叙事,致敬英雄。


耀客传媒副总裁、《在一起》制片人孙昊表示,内容决定形式,在时间紧任务重的前提下,通过一个大主题贯穿社会的不同面,是最合理的方法,单元剧如同轻骑兵,所具有的“短平快”的特点也是最适合的创作法则。


《石头开花》通过《青山不负人》《古村情》《七月的火把》《最后的土房》等十个故事单元展现脱贫工作的十大难题,将扶贫干部的典型事迹和贫困地区干部群众艰苦奋斗的感人故事呈现给观众。《最美逆行者》用《逆行》《别来,无恙》《婆媳战疫》《幸福社区》《一千公里》《了不起的兔子叔叔》《同舟》组成系列剧。这七组故事风格各异,比如《逆行》偏新闻纪实性,通过湖北省总二院医生、援鄂军医、公交司机等多组人物的抗疫速写,营造出“危机来临”时的紧张与压迫,迅速将观众身临其境般拉回年初那段时光。《婆媳战疫》和《了不起的兔子叔叔》在叙事风格上则分别贴近家庭伦理剧和轻喜剧。


为避免情节拖沓和人物关系生拉硬套,采取单元剧的形式来拍摄,还有一个好处是“不兑水”,所以节奏才紧凑。此外,近两年短剧模式盛行的趋势下,利用单元剧这一相对精致短小的叙事模式,更容易在高包容度的大主题下吸引观众的注意力,避免了主旋律题材篇幅过长以至剧情注水等不良制作现象的产生。


时代报告剧如何避免喊口号、贴标签?要想赢得观众口碑并能经受得住时间考验而留存下来,其实更需要下真功夫。首先,剧情对所选用的一些素材要有深入的挖掘,编创出来的故事既合情也要合理,不需要也做不到在一个作品中面面俱到地予以表现,可以用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来表现其内核。


其次,要塑造出具有这个时代特点的活生生的人物形象,在人物描写上摒弃人物形象扁平化和概念化,塑造人性化、真性情的平凡普通人物,只有紧凑的节奏感才能给人以强烈冲击,只有角色性格鲜明才能富有说服力,让人印象深刻。归根结底,时代报告剧创作要“接地气”,不要“假大空”,贴近身边人身边事,要以大众视角坚持作品深入生活,在群众的生产生活中发现美、创造美,才能创作出反映时代要求和观众心声的传世之作。


“不同代际的观众会有变也会有不变。可能审美标准会变,观剧习惯会变,或者其他七七八八的变化,但是我们这个社会倡导的核心价值不会变,传统的美德不会变,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属性不会变,所以,我们既要为不变而坚守,也要为变化而创新。”芒果超媒副总经理、芒果影视总经理何瑾表示,即将开机的《百炼成钢》,这是一部献礼建党一百周年的重点项目。在这部剧中,将会尝试对百年党史进行贯穿性全景式表达,中间会有很多有趣的创新点。


脱贫攻坚剧扎堆来袭

接地气、年轻态、真实感还需深入乡村生活


今年,电视荧屏的另一个“重头戏”就是扶贫剧,2020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这也为扶贫、农村题材电视剧的发展创造了大好机会。《一个都不能少》《绿水青山带笑颜》《花繁叶茂》《最美的乡村》《我的金山银山》《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等剧目的播出,一改往常当代都市剧霸屏、农村剧稀缺的局面。


这些扶贫剧借助影像方式去记录和反映农村脱贫攻坚的实践,以及新时代农民的命运轨迹和奋斗历程,以纪实性与艺术性兼具的审美追求,紧扣时代主题,谱写了新时代波澜壮阔的“山乡巨变”之歌,扶贫剧在叙事角度、角色设计、故事场域上不断创新突破,对脱贫攻坚故事进行了精彩呈现。


比如《一个都不能少》将镜头对准了乡村文化重塑,把青年回乡创业、生态旅游开发等内容巧妙地穿插在整个村庄脱贫攻坚的故事线里;《遍地书香》聚焦“文化扶贫”,从故事伊始村民的观望态度,到最终村民“人手一书”,讲述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扶贫故事;《花繁叶茂》则以新农村建设进程中的土地流转、“三改”等棘手问题为切入点,展开了脱贫攻坚的整体画卷;《最美的乡村》以刚刚入村的扶贫干部与村委会、村民之间的矛盾为切入点。



扶贫剧深度聚焦了脱贫攻坚中的社会参与情况,通过场域的丰富性和延展性充实了故事空间,以影像的力量影响和促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


“主旋律越来越深入人心了,它能够引起社会反响的能力越来越强了。《最美的青春》从小众开始发酵,最后变成大众认可。而《最美的乡村》在播出伊始便取得了不错的收视成绩,充分体现了我国的扶贫政策深入人心。”在《最美的乡村》监制郭靖宇看来,扶贫既是国家战略,又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关怀,尽管《最美的乡村》是一部“命题作文”,但贫困是全世界的问题,任何奋斗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脱离贫困,这个选题值得写成剧去讴歌。


“写农村题材的难度就是不了解农村,我很庆幸,我的合作者们都有丰富的农村生活经验。”郭靖宇表示,《最美的乡村》编剧杨勇一毕业就当过乡镇干部,对基层干部的说话、行动方式了如指掌;另一位合作者张弘弢有三年当第一书记的经验,这都加大了《最美的乡村》主创对农村戏的把握。对于拍摄状态,郭靖宇指出,不能一开始就想着是写农村戏,要把农村慢悠悠的生活状态与细节全面表现清楚,这样容易走入误区。“观众看的是故事,如果你的情节、强度和烈度不够的话,观众就会觉得你这个故事‘没戏’,电视剧是戏剧的一种,如果没戏,生活再真实也不好看。”


女性话题剧频频“出圈”

如何跟上新女性自我意识的崛起?


2020年,都市女性题材剧集获得了较高的关注度:《三十而已》以3位女性视角展开,更侧重都市女性生活遭遇多重困境并寻找突破与自我的精神描述;《二十不惑》4位女性主角的群像设定更像是对90后年轻人跨入社会后的素描;《下一站是幸福》没有将话题仅局限于爱情,而是将庞杂的真实社会作为背景,将视角聚焦于现代年轻人的成长状态,涵盖了年下恋、女性社会地位、职场焦虑、养老、丁克等多维度的现实议题。


以往的“大女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让观众更有代入感的女性群像,这些作品都是“新女性”题材电视剧的代表,直面现代都市女性在事业、爱情、家庭中遭遇的种种问题,呈现都市女性生活状态,探寻女性成长和蜕变的主题。


而相较以往女性剧的“婆媳关系、情感纠葛”,如今的作品风格和视角有着明显转向,在现实主义题材逐步回到主流的当下,女性剧更关注职场独立与自我个性的释放,梳理市场现状,从“婆媳关系”走向“职场图鉴”;直面焦虑,更突出现代女性的独立意识与个性展现。



在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CEO陈菲看来,《三十而已》有“真实”、有“美学”、有“情绪”,但核心是对30岁女性困境和欲望的“洞察”以及新女性的“价值主张”。在洞察用户方面,《二十不惑》《三十而已》两个作品中都用到了用户洞察方法论。


比如《二十不惑》的剧本创作之初,在确定了主题之后,第一步主创用了很长时间去做调研,用问卷、访问等各种方式采访大四学生,尽量多地采集个体素材;第二步最关键,需从大量的样本中提炼出共性的洞察,找到真正的破题点,确定人物身上要承载怎样的价值表达;第三步是人物的具体勾画、桥段设置等实操的编剧技能。而《三十而已》在编剧张英姬独立创作的同时,也会用用户洞察的方法论提供小到“奢侈品柜姐”的职业状态,大到“沪漂青年”的生存状态、三十岁女性的生存困境这样的洞察报告,让编剧选取运用到剧本创作中。


对于女性题材电视剧的创作经验,陈菲表示,首先要坚守女性视角、女性立场。比如《三十而已》中钟晓芹的婚姻,在这段婚姻中女方也有问题,但主创选择更多地站在女性视角,主要呈现她丈夫陈屿的问题。


其次,直面女性新欲望、表达新女性价值观。比如《三十而已》书写了女性的新欲望:王漫妮一边在努力工作靠自己打拼,一边也在追求好的爱情和婚姻能让自己变得更好。“《三十而已》想表达的是,作为女性,我首先是我,我需要遵从内心自我实现,而并不只是谁的太太、谁的女儿或是谁的妈妈。很多观众认为顾佳不该放弃婚姻一无所有,我们认为,走出这段婚姻是顾佳为自我重生的一次选择。还有很多观众觉得钟晓芹不应该复婚,我们觉得两人在经历了成长之后,站在精神上更对等的基础之上重建家庭,为什么不可以?”


此外,还要有人物灰度呈现,写好底线之上的挣扎。比如《三十而已》王漫妮和梁先生的情感试探和进退纠结,从初遇时的理性拒绝到再相见时的飞蛾扑火,她可以接受他的不婚主义,但绝不能接受他脚踩两条船。


王漫妮和梁正贤交往,是《三十而已》集体共创中争论最为激烈的部分,女主在行动选择中哪些地方可以妥协,而什么样的底线必须坚守。再比如顾佳对于丈夫出轨零容忍,但对离婚不是没有挣扎和犹豫。先给人物设置底线,再写好底线之上人物的纠结和挣扎,这样能让人物立得住、逻辑自洽,也让观众觉得更真实可信,得到思辨的体验和精神的滋养。陈菲表示,《三十而已》能让大众看到新女性自我意识的崛起和自我价值的实现。这就是“内容塑人”,是影视从业者的核心价值。


《下一站是幸福》以主人公贺繁星所经历的情感为主线,也有职场的描绘,向观众呈现关于幸福的真正含义,而情感与事业这两条脉络又很好地为幸福的诠释提供了表达的框架和基础。在《下一站是幸福》导演丁梓光看来,该剧所表达的积极的生活态度和多元的价值观会让观众去思考、讨论自己的爱情观与生活。在《下一站是幸福》剧情创作中,丁梓光拓宽了都市情感表现的边界,实现了对此类题材的突围,最重要的体现就在于跳出陈旧套路、展现真实生活、追求叙事的多元视角。


行业剧五花八门

有行业的真实,更要有人性的刻画


以往,国产职场剧被称作披着职场“外衣”的都市爱情剧,内容不是充斥着办公室恋情,就是对职场矛盾的探讨仅有毛皮。但从今年播出的《决胜法庭》《完美关系》《安家》《平凡的荣耀》《了不起的儿科医生》等作品,可以看出观众对职场剧的改观不小。



不难发现,发展到今天,行业剧的范围已不断扩大,涵盖医疗、律政、航空、商业、科技等各个领域,职业的丰富度也五花八门。比如《完美关系》首次将镜头对准危机公关;《决胜法庭》主角是检察官;《安家》讲述一群房产中介的故事;《平凡的荣耀》聚焦金融投资行业。


行业剧以现实性作为切入点,剧情故事重点聚焦职场生态下从业者的成长历程与人生意义,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生活化剧情,可以稀释枯燥晦涩的专业知识说教,使行业剧趣味升级。在《平凡的荣耀》导演吕行看来,创作职场剧主要的难点在于,如何把案例转化为故事当中需要的事件,然后在真实感与现实感的基础上平衡戏剧性。


吕行指出,合格的职场剧应该具有几个比较重要的特质,首先创作者对行业的了解要深入。其次,对观众的展现要浅出,主创要深入挖掘行业广泛的案例,了解它的内在逻辑,并且用观众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变成一个又一个的事件,服务于人物,然后才能打动、吸引观众。此外,行业剧还需要把行业里面的众生百态、人物的情感以及不同人群的困境展现给观众。


当电视剧进入展现矛盾冲突与道德伦理的现实社会领域,角色所面临的困境与选择经由电视作品的深度书写变成社会议题,观众便可以更理性地看待在奔腾的时代洪流中个体的人生波动。


“以房产中介为背景,通过一系列个性鲜活的人物形象、落地的剧情、真实的细节,以‘房’呈现人间百态与人性温暖,是作品收获好评、屡次登上热搜的关键。”耀客传媒副总裁孙昊表示,《安家》的创制正体现着主创聚焦社会的选题方向和扎根现实的创作理念,该剧重点从与老百姓生活和时代变迁紧密相连的行业入手,着眼于小人物的奋斗或感受年轻人的生活与情感,传递正向的价值追求,并在这些主题表达过程中加强在认知表达和内容呈现方式上的创新。


面对百花齐放的荧屏生态,行业剧需积极传递人文情怀、传承时代精神,将职场进阶中的挫折与阻碍内化为激励个人与集体成长的经验与动力,创作者更要读懂时代痛点、反映社会痛点、满足观众看点,一部优质行业剧应是职场与人生的彼此投射,有行业的真实,更有人性的刻画。